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把你裆里的两个玩意割了 sm强制公开调教虐女

他的所有行为都在跟随着本能,暮西晨的脑袋不断重复着占有两个字,仿佛只要占有了伊舒落就永远属于他了。

伊舒落一开始还在拼命挣脱,可是渐渐的暮西晨的吻仿佛带着魔法一般,让伊舒落渐渐沉溺,没法再反抗。

伊舒落知道,她终究还是要跌进地狱的。

只是这次跌进地狱之前,先给她带来了糖果一般的甜,既然内心深处觉得是甜的,既然人生得到了难得的片刻温暖,又为什么要抗拒呢?

一早上暮西晨醒来的时候,感觉头痛欲裂,他捂着自己的脑袋,拼命的想要回想前一天晚上发生了什么,可是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洗漱完毕以后,暮西晨直接下了楼。

伊舒落正坐在餐桌旁边,安静的吃着早餐,看见他下来了以后,手上动作不着痕迹一顿,面上去云淡风轻的开口调侃道:“头一回看见你喝得酩酊大醉,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喝这么多酒?”

暮西晨看到伊舒落,脑袋里面忽然闪出一些零碎的记忆,不由顿住了步伐。

伊舒落有些心虚低下头搅动勺子,“我和你说话呢,你怎么不理我呀?”她不希望暮西晨记起昨天发生的事情,天知道刚才她是如何保持镇定,佯装无事说出这些话的。

摒弃掉脑海那些不可能发生的画面,暮西晨揉着自己的脑袋,缓慢的下楼,他现在有些怀疑昨天这个文眠给他拿的红酒是不是假货,要不然怎么可能脑袋如此疼痛,“不过就是应酬罢了。”

暮西晨这谎撒的,伊舒落根本就不相信,不过伊舒落也确定暮西晨这般镇定,肯定是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只要不记得,一切就都好说。

“原来是这样啊,就算是应酬,也不能把自己喝得那么醉啊,对了,现在我进入暮家也算是名正言顺,我什么时候才能够回去?总在你的私宅里面呆着,我想爷爷也不会同意吧。”

暮西晨拿起杯子,手指骨节分明,伊舒落忽然想起昨天晚上这双手捧住她脸的时候,内心的那份颤动,不觉红了脸。

“明天是周六,我带你一起回去,这次应该就没有人敢为难你了。”

伊舒落听到答案,赶紧站起来,“好,那就明天吧。”

……

慕老爷子这边刚起身,李秘书便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你着什么急?现在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进我的屋都不敲门了?”

李秘书满脸的慌张,他都不知道这个刚刚传来的消息,要用怎么样的词汇告诉慕老爷子才好,“对不起,暮先生。”

自从暮西晨将伊舒落带回暮家以后,慕老爷子便派自己的助理找人监视暮西晨的一举一动,每天早上都要来汇报。

所以助理这样慌里慌张的,慕老爷子当然内心烦躁。

“行了,发生什么事了?”

助理犹豫了一会儿,便上前伏在慕天的耳边耳语了一番。

慕老爷子听完之后半天没有反应,助理现在是最诚惶诚恐的。

“暮先生,他们只是说两个人一夜没有出房门而已,并不代表着真的会发生什么……”

“给我滚出去。”慕老爷子猛的将拐杖扔到了地上,助理吓得屁股尿流赶紧跑了出去都忘记了礼仪二字怎么写了。

助理走后,慕老爷子一个人在房间之中却慢慢冷静了下来,虽然他担心的事情到底还是发生了,但是事关重大,他如果一味的发泄怒火只会让事情闹得更加难看。

“来人呢,给我备车。”

……

伊舒落看见慕老爷子的时候,整个人都怔在了原地,说实话,伊舒落还是很尊重慕老爷子的,所以就算是这样突然的会面,她还是保持着礼仪,微微颔首说道,“爷爷。”

“你别叫我爷爷,我没你这样的孙女。”

伊舒落知道昨天暮西晨跟着慕老爷子回了暮家,肯定会因为宴会的事情受到慕老爷子的责备,她作为所有事情的所有源头,又怎么可能独善其身?“爷爷我知道您生气,我也知道,你不希望再让我回暮家。”

慕老爷子用拐杖使劲的敲了两下地面,“现在还是这么一点点小问题吗?你给我过来坐下。”

伊舒落做梦也想不到慕老爷子来找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所以只能心怀忐忑的先坐下,不管怎么样,她觉得这都是自己该面对的,怎么也逃脱不掉的。

