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含紧了一滴都不许漏 穿越风流之尔泰2

【四月】

说实话,相亲是我最讨厌的恋爱起始式,跟在超市买东西一样。看看货品(外貌)、包装(穿着),估算估算价值(包括现在的市价,是否有升值空间,以及整个家庭的可利用价值),瞅瞅保质期(年龄),相中就买走,相不中就放下。比谈生意还干脆,谈生意起码还讲究个见面三分情,这相亲我却是看不出半分人味儿。

除了不直接用钱交易,起因过程结果,无一不是商业合作模式。噢不对,风险不会共担,夫妻双方利益责任也不可能完全均等,结婚证永远不如合同书来的稳妥。

天晓得我这下夜班惨白的一张脸哪里吸引人了,这相亲男竟一直不肯罢休,不断的絮絮叨叨,从家里说到家外,从家外说回家里,除去以前的恋爱史,什么都告诉我了。碍于介绍人的面子,我不能走,只好偶尔听一嗓子,搭个标点符号的茬,大多数时间趴在桌子上半睡半醒。

好容易散场,我赶紧往家走。这人居然还要送。我憋着一口气,没有反对,不过一路上再不愿理他的话。

就连最后他问我空闲时间能否再约,我也没有搭理。

我觉得这已经再明显不过。谁知,就跟医患关系中双方理解天地之别一样,我把沉默当礼貌拒绝,他把沉默当羞涩答应。次日便又打来电话,请我吃饭。我忽然害怕起来,急忙同父母讲,说这个人不行,我不喜欢。爸妈的反应不约而同:这人什么样?

我想了想,总结:普通。扔人堆儿里找不着。

父母:那就很好啊,这样的人将来肯定不会搞三搞四。

我:......搞三四什么的,跟长相无关,跟兜里钱和所谓缘正相关。

父母:再见见吧还是,你都这么大了。

我立刻转向闺蜜:十万火急,求救!

闺蜜问明原因,呵呵一笑:来,跟姐姐我学,我教你嗲死他。

我:......免。我怕出师未捷身先死。

闺蜜:笨,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他牛皮糖,你就口香糖,黏黏糊糊不腻歪死他不算。

我无力的看着她,对这个世界更绝望了。

有网友告诫我说,可以把攻的气质拿出来,怎么泼辣怎么来,男人怕强悍的女子。我觉得这个还比较靠谱,于是执意不肯跟他吃饭,只随便找个公园溜达了两圈,在他又习惯性的喋喋不休开始两分钟后,我忍无可忍的喊:人吃了就一定要拉,否则肯定便秘!饭馊了就要扔,否则吃了腹泻!林妹妹也有个人魅力,被人喜欢,但前提是,你弱柳扶风么?你镜花照月么?你咏絮之才么?

就算是林妹妹,也只有宝哥哥才喜欢好不好。

他被我喊愣了,半天吞吞吐吐磨蹭出一句话:你真是,我见过最个性的女孩子。

没等我暗笑三声,他又说:下周我出差,不能请你吃饭了,不过我可以打电话。

我真正的绝望了。

急中生智,偷偷从父亲的手机里拷贝到介绍人的电话,偷偷联系好,再花三块钱买了个西瓜,打着感谢的名号登门,一通“以后看病找我”的虚妄承诺买通,终于使他答应在父亲那里替我扯谎,在男方那里替我回绝(把事情前因后果写在微博上,大家的一致结论居然是......你们那里西瓜好便宜啊......)。

待事情尘埃落定,我才长出一口气。

并非因为相亲的方式而连带厌恶无辜的人,我只是不想一直做倾听者,或者单纯的倾诉者。我妄想,遇到心有灵犀的共鸣。

————————————————————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zjxhB0JSTB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