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香草 张东 周思佳 肥水不流外田第9部分阅读

“你们听!”欧阳红叶提醒道。

望月回应:“好像有其他人闯进来了!”

“我们去看看!”风火也听见了似曾相识的声音。

他们倚仗黑狮鹰兽的冲锋而一同向前奔去,在一群食丧鬼的围攻中看见了三个少年激战的身影。

欧阳红叶不禁唤出他们的名字:“小冷,夏秋,千骑!”

“是他们没错!”望月也激动起来。

“小南,快去帮助他们!”

只听欧阳红叶一声令下,黑狮鹰兽就冲上前去,仿佛是和他有心电感应一样将围攻几个少年的食丧鬼冲开,然后不消几下就将他们打的七零八散。

虽然有很多话想问欧阳小冷他们,但现在确实不是恰当的时机,越来越多的食丧鬼向他们的方向聚拢,他只得对大家高喊一句,“先冲出南浙城再说!”

大家心领神会,相互倚仗直杀到南浙城大门下,欧阳红叶和黑狮鹰兽小南一起掩护大家一个一个翻越城墙而去,最后才轮到他们两离开。

“跟着我一起飞出去!”

他对小南说,但黑狮鹰兽显然还不太明白它身后这对翅膀的使用方法,试了几次,也无法跳离地面太远。无奈他想出了一个办法,带着它助跑一段,再借助这个力量腾向空中。他们抵挡着涌过来的食丧鬼,向城墙后面退了很长一段距离。

“跑!”

他对小南大喊一声,然后带着它向前冲去。

小南见势也跟了上来,距离城墙不太远时,他腾空跃了起来,它也跟着向上跃去。当腾空的力量渐渐消失,它望着依然向上飞去的他,情急之下用力煽动了一下翅膀,气旋带起巨大的推力,将它带起。它又挥动几下翅膀稳住上升中的巨大身体,这是它第一次展开双翅翱翔于广阔的空中,这种自由而惬意的感觉一下子让它兴奋起来,它不停鸣叫着,在高高的天空中上下盘旋。

欧阳红叶落地后,抬头望着在空中忘我飞行的小南,心里有了主意:它是属于天空的,而不该被困在自己身边做他的大猫,难得有一只诞生于黑暗中的黑狮鹰兽,不似恶魔却如小南这么单纯可爱。

他向空中唤出它的名字:“小南!”

黑狮鹰兽听见他的召唤,立即向地面的方向缓缓降落下去,虽然第一次着陆还略显不平稳,但它落地后还是得意的在他面前抖了抖自己的羽毛,好像在炫耀他那飞翔技巧。

他拍了拍它的脑袋,对它说:“小南,你可以飞去自己想去的地方了。”

黑狮鹰兽将信将疑地眨着眼睛,双色瞳孔里似有泪水在涌动,它显然还不懂它的主人为什么会想让它离开。

“没错,你是自由的,你应该自由自在地生活,飞翔在空中,去吧,去吧!”他重复了一遍,并且向它摆了摆手。

它听懂了他的意思,但却仍然对他恋恋不舍,再三犹豫后它向后退了几步,又往回走了一步,就这样反反复复了几次……终于它一跃而起,直入苍穹,盘旋了一会儿,便在众人的目送中消失不见了。

望月看着黑狮鹰兽飞走的方向嗟叹不止:“这小家伙还挺重情义的!”

方才只顾着送走黑狮鹰兽,这会欧阳红叶才把注意力转移到几个少年身上,虽只相隔几日,但他们的脸上却少了几分稚气,看见他们都安好无恙,他也就放下心来。

他问欧阳小冷:“地符拿到了吗?”

欧阳小冷点头应允:“是的,已交到勇大人手中了。”

“太好了,干的不错!”欧阳红叶上前拍了拍他说。

如果换做以前,欧阳小冷必定会很介意地把自己的身体从他手臂可及的范围挪开,但此时的他却很平静的站在那里未作抵抗。

夏秋看在眼里,也暗暗高兴,因他不再像从前那样排斥和任何人之间的牵绊了。就连与千骑在一起,虽然话仍不多,但也会彼此较量,相互扶持,和自己学校里那些同龄男孩子没什么太大的分别。

他的这种变化令欧阳红叶欣慰不已,他是他生死之交欧阳雪夜和然素素的遗孤,也是他们临终前对自己最大的托付,为了这个孩子,他不顾王城永川内各派意见的分裂,坚持将他护在自己身边,照顾和教导他长大成人。对于他这样一个曾经玩世不恭的人来说,简直是从前无法想象的,而也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从一个不愿长大的大男孩儿成长为了一个又担当的男人,他变得冷静坚毅、从容不迫,甚至是圆滑世故,不为别的,只为能保护这个孩子平安长大,而现在,如何辅佐他成为一代王者又成为了他新的任务。

“董穆雅告诉我们天符的线索很可能就记载于南浙宫殿之中,你们找到它了吗?”欧阳小冷问道。

“嗯,在南浙城主私密花园的壁画上我们找到了相关记载,如果那记载没错,天符应藏在仙鹤泉乡长生岛上。”欧阳红叶回答。

“仙鹤泉乡?你曾经给我讲过那里是神界神域和妖界最接近的地方,妖力在那里会被全部净化。”

