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男生偷吃女人肌肌 一家 乱 换

处理了楚善利的事情,楚善仁拖着疲惫的身体出了祠堂。这件事情对他来讲无疑是晴天霹雳,他的心就如同被人生生的挖了个大窟窿,鲜血淋淋,每走一步都是疼的。

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突然拍在了他的肩头上,楚善仁不用回头也猜的到是谁。他鼻子发酸,强忍伤痛,嗓音有些微微的沙哑,“三弟,是我对不起你二嫂!”

她为自己生了三个儿子、一个女儿,夫妻恩爱多年,没想到最终却死在了自己大哥的手上。这道坎儿,他怎么能过的去?

“二嫂地下有灵,她不会怪你的!”楚善行不会安慰人,他只会教书,这句话一出口,他就觉得苍白无力的很,奈何如今他腹中空空、脑中空空,是真想不出什么安慰人的话了。这件事太突然,他也被惊着了,也被打的措手不及。

一行泪从眼眶中滑落,滴落在了冰凉的石子小路上,楚善仁不想哭的,孩子们突然没了母亲,孩子们需要他。楚家经此一事,也是乱糟糟的,楚家也需要他。可如今眼泪却刹不住车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那是未到伤心处。

他就那么无声的落着泪,远处的旁支子弟见到这边的情况,恨不能立刻消失,全都脚底抹油溜了。

“你好好陪陪孩子们,所有的事三弟给你担着!”看到二哥哭,楚善行心里也不好受,眼眶红红的别过了脸。遇到这种事情,他很能理解他二哥的心情,他心疼他们,尤其是那几个孩子。

这边,楚明道带着楚明哲收拾着母亲的遗物,院中旁支弟子们忙着四处挂白,抬出大厅的桌椅板凳,又将准备好的棺木抬了进去。人虽然是死无全尸,却还是要准备衣冠冢的。

“小九怎么样了?”楚善仁进了卧房,看到忙碌的孩子们,问了一声。

楚明哲:“经脉受损严重,老祖已经亲自为小九疗过伤了,他老人家说要醒的话还得一两日!”

“那就好!”楚善仁觉得到时妻子已经下葬,看不到她下葬,女儿也许心里能好受一些。“你们下去休息一阵吧,都累了!”

两个孩子拱手一礼,退了出去。

自从母亲一死,楚明心就化成了小哭包,他握着楚希音的手,瞅着一脸苍白躺在床上的楚希音,抽泣声不断:“小九,你快点儿醒过来好不好?母亲死了,你又伤成这样躺在这里,六哥害怕!”

他和楚希音自幼就是泡在蜜罐里长大的,成天傻玩儿、傻淘,每天都是笑眯眯的,这件事对他们的打击相当大。几乎瞬间就击垮了楚明心,让他变得不安又敏感起来。他是男孩子,家里对男孩子的要求是很严格的,不像对楚希音,又是宠又是疼的。用他三叔的话说就是,“你们几个男孩儿将来是要壮大家族的,当然要管的严格一些,要做到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

“那为什么不对小九严加教导?”那时的他和楚无垢、楚无尘总是把这句话挂在嘴边。

结果换来三叔的一阵数落,被罚去藏书阁抄书。“女孩子迟早是要嫁人的,将来嫁人了,有你们八个护着,男方若敢挑理尽管一人一脚踹过去就是了,我们楚家百年来就出了一个姑娘,嫁谁家是谁家的福气,谁敢挑理?”

可只一天的时间,全变了!大伯成了害死母亲的凶手,还企图帮大哥夺舍害死他四哥。最可恶的是他居然为了引开家里人,而放出锁妖塔里的妖魔鬼怪,害死了楚州城那么多无辜的百姓。

“小九,咱们不睡了好不好?你都睡了好几个时辰了!”楚明心推了半晌,楚希音就是半点儿反应没有。

尽管老祖保证说楚希音过两天会醒过来的,可楚明心还是怕的要死。他已经失去母亲了,他不能再失去妹妹。他就这样胡思乱想着,越想越崩溃。终于,他扛不住了,又埋头哭了起来。“小九……我们没有母亲了……我好想母亲……你不要像母亲那样离开好不好?”虽然武力值不错,到底是十六岁的少年,哭的像个孩子一般。

闻声而来的楚明道和楚明哲兄弟,一个一阵叹息,不耐烦的直接过去揪人,“哎呀,你多大了?哭什么哭?”一个满心愧疚难安的仰头望天,恨不能死去的那个是他才好。

“你别哭了!”楚明哲被哭的烦了,想给楚明心几下子让他冷静下来又突然下不去手了。毕竟,他是哥哥!

