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父女小说 一对一 百合文纯h阅读

一踏出办公室,他马上迈开步伐往Gryffindor寝室的方向奔跑,走廊上几个起得较早的学生纷纷疑惑地看着他。

不理会那些好奇的目光,Harry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冲回寝室,在房间内一阵翻找──Tom失踪的这几个月他也不是什么也没做,暑假他没有回到孤儿院,而是留在斜角巷打工一边存钱一边准备些基本的魔药或道具。

将他觉得有可能派上用场的东西收进空间袋中,他绕过床边走向Charlus那头,「Charlus,隐形斗篷借我几天!」

「自己拿就好……」显然还没清醒的Charlus咕哝地说,在床上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抽出压在行李底层的隐形斗篷与其他物品一股脑地塞到空间袋中,Harry踏出Gryffindor塔,绕到厨房与家庭小精灵们拿了许多粮食,最后才赶到学校的天文塔上,一路的奔跑让他不住地喘着气。

天文塔是城堡中最高的建筑,站在上头可以轻易看到底下的校园景色以及来往的学生及教授。Harry瞇起眼睛,视线专注地盯着城堡大门口,霍格华兹内部无法幻影移行,Dumbledore教授要离开还是得先经过大门,而他想做点什么也得等到那位似乎总是对学生们的动作无所不知的教授离开。

他坐到塔楼地上,平复因为奔跑引起的气息不顺,从袋中拿出从厨房取得的食物边吃边等待变形学教授的出现。Dumbledore教授不是会拖延的人,何况Tom的情况也实在拖不得,一旦他查出Grindelwald所在的可能地点,只要做好必须的准备教授便会出发。

以他对Dumbledore教授的了解,在先前已经有对德国方面做出一番调查的前提下,这段准备的过程应该用不到一天。

心不在焉地啃着手上的南瓜饼,Harry的大脑快速地运转,许多念头在脑中一闪而逝,却什么也抓不住。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能做些什么,就连目前唯一能想到的主意本身都非常疯狂,若是Ron和Hermione在的话一定会尖声大叫他疯了,但他就是有这么一种强烈的感觉:去救Tom这件事一定得由他来做,非他不可。

终于,在他在天文塔上被那些杂乱无章的念头烦到开始去数栏杆上有几只蚂蚁时,那个穿着深紫色星月长袍的身影出现了。Harry跳起来,注视着现在还算年轻的Dumbledore一步步踏出校门。距离太过遥远他无法看清变形学教授脸上的神情,然而他却能感觉到那环绕在那身影旁边的强大气流与压力。那样的Dumbledore教授他曾经见过,五年级在神秘部门与Voldemort战斗时,他周身便是围绕着那样的强大气息。

他看着Dumbledore站在校园门口,手上拿着魔杖,抬头看着Hogwarts雄伟的城堡建筑,而后他的身影悄无声息地自门口消失。

Dumbledore的离开犹如一个信号,Harry抓起放置在脚边的空间袋,脚步飞快地朝变形学教授的办公室跑去。

一把推开办公室的门,他将目光投向栖在门后枝上的凤凰,深吸口气,对着歪头看着他的金红色大鸟急切地开口。

「Fawkes,我需要你的帮忙。」

Harry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一定很蠢,如果被他以前学校里那些看不对眼的宿敌们看到肯定会被狠狠地嘲笑,他甚至可以想象Malfoy轻蔑的语气──看吶,圣人Potter的脑子终于被撞坏了,居然在跟一只鸟说话、还想求牠帮忙?

然而这是他唯一能跟上Dumbledore并找到Tom的方式。除了透过Fawkes,否则就算他有办法把自己弄到德国,他该上哪去找那个位置隐密的基地?凤凰能感应到与牠相关之人的位置,还能承载非常沉重的物品,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这个念头是先前他无意中与Fawkes对上视线后突然出现的,那时凤凰漆黑色的眼睛不如平时般明亮清澈,反而像垄罩着雾气般地朦胧,透着一股神秘感。被那样的眼睛盯着,Harry总有种自己的一切皆被看透的错觉。

就像现在一样。

Harry怔怔地看着原本自以为熟悉现在却只觉得陌生神秘的凤凰,直到长袍口袋的异常引起他的注意。他慌忙地伸手进去查看,这才发现他的冬青木魔杖正发着淡淡的金红色光芒,感觉温暖而不烫手。

他将魔杖从口袋取出来,紧紧抓在手上。

『我一直想找个机会与你单独谈谈。』

一个吟唱般的声音陡然在他脑中响起,遥远却又清晰。那不是英语,当然也不可能是蛇语,然而Harry就是奇异地听得懂。

他瞪视着Fawkes,嘴巴微微张开,他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Dumbledore的凤凰是会说话的。

「……为什么?因为我的魔杖是用你的尾羽做成的?」他问。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Harry突然睁大眼睛,他想到一个十分渺茫的可能性,「你知道我是谁?」

『世人只知道凤凰的眼泪可以治病、能载得动非常重的东西,但其实我们还有一个鲜为人知的能力:看透一个人的过去、现在、与未来。』Fawkes吟诵般的声音在他脑中回荡着。

『好久不见了,Harry Potter。』

当耳边传来阵阵怪异乐声时,Tom一度以为是自己的错觉,毕竟他已经在这个安静到近乎死寂的地方待了好几个月。然而在那乐声变得越来越清晰后,他终于抬起头来,将手伸入口袋取出魔杖。

Nagini也听到了同样的声音,她爬到他旁边,不断扭动身体想找出那声音的来源。

乐声越来越高亢,听在耳里有种尖锐的刺痛感,Tom感到自己的心脏随着那诡异的声音跳动得越来越快,手中握着的魔杖也似乎越来越烫。他没发现的是,紫杉木魔杖的尖端正悄悄地冒出一丝细到肉眼无法看到的光线,用极缓慢的速度往房间上空蔓延。