欧阳小冷话音未落,千骑就兴奋地对夏秋说:“据说统治那里的是一位极美的仙子,叫做羽鹤仙人,我在东尧曾看见过他的画像。”

夏秋对妖界的事情还知之甚少,不知该如何回应千骑,但只听羽鹤仙人的名字就让她觉得那一定是位极其美丽温柔的女性。

几个少年在赶来南浙寻找欧阳红叶等人之前先回到了妖界王城,并将地符交给了欧阳勇。因为和焰罗魔王之间的约定,他们并未把得到地符的细节十分详细地告诉给欧阳勇和诚长老,但更主要的原因是两位长老此刻的状态已顾不上那么多事情。

想启动地符就必须利用欧阳小冷体内的银狐神君之力。

按照欧阳勇的指示,在天权殿中他第一次完全解放开自己体内的神力,现出妖王狐的本体,他的身形变得比先前更为高大,头顶生出狐耳,发髻也变为银白。

欧阳勇与狮王诚同时松开以他们各自妖力形成的锁链所稳住的青龙和白虎两根神柱,欧阳小冷则立即将地符散向两根神柱周围的地面,随着金色粉末的散落,这两根神柱的晃动也平息了下来。

为了便于在妖界长途跋涉,夏秋必须拥有属于她自己的妖马,寻找妖马的过程必须由她一个人完成。欧阳勇派遣荆棘带她找到了石妖言鸣,他除了是预言使外,也同时管理着王城里通向妖马森林的迷径。

妖马森林位于妖界最北边境,是妖马族的领地,妖马又被称作暗夜精灵,虽然外表与人类世界的马匹没太大的区别,但却具有无与伦比的灵性与速度,无限的生命和永不衰竭的耐力。它们完全以自己的意志去选择它们的使用者,一旦选定,便以使用者的寿命作为期限,直到使用者死去只效忠于他一人,之后再次隐入妖马森林中直到下一位使用者出现。

通往妖马森林的迷径入口正处于宸极宫后山上的一个石洞中,当她被石妖言鸣引至洞口,她突然想起第一次进入宸极宫时,她似乎也曾经过此处。

石妖言鸣停下脚步,并递给她一根红色的绳子说道:“前面的路需要你一个人走了,径直朝前就能进入妖马森林,拿着这根绳子,系在你进入森林时身后正对着的那棵树上,那里就是你的归路!”

她此刻还是一头雾水,问:“我都需要做些什么呢?”

“你什么也不需要做,若是有属于你的妖马,它会主动选择你并教给你召唤它的密语,当你需要它的时候,只需默念这句密语它就会出现在你面前。切记,如若很长时间也没有妖马选择你的话,就按原路返回这里,不要主动与他们接触,他们的防备心很重,激怒他们是很危险的。”

她点点头,紧紧握着言鸣给的绳子向前走去,山洞里光线微薄,走了大概五十步后才稍微亮了一点儿,又走了约百步的距离,不知不觉她已毫无过度地置身于一片茂密的森林中。她先是愣了几秒,随后记起言鸣的嘱咐,回身将手中的绳子系在后面的树干上。

妖马森林里虽是白天但光线却被参天的树木所遮挡,只在地面投下斑斑点点的光影。远处有潺潺的流水声传来,她径直向前走了一段,一条河流出现在她眼前,在河的对岸成群的妖马正在饮着河水,对站在这边岸上的她不以为然。

那些妖马看起来果然和自己过去所见过的马匹没什么区别,但感觉上又完全不同,它们中的一些戴着马鞍,从马鞍的颜色和式样来看似乎显示着它们各自不同的地位。她细细的观察了一会儿,发现它们依旧没有靠近她的意思,不免有些失望。言鸣所说的不要停留的太久这个概念有些过于模糊,她心有不甘地在河畔流连,若是没有属于自己的妖马,她就很难在妖界自由驰骋,也无法与欧阳小冷同行。

她的双脚不由自主地已踏入了眼前的河流里,并向着妖马群的方向移动,河水虽不深但却很冰凉。对面的妖马群在她踏入河水中的一刻就变得警觉起来,马蹄不断在地面上发出踏踏的警告声,她越走近它们踏地的节奏也愈加急促,终于在同一时间它们如同被激怒一般向她的方向奔跑起来。

当成群的妖马狂奔向她的刹那,她才意识到自己已犯下了致命的错误,空气也因恐惧而静止下来,这时一阵更为清脆的马蹄声划破寂静,一匹纯白色的妖马突然出现挡在她和妖马群的中间。

它毫无畏惧的面对着它们,就连夏秋也感觉到了它身上散发出的与众不同的气息,那王者般的气势很快压制住了其他妖马的愤怒,使它们纷纷退回到河的对岸去了。

白色妖马调转身体朝着她走来,它的姿态是那样优美而飘逸,银色的马鬃在风中闪出月光般的光泽,一双翠绿色的眼睛那样清澈明亮,它径直来到她的面前停下,竟然开口说起话来。

“吾已在此等候您多时了。”

白马先是晃了晃自己的头,然后缓缓把头低下喘着粗气说,它的声音浑厚而低沉。

“我?”夏秋一时之间不知该怎样回应这样一匹会说话的马。

白色妖马肯定地回答:“正是,没想到我的第二位契约者仍然是位人类。”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nnnUhwrWWh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