1. 首页
  2. 宠文无虐

她姐俩都怀了我的孩子 n男同时一女的h文片段

决赛后的隔天才是颁奖礼和庆典音乐会,温柔原本想好好的睡个懒觉,不到中午绝不起床,结果却早早地被电话的铃声吵醒了,不用接电话,温柔就知道打电话来的人一定是任云礼,因为除了他没有别人知道这个电话号码。

“任学长?”

“温柔……你还在赖床?”

“嗯……”温柔不好意思地小声应道。

“你收拾一下,我半个小时后去找你。”

“嗯?任学长要来找我吗?”

“是啊,好不容易来了巴黎,难道你要一直宅在屋子里吗?我带你出去走走吧,怎么说巴黎我也来过几次了,对这里还是比较熟悉的。”

“嗯,好的,半个小时见。”

吃过一顿丰盛的午餐,任云礼带着温柔来到巴黎最时尚的商业街。经过一家高级礼服店,任云礼突然牵起温柔的手带着她走了进去。

任云礼挑了一件礼服让温柔试穿。

温柔看了看礼服上的价签,吐了吐舌头,小声说道:“任学长,这礼服好贵啊,就算小数点往前移三位我也觉得贵……我还是不要试了吧。”

任云礼笑了笑,说道:“你明天不是还要参加颁奖礼和庆典音乐会嘛,没有一件像样的礼服怎么成呢,而且你还要上台演奏……这件礼服就当我送你的礼物好了,祝贺你拿到了那么多的奖项。”

“可我又没有拿到冠军……”说到这里,温柔有些小小的失望,明明来之前还那么信誓旦旦地说要拿冠军,如今连前三名都没进去,回国后,要怎么见学长呢。

“虽然没有拿到冠军,但并不代表你没有实力啊,你之所以没有拿到冠军只是因为你的钢琴伴奏出现了问题,而且,你不是除了冠军以外,唯一一名受邀在庆典音乐会上进行独奏的参赛者么,这就说明,你的小提琴演奏将评委们彻底征服了,你的才华和实力已经得到大家的认可了。所以啊,你就不要再觉得遗憾了,我倒觉得名次什么的根本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所演奏的小提琴能够被更多的人欣赏……”

温柔觉得任云礼的话很有道理,刚刚的小小失望瞬间就荡然无存了,她对着任云礼笑着点了点。

“来,听话,快去试试吧。”任云礼一边说着,一边把礼服放到了温柔手上,并把她推进了试衣间。

几分钟后……

“任学长,我要出了哟。”温柔在试衣间里小声地说道。

“好啊。”任云礼笑着回应着,没想到这丫头居然这么害羞。

当身着礼服的温柔从试衣间里慢慢地走出来的时候,任云礼……不,不只是任云礼,连店里的其他人都震惊得瞪大了眼睛。

时空没有交错,却让人随着她的出现而宛若置身于梦境之中。

绯红的脸颊、修长的颈部、晶莹剔透的肌肤,她看上去既清丽脱俗又高贵优雅。

该如何来形容眼前的温柔呢?任云礼第一次觉得自己居然如此地词穷。虽然任云礼在挑选礼服的时候就知道这款礼服一定会与温柔的气质很相配,但没想到居然这么相得益彰。

礼服上身镶满亮晶晶的银色亮片,抹胸的设计勾勒出动人的曲线,将温柔的女性魅力发挥得淋漓尽致。下身纱质的裙摆仿若瀑布一般地散开,以薄透轻盈的姿态、自然的垂坠营造出温柔修长的体态。

温柔害羞地看着任云礼,轻轻咬着嘴唇,小声地问道:“怎么样?”