终于,在他觉得手中魔杖已经烫到他需要凭借毅力才不将它放下的程度时,上方突然发出一阵劈啪声,一团火焰在其中凭空爆开。

Nagini吓了一跳,随后直立起身子发出一阵无意义的嘶声警戒着。Tom也不管魔杖越来越高的温度将它握得更紧,毫不眨眼地盯着那团不明的火焰。

伴随着燃烧的火焰,一只天鹅般大的金红色大鸟出现在房内。牠高声鸣唱着,那诡异的乐声便是牠发出来的。Tom认出那是Dumbledore的凤凰,但依旧没有放松戒备。

然而在他看见底下紧抓着凤凰灿金色鸟爪、头发被风吹得堪比鸟窝、眼镜也歪七扭八挂在脸上的Harry时,冷静如他也不禁呆愣半秒。

「……Harry?」

将Harry丢到地板后,Fawkes收起翅膀安静地停在桌上,眼睛紧闭着休憩,这段载人飞翔的路程给牠造成的负担并不轻。

重重摔在房内的Harry喘着气,一时间瘫在地上爬不起来。跟着Fawkes是很快没错,然而那过程实在不怎么舒服。一路上他被周遭的气流吹得头昏脑胀,幸好他事前有用绳子将自己与Fawkes的爪子绑在一起,要不然他真怀疑自己半途还有没有力气继续抓着鸟爪。

见来人是熟悉的人,Tom握着手中魔杖的力道微微放松──在凤凰与Harry出现后,它的温度逐渐恢复正常──但依旧笔直地指着躺在地上的人影,「我的宠物叫什么名字?」

【我才不是宠物!太没礼貌了!】

「Nagini,她是一条蛇。」在Nagini对”宠物”这个词表达强烈不满的抗议中,Harry终于从晕眩中恢复,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帮个忙,拉我一把。」

Tom放下魔杖,一直紧绷的神经在确认面前真是Harry后缓和下来。他上前将Harry拉起,「你怎么会跟教授的凤凰一起?Dumbledore教授呢?」

「我也搞不清楚。」Harry看着在桌上闭眼休息的Fawkes,「我本来是打算让Fawkes带我去找教授的。」

「那教授现在在哪里?」

「不知道,查出你在这里后他就离开学校了,也许现在正在跟Grindelwald谈判也不一定。」Harry伸手把歪向一边的眼镜扶正,「好了,我怎么来的不重要,现在应该处理更重要的事。」他严肃地说。

Harry是知道的,对于Dumbledore教授来说,保护Hogwarts的学生永远是他的优先考虑。学生与他自己,他永远都是选择前者。就算那时的他除了Hogwarts校长之外还同时担任着凤凰会首领的重任、就算他极力想保护的学生中有人正想方设法欲置他于死地,他还是会保护他们。

所以,只要Tom还在Grindelwald的手上做人质,谈判主导权就不可能在Dumbledore教授手上,要让Grindelwald放人,教授不是与对方决斗便是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用自己来交换Tom。

他不能让这件事发生。

「教授跟Grindelwald的谈判结果会怎样很难说,我们得想办法逃出去!」Harry急急地说。

相比Harry的着急,Tom显得镇定地多,「怎么出去?」

「来的时候Fawkes已经消耗太多力量了,这次我们得靠自己。」Harry取出他的空间袋,「我带了一些可能会用到的东西,不过最有用的还是隐形斗篷。」

他将隐形斗篷从袋中拿出来,另外再掏出一条样式简单的十字项链抛给Tom,「我在上头施了咒语,可以充当一次铁甲咒。」

Tom一边戴上项链一边看着正在袋中翻找其它有用物品的Harry,忍不住发出质疑,「你就带了这些东西?」

才这点准备就敢擅闯禁地救人,该说是太有勇气还是鲁莽冲动……果然是Gryffindor的作法。

「我还能做什么?况且我原本的打算是先追上教授的。」从Tom的语气和表情猜出他的想法,Harry没好气地说,「现在就两条路,冒险出去或是在这里干坐祈祷Dumbledore教授与Grindelwald的谈判胜利,你自己选。」

Tom正打算回答,眼神却突地一冷。他迅速回身将魔杖指向门口,毫不迟疑地喊出咒语,「Crucio!」

「酷刑咒!」Harry变了脸色。

「貌似我们没得选择了。」没有理会Harry的震惊,Tom低头俯视着门边倒下痉挛的白袍巫师,唇边缓缓绽出一抹残酷笑意,「这几个月感谢你的照顾,不过也该结束了。」

「Avada Ke……」

「住手!」回过神来的Harry拍开尖端已隐微露出绿光的魔杖,大声怒吼,「你知道你现在在做什么吗?你正在谋杀一个人!」

「那又怎样?」Tom嘲讽地笑,「你知道我这段时间过得是什么样的生活吗?虽然还没有真的动手杀过一个人,不过也相差无几了,咒语的不同罢了。」

「你……」Harry正打算反驳,却发现那名倒在地上的白袍巫师正悄悄将手伸进他的长袍口袋,「Stupefy!」

他快速地朝对方施了一个昏迷咒,接着再补上一个石化咒。

Tom冷眼看着Harry将被石化的白袍巫师拖到角落藏好,「现在不是争吵这些的时候,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是吗?」

他将Nagini一把抓起放到口袋里,淡淡地说。

知道他说得没错,当务之急确实是先离开这里,Harry只能沉默地将隐形斗篷披在两人身上。

「等成功逃出去后,我们需要谈一谈。」

踏出房门时,他低声对Tom说道。

Tom没有回答。

(待续)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nlxkByoWTB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