伊舒落坐下以后,慕老爷子反倒不知道这话该怎么说出口了,来的时候一腔怒火,见到人以后却觉得这话无论怎么说都是羞于启齿的。

所以现在比起责备,他更想要确认确认自己的人监视到的这些是不是真的。

“我问你昨天晚上你和西晨是不是一直在一个房间,直到早上六七点你才出来。”

伊舒落从未想过他问的是这样的事情,更没有想过这样的事情慕老爷子会知道,所以整个人都愣了,难以维持面目平静的表情。

慕老爷子活了这么大岁数,见识了这么多的风浪,更懂得识人,所以伊舒落也不用说什么了,暮家终于还是出了个大丑闻。

慕老爷子直接将茶几上的茶杯砸到了伊舒落的身上,茶水洒落在她的身上脸上。

“好歹我们暮家也养育你,这么长时间居然就养出你这么个下贱坯子,早知道你是这种人,我就不该答应你妈让他把你带进暮家,不对,我就不应该让你妈嫁进来。”

伊舒落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是进入地狱之前的最后一点甜,也是打开地狱的钥匙。

只是她没有想过她居然要直面最糟糕的状况,让她整个人都措手不及,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才是对的,该说什么才是对的。

伊舒落勉强维持住镇定,将脸上的茶叶摘下,“爷爷,您这是派人跟踪我们两个了吗?还是说这是私宅里面已经尽是您的耳目了?”

“跟踪又怎么样?都是我的耳目又怎么样?我告诉你,你现在立马给我离开西晨,要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伊舒落忽然发现,人真的是会变麻木的。

不客气,这样的威胁实在是太老套了,伊舒落已经听太多人说过,现在内心居然毫无反应。

“爷爷,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只有我自己知道,不对,现在您也知道了,可是西晨还不知道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你就这样让我走了,如果让他知道了怕是暮家以后的日子也安宁不了。”

慕老爷子紧皱着眉头,仔细的辨别着伊舒落话中的意思,最后不敢相信的开口说道,“你的意思是西晨,并不知道你们两个昨晚……你在这骗谁呢?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这种鬼话。”

“您可以选择相信也可以选择不相信,反正我都跟您实话实说了,如果你觉得现在我离开是最好的选择,那我也可以离开,本来我也从来没想过要再回来。”

伊舒落说完便站起身,慕老爷子倒是被她坦坦荡荡弄的心思动摇了起来。

“你给我站住,我让你走了吗?”

其实从某一种角度上来说,伊舒落和慕老爷子的想法是一样的,他们两个都不希望暮西晨知道这事,只是慕老爷子心中,现在还不敢彻底相信伊舒落,这事情是两个人做的,自然要去探探暮西晨的口风,才能作出决定。

“你给我在这里老实呆着,我会派人监视你的一举一动,别以为你的嘴一张一合,我就会相信你说的话,你说的是真还是假?我自有办法判断。”

伊舒落明白慕老爷子所谓的自有办法,不过就是去探探暮西晨的口风,反正今天早上伊舒落已经用自己的办法确定过了,暮西晨完全不记得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所以就算是慕老爷子要去确认,伊舒落也不心虚。

虽然平常暮西晨,也会让他的人监视着伊舒落,但是慕老爷子派过来的人一个个人高马大的,直接将伊舒落关进了房间里面,想要出去都不行,简直犹如监狱一般。

慕老爷子突然到访公司,暮西晨也是措手不及,开完会回到办公室就看见慕老爷子坐在暮西晨的位置上,俨然一副主人的态势。

昨天晚上他们爷孙二人聊得就不是那么愉快,所以暮西晨还真没想过慕老爷子会在今天就来找自己。

“爷爷什么时候到的?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

慕老爷子内心还是有三分相信伊舒落说的话的,毕竟只是个小丫头,不敢在自己面前造次。

慕老爷子斟酌再三,艰难的开口说道,“我听人说你昨天晚上喝多了怎么回事?不是已经戒酒很长时间了吗?怎么又开始喝酒了?”

慕老爷子在暮西晨身边安插眼线的事情,暮西晨并不是毫无察觉,只是他觉得自己行事坦荡,也没有什么可怕的,比起遮遮掩掩倒不如光明正大。

“之前在国外的时候确实也已经戒酒了,可是现在回来总是免不了应酬,自然要打破习惯。”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d9DjBBJdMjB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