楚明道只觉得屋子内憋的他喘不过气来,他大步走出了屋子,直奔了后院。

“还哭?大哥都被你哭跑了!”楚明哲骂完人追了出去。

两个哥哥一走,楚明心的哭声戛然而止,越想越觉得自己刚才的做法伤到了大哥,抹了把眼泪,也追了出去。

尽管告诉自己不能哭,可不知道为什么,憋了这么久,楚明道还是没憋住。一个人扶着假山落下泪来。

楚明哲看到这一幕,心疼不已,站在他身后默默的陪着掉眼泪。

“对不起……大哥对不起!”楚明心望着两个哥哥的背影,扁着一张嘴,难过至极。

一声对不起,兄弟三个抱在了一起,他们是彼此最大的依靠、也是彼此最大的后盾。

夜色笼罩在大劫刚过的楚家,劳累了许久的楚家人沐浴更衣后十有八九都进入了梦乡。心魔一身红衣,出现在楚家门外,那几个惊的刚要进门报告的楚家旁支弟子还没来得及跑掉,就被心魔一挥衣袖打的形神俱灭了。看到对方如此不禁打,心魔觉得无趣了。“看来,只能等楚则正陪我玩儿了!”他的身后还跟着大批身穿黑色铠甲、看不清面容的魔族士兵,他勾唇一笑,从腰间取下一个红的异常妖冶的埙来,吹奏了起来。

煞时一圈圈涟漪向楚家而去,凡是听到埙声的低阶修士都痛的捂住了头,不是在床上打滚就是在地上捂头撞墙,痛苦不堪。

“去,一个不留!”心魔轻飘飘的吐出了一句话,埙又挂回了腰间,他悠闲的坐在了魔兵们搬来的椅子之上,静等他们帮他除去杂草,他好捡那个最大的萝卜来吃。

“是!”一千魔兵大声应着,很快大门被撞开,魔兵们杀进了楚家。

许多的楚家人还在梦中就遭逢毒手了。也有一部分灵力高、修为高的人幸免于难,可等着他们的就是无数凶狠的魔兵。

最先发现危险的是楚善行的两个儿子,这俩熊孩子一个是因为睡不着起来喝水,发现魔族人潜进了家里,直接夺刀就砍。一个是因为自己所设的结界被触碰被吵醒,先是一阵大喊:“魔族……魔族攻进家里了……”随后就跟人家动起了手。

楚家人都被这喊声惊醒,随后就是一场恶战,不得不说魔族攻来的真是时候,他们家刚刚遭逢巨变,就迎来了如此大规模的进攻,真可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楚明道和楚明哲穿着中衣挥剑斩杀了无数魔兵,慢慢向楚希音卧房靠拢而去。楚善仁挥舞着长剑挡在女儿房外,来一个杀一个,来一双杀一双。楚明心背着伤重不醒的楚希音,父子几个同心协力的向外突围杀出了自家院子。

楚则正的修为是楚家最厉害的,他一掌下去就拍死了几个魔族,一剑下去扫落魔头无数。

活着的楚家人从四面八方聚集到了楚家的校场之上。一个个的血染了长衫、血染了白色中衣。

“老祖,怎么会有这么多魔族?”一个长脸的旁支长者问。

楚则正叹了口气,最害怕的事情还是来了,“看来,魔族是打算荡平修仙界了!”

“啊……”人群中响起一阵倒吸气声。

楚则正看了一眼受伤满身血污的家族子弟,吩咐小辈们:“善仁、善行,送孩子们离开!”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老祖……”

“我刚才听到了玲珑血埙的声音,心魔来了,我未必是他的对手。”楚则正已经做好了跟那魔头同归于尽的准备,可楚家不能断了传承。只要保留下火种,他日就还有机会重建楚家。所以,孩子们必须走!

“魔族四大护法!”众人又是一阵倒吸气声,各个心中蒙上了一层阴影。

“不,老祖,我们不走!”楚无尘先挑了头儿,接着其他几个也发表了意见,“对,我们不走!”

“就是,要死一起死!”

“一家人死也要在一起!”

这时,还哪里有他们说话的份儿,楚善仁打出了两道传送符出去,两道光芒过后,楚明道和楚明哲已经到了楚州城西部外的树林里。楚明心和楚希音也到了楚州城北部的官路上。

楚善行杀了几个魔族后,把大儿子往小儿子身边一踢,打出了一道传送符,砰的一声,两个熊孩子落到了云家和风家人的身旁,吓了他们一跳。

“谁?”云天拔了剑,待看清来人是谁后一阵狂喜,直接抱了过去,“无尘、无垢!”

“你们楚家也……”风家的老祖看清他们的模样后有了个大胆的猜想。

“魔族大举进攻楚家,风前辈,您去帮帮我家人吧!”楚无尘刚说完这句话,风子眠就吐了一大口血,明显受伤不轻。

“我们家没了!”风月直接坐石头上就哭了起来。

风清扶着自家老祖坐了下来,眼圈儿红红,简短意骇的解释了几句,“今夜风家来了大批魔兵,为首的是魔界四大护发之一的梦魔。老祖只带出了我们兄妹,其他人……”

不用他说,楚无垢兄弟俩也猜到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nlbkkywWVk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