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上朝的时候h 两个小姨子

“这位姑娘是谁?”六长老对宁远的撒娇见怪不怪了,反而是对洛之妍有点好奇。

“她不会就是上次耽误试蛊的那名女子吧?”六长老看着洛之妍。要将洛之妍看穿一样。

“你都知道了还问。”宁远撇着嘴,眼神有些躲闪。

洛之妍现在已经被钉上了破坏试蛊的标签,在蛊毒之地,只有一被提起,就会被人贬低。整个蛊毒之地的人都会排斥她。宁远并不希望这样。

洛之妍被盯得浑身不自在。

宁远也看出来了。“六长老,这些人要怎么办呢?”宁远指着昏昏沉沉躺在地上的人,以此来转移六长老的注意力。

六长老也才缓过神来,意识到自己一直盯着别人看好像很不好。

这个不管是何来路,反正也都不归他管。他刚刚的举动好像有点过了。少庄主已经成年,自己有明辨是非的能力了。已经不需要他们这些老人来插手。

兰心的事,就是最好的教训。他们一帮老一辈管得太过,导致了少庄主反应过激。

“这些人就给点教训吧,让他们之地得罪蛊毒之地的下场到底如何。”

六长老说完,就命令其余的人拿出手里的剑,然后把所有躺在地上的人都用剑砍残废。

宁远拉着洛之妍先行离开。他同意六长老的做法。这帮人就是欺软怕硬。是需要给点颜色瞧瞧。而宁远知道洛之妍没见过血腥的场面,可能会将她吓到。

洛之妍也没想太多,六长老说的是一点教训,那应该不是多大的惩罚。

直到后来,洛之妍妍才发现自己低估了蛊毒之地的狠毒。

洛之妍到了蛊毒之地之后,宁枫说要给她一个在这里生存下去的理由。那个理由就是成为蛊毒人。

洛之妍内心却是拒绝的。可是宁枫根本就不是在和她商量,只是象征对她告知一下。

“既然你要成为我们蛊毒之地的一员,那就必须经过老庄主的同意。”宁枫说着就将洛之妍带去了春煦阁会见老庄主。

洛之妍不能拒绝。她需要一个身份活下去。而不是像之前一样灰头土脸的活着。没有任何目的和方向,也没有属于她的身份。洛之妍这个名字是属于千金小姐的,现在那个身份早就已经不属于她。

坐在高堂之上的老庄主,神情严肃,不容侵犯。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丫头?”老庄主问宁枫。

“是。”宁枫点点头。

不苟言笑的老庄主让洛之妍不敢出声,生怕自己引起老庄主的注意。

“她与我们蛊毒之地没有任何关系。更别说血缘这一层。她凭什么成为蛊毒人?”老庄主眼神盯着宁枫。没有看过洛之妍。

他在乎的不是洛之妍可不可以进入蛊毒之地,他只在乎宁枫。在他眼里,宁枫还是个不会明辨是非的孩子。而且又看重感情。经常会被感情左右。他不希望宁枫被感情所左右。他希望看到宁枫的理智和稳重。

所以,这次,他想看看宁枫会采取什么样的方式对待这件事。

“我可以娶她为妻。这样,就算没有血缘关系,可是关系却胜似血缘关系。”宁枫不紧不慢的开口道。

在场的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洛之妍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不是周围的人都在用着惊讶的表情看着宁枫,她都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是真的。

宁枫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我不同意。”

“宁枫,我不允许你这么做。” 从后堂突然走出来一个人。神情急促紧张。但语气干脆坚决。

“琉璃,这件事你管不着。”宁枫淡淡的说着。

琉璃,老庄主的养女。从小的时候,被卖入蛊毒之地,琉璃第一次被人抱过去给老庄主看的时候,老庄主将她抱在怀里,她一看到老庄主便笑了起来,孩子的笑容仿佛感染了这个内心冰冷的人。老庄主又见她与宁枫年龄相仿,便将她养了下来。