“太美了……”任云礼由衷地赞叹道。

“真的?”温柔脸红红的,甜甜地笑着。

“嗯,真的。”任云礼笑着点了点头。

“呵呵……”温柔开心地笑了起来,她转向镜子,欣赏着镜子中那童话般的公主,随后即转身走向试衣间,并对任云礼说道:“任学长,这份礼物太贵重了,我绝对不能收。”

任云礼就猜到温柔会这么说,他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走到收银台,付了礼服的钱,并把温柔住宿的地址留给了售货员,让她们稍后派专人送去。

任云礼和温柔两个人在巴黎的街道上拍照留念,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晚餐时间,任云礼以庆祝为理由,带着温柔去了一家十分有情调的餐厅,一顿浪漫的烛火晚餐之后,两个人决定到阳台上聊聊天。

温柔走到欧式风格的圆形阳台,阳台上摆满了娇艳的玫瑰,就连每根阳台柱上都缠满了玫瑰花,又时逢月圆之夜,皎洁的月光撒满了一地。楼下不知道是谁在演奏着小提琴,温柔听着悠扬的琴声,不自觉地在月光下伸开双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因为玫瑰花的甜甜香味,让空气中都弥漫着浪漫的气息。

好想,可以和学长再来一次巴黎。

任云礼走进阳台,就看到迎着月亮展开双臂的温柔,他有脸上不自觉地就流露出爱怜的笑容。

温柔听到身后任云礼的脚步声,转回身,看着任云礼,灿烂的笑了笑。

任云礼的眼中,此时的温柔就仿佛是月光女神,如果不是他还有一线理智尚存,他真的好想将温柔轻轻地拥入怀里。

任云礼定了定神,将他手中的香槟递向温柔。

温柔接过酒,随着楼下传来的琴音轻盈地转了个圈,然后,笑着说道:“任学长,其实我到今天还有点不敢相信我会得到法国国立巴黎圣摩尔高等音乐学院的入学邀请。”

“你昨天的表现那么出色,受到CRR的邀请是在情理之中。”

“呵呵……我真的好开心啊,你知道吗?我昨天晚上一晚都没有睡好。”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到CRR上学?”任云礼问道,他觉得这件事不但对温柔是件好事,也许,对他来说,也是好事。如果来到法国,那陆宗远和温柔就会暂时分开,那也许,能够陪温柔来法国的他,就会多一点机会。

“嗯——?”温柔听到任云礼的问题,发出了一丝疑问,随后就移开了视线,抬起头看着月亮,沉默了下来。

“怎么?”任云礼看着温柔,心头掠过一丝不安,看来,温柔有她自己的想法。任云礼追问道:“难道,你还有别的想法?”

“嗯……也许吧。”温柔轻轻地应了一句。其实,她心里能有什么想法,主要还是陆宗远。虽然她很爱小提琴,并且她也有天份,昨天得到CRR的入学邀请,她真的很开心,她恨不得马上就能入学。只是,她又想到了陆宗远,陆宗远不属于法国,陆宗远的事业在国内。温柔从来没想过她要跟陆宗远分开,哪怕只是在法国学习的这几年,她都不舍得。

温柔的心里……始终还是最在乎陆宗远吧,为了陆宗远,她宁愿放弃这个别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只是,真的太可惜了。

“是为了宗远吗?”话一问出口,任云礼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心痛。

“学长吗?”温柔看着月亮,却从月亮上看到了陆宗远,此情此景,就好像她临行前的那个晚上,她越发地想念陆宗远。

楼下的琴声突然停了,温柔想了想,放下了手上的香槟杯,转身冲着任云礼笑了笑,说道:“任学长先等一下。”说完后,温柔就跑进了餐厅。

过了一会,温柔又回到了阳台,只是,她手上多了一把小提琴。

“怎么?你要演奏一曲吗?”任云礼笑着问道,没想到自己有幸可以听温柔为他一个人演奏小提琴。

“嗯,我现在突然很想演奏一曲,虽然我一向不喜欢用别人的琴,不过,我的琴又没在身边,所以,我就向楼下演奏的艺人借了这把小提琴。”温柔一边说着,一边向楼下挥了挥手。

“好啊,我洗耳恭听。”

伴着静谧的月光,在玫瑰花的簇拥之中,一首悠扬曼妙的《月半小夜曲》从温柔的指尖流淌而出,如泣如诉的音符化做她对陆宗远的绵绵思念。

舒缓轻怨的曲调,委婉动人的琴声,将任云礼的心都快揉碎了,他无法回避这近在咫尺的凄美,但是,他却又不能拥有这份缠绵悱恻。任云礼知道这首曲子是温柔为了陆宗远而演奏的,但是,他并不介意,因为,至少他可以幻想一下,因为,此时此刻,温柔是属于他一个人的。