琉璃从小在老庄主身边长大,深得老庄主喜欢。宁枫性格冰冷高傲,从小话就不怎么多,要不是有琉璃的存在,他还真的不知道有孩子是什么样的感觉。

琉璃与宁枫从小青梅竹马,心里早就有了对宁枫爱慕之心。只是宁枫一直在视而不见。琉璃的心机和刁蛮任性让他很反感。

在宁枫眼里,她除了能让老庄主开心以外,没有其他任何优点,而也正是因为这一个仅有的优点让他不能对琉璃翻脸无情。

宁枫知道自己对于老庄主是有亏欠的,可是,两个性子都执着较劲的人是不会有任何一方愿意服软认输的。

所以宁枫还是很感谢琉璃。

“璃儿,你来这里做什么?这不是你该来胡闹的地方。”老庄主斥哆着琉璃。他知道琉璃在宁枫身上,永远都是没有理智的。所以他现在不能允许琉璃在大堂之上胡闹。

“可是干爹,我再不出来胡闹宁枫哥哥就成为别人的人了。”琉璃开始带着哭腔说话。

“琉璃,你在胡说些什么?”宁枫皱着眉头大神怒斥琉璃。宁枫希望她能看清自己与她只是简单的兄妹,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他与琉璃之间的分界线他一直都分得很清,他希望琉璃也能分清。

“宁枫哥哥,我没有胡说。”琉璃缓缓走到宁枫身旁。“你知道我从小就喜欢你,可是后来你为了远离我,就天天跟兰心在一起。我当时就是因为没有努力争取到你,让你最后因为兰心的事痛苦欲绝。现在,我不能再眼睁睁看着你再跳入另外一个火坑。”琉璃说得理直气壮。

可是宁枫却陷入了沉思。眼睛开始空洞无神。然后,宁枫把手掌举过琉璃头顶,想打她。她怎么能践踏兰心,她怎么能挑战兰心在他心里的位置。

琉璃没有躲,反而把脸伸过去给宁枫。她今天铁了心要让宁枫放弃娶别的女人,所以挨这一巴掌是少不了的。嘴里还说着:“你打吧。”

老庄主阻止了宁枫。“住手。宁枫。”

宁枫也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点冲动了。张开的手掌,用力地握成了拳头后收了起来。

“好了,今天的这场闹剧可以结束了。就这样吧。至于宁枫你说的成亲的事,你想都不要想”

“我也不同意。”洛之妍看不下去了,凭什么这一切都像是和她不相关一样,明明是在说与她相关的事,可为什么没有人问过她的意见。

她是需要一个身份待在蛊毒之地,可是并没有说她愿意被掌控在蛊毒之地的手里。

“你别说话。”宁枫却不允许洛之妍搭话。她的反抗在宁枫眼里没有任何用处。

“反正这是我自己的事,还请父亲不要插手。”宁枫双手作揖,对着老庄主作揖了一下,就拖着洛之妍离开了。

老庄主的训斥与琉璃的愤怒统统被宁枫抛在身后。

“你就当是帮我一个忙,等到时候到了,我自会放了你。”宁枫边走边对洛之妍说。

洛之妍也才发现,原来她只是一个挡箭牌,宁枫不想让老庄主决定他婚姻,他也不想与琉璃有夫妻关系,所以将她拿出来抵挡。

洛之妍还未说同意不同意,宁枫就走进了房间,“砰”的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

“喂,我还没有同意呢。”洛之妍对着房门大喊。

“由不得你。你没有选择的权力。”

“什么呀,这就是你求人的态度吗?能不能尊重点人,不是所有人都要听你宁枫的摆布的好吧。”洛之妍在门口嘀咕。

可是房间里却再没有了回应。

洛之妍只好离开。

“你明天早上去千虫草堂吧。宁枫在那里等你。”宁远来到洛之妍住的小院子。替宁枫传话。

洛之妍还是住在之前宁枫让他住的小院子。宁远来的时候,她还在院子里弄一些花花草草。

这小子,今天一天都没有出现过,怎么一出现就是来提宁枫那个目中无人的混蛋的。洛之妍有点生气。

“这个院子之前的主人好像挺喜欢植物,种了很多,就是时间久了,没有人在打理。现在长得都没有那么好。”洛之妍假装没有听到宁远说的话。一心蹲着清理杂草。反而说一些其他的。

“这些东西你挺喜欢的是吗?”宁远好奇的走过来问道。

“你不觉得它们很好看吗?而且闻起来也很香。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洛之妍很喜欢这些花花草草。

“可是,它们却是能要了别人的性命。”宁远不喜欢这种锋芒毕露的花。在蛊毒之地,开得越艳的花,毒性越大。

“它们是会要了别人的性命,可是往往都是被利用的。它们只不过是一株没有思想意识,但却还是努力生长的花朵。他们反抗不了被掌控的命运。”

洛之妍站起身来继续说着。

“要了别人性命的是利用他们的那些人,可是,所有人却把责任推在它们身上。它们没有做错什么,但却要经受世人的谩骂。这难道就是他们想要的吗?”洛之妍语气带着质问和怒气。很是激动。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njeYc0sWXU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