法国帝博国际小提琴比赛庆典音乐会上的温柔绝对是引人注目的焦点。

温柔与法国著名交响乐团合作演奏了一曲《梁祝》。

温柔穿着任云礼送她的礼服,缓缓走上台上,一出场就惊艳了全场。温柔在向指挥与乐队鞠躬之后,她的演奏正式开始。

演奏一开始,在轻柔的弦乐颤音背景上,由长笛吹出了优美动人的鸟鸣般华彩旋律,呈现出一派春光明媚、鸟语花香的景象,接着双簧管以柔和的音色奏出抒情的主题。整个引子展示出一幅风和日丽下,草桥畔桃红柳绿、百花盛开的画面。

在竖琴的伴奏下,温柔独奏小提琴从柔和朴素的A弦开始,在明朗的高音区富于韵味地奏出了这首乐曲所包含的诗意的爱情主题。在音色浑厚的G弦上重复一次后,乐曲转入A微调,大提琴以潇洒的音调与独奏小提琴形成对答。

在独奏小提琴的自由华彩的连接乐段后,乐曲进入副部。这个副部主题与柔美、抒情的主部主题形成鲜明的对比。温柔的演奏瞬时变得活泼、欢快,演奏出的旋律轻松活泼。温柔的这段演奏充分演绎出梁祝真挚、纯洁的友谊及相互爱慕之情。就在众人沉醉在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中的时候,突然,阴森可怕的大锣与定音鼓以及惊惶不安的小提琴,把所有人带入一场悲剧的斗争中。

音乐中铜管乐以严峻的节奏、阴沉的音调,配合着独奏小提琴,演奏出惶惶不安和痛苦的心情。乐队以强烈的合奏,衬托着主奏小提琴猛烈的切分和弦奏出反抗主题。它们在不同的调性上不断出现,最后达到一个斗争高潮——也就是祝英台强烈的抗婚场面,乐曲到这时达到了矛盾冲突的高潮。

此刻,演奏突然停顿下来,又转入慢板乐段。

这时大提琴与小提琴开始“一问一答”。这段旋律缠绵悱恻,如泣如诉;小提琴与大提琴的对答,时分时合,把梁祝相互倾述爱慕之情的情景,表现得淋漓尽致。

接下去音乐急转而下,弦乐的快速的切分节奏,激昂而果断,独奏的散板与乐队齐奏的快板交替出现,锣鼓齐鸣,使《梁祝》在表现满腔悲愤、痛苦欲绝的情感时,产生了震撼人心的艺术效果。

乐曲的最后部分,再次出现了引子的音乐素材,而这已不是人世间的美景。长笛以美妙的华彩旋律,结合竖琴的级进滑奏,把人们带到了神仙的境界。再现了传说中“化蝶”的场景。在加弱音器的弦乐背景上,第一小提琴与独奏小提琴先后加弱音器重新奏出了那使人难忘的爱情主题。然后,色彩性的钢片琴在高音区轻柔地演奏五声音阶的起伏的音型,并多次移调,仿佛梁祝在天上翩翩起舞,歌唱他们忠贞不渝的爱情。

在场的每个人都被温柔以及乐团美妙绝仑、激动人心的演奏深深吸引,在温柔的小提琴带领下,每个人都跟随她的音乐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痴爱缠绵的爱情。

演奏结束,温柔缓缓地放下了小提琴,向大家浅浅鞠躬致谢。而这时,众人才渐渐走出那缠绵悱恻的爱情,才渐渐从刚刚的演奏所营造出的意境中脱离出来,而到这时,许多人才惊讶地发现,不知不觉中,他们紧紧地握住了自己伴侣的手。

安静的演奏厅瞬间暴发出热烈的掌声,赞叹声不绝于耳。

任云礼看着台上的温柔,觉得她全身都散发着夺目的光圈。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dNHDQA4fNDA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