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吻上其中的一颗蓓蕾 小东西花芯流出水来

睁开眼睛的时候是2月10号上午9:00,闹钟就放在我脑袋旁边的床头柜上,一偏头就看得清楚。

天花板是小学装修时死缠烂打央求爸妈刷的淡粉色,灯罩是在商场逛了好久才找到的白底龙猫图案,身上盖着的棉被被套是熟悉的黑底红白波点。睡觉的时候从来没有关卧室门的习惯,现在可以隐约听见从厨房的方向传来的锅铲碰撞声,因为厨房的门半掩着,声音是瓮声瓮气的。

我从本应该是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并不能感受到内外有多大的温差。

是梦吧。

我清楚的意识到这一点。甚至不需要掐自己一下以痛感来验证。

我是那种很少做梦的人,而且每次做梦,意识都清醒得不科学。我想这一次大概是因为心底还没能完全接受离开家的事实。最好的例子就是,即使明知道不过是梦境,我还是希望不要醒来,至少能够让我再多怀念一下家的熟悉气息。

穿上毛绒拖鞋,我径直朝厨房走过去,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也丝毫感觉不到寒冷。

果然是梦吧。

即便是梦也好,让我再和妈妈告个别。透过厨房的推拉门能够看到熟悉的身影就在里面,却影影绰绰看不清晰。

从卧室到厨房不过是十来米的距离,却令我感觉像是过了一个世纪,每迈一步都那么沉重,双腿仿佛不是自己的东西。我几乎能够触碰到玻璃门的把手,只要拉开门,就能和妈妈无阻碍地面对面。

突兀地,我听见了朝云熟悉的声音,很惊慌地、一声一声叫着我的名字。与比同时肩膀上被施加了令我不停晃动的力量,像是不太懂得收敛手劲,让我产生了一点痛感。

蠢云你干什么啦!没看见我正处在紧要关头嘛!你这样叫个不停会让我回忆起讨厌的东西的!

……等一下!朝云从来都是用“橘子”来称呼我,这个不停喊着陈梓的人是谁?!再说梦里怎么会出现痛感?!

像是要奖励我的灵敏反应,原本属于朝云的少女声线渐渐发生了改变,变化后的声音也意外的耳熟,似乎在很多地方都有听过……

——卧槽是竹内顺子!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突如其来的光亮使得视网膜前一片模糊不清,我飞快地眨了好几下眼睛眼前的景象终于逐渐清晰起来。

我何德何能……

↑此乃陈梓看清眼前人的瞬间脑子里的第一反应。

事实证明我不愧为声控,面前这个摇着我的肩膀试图叫醒我的人,正是拥有竹内顺子声线的小杰君,以及他身后的三个小伙伴也同样神情各异地看着我

“陈梓你还好吗?”

“嗯……嗯。”

面对小杰一脸纯粹的担忧表情,我这种敷衍一般的回应实在罪该万死,只是我现在脑子里还混乱得很,完全不了解现在什么情况。

“陈梓?陈梓你怎么了别哭啊?!”雷欧力的惊呼更是把我本就乱成一锅粥的思维搅得更乱了。

紧接着酷拉皮卡冷静的声音又稍微安抚了我的神经:“小杰先放开手,你大概抓疼她了。”

小杰先是一愣,与半天还没反应过来的我不同,下一秒他就立刻松了手,像个做错事被指责的孩子一样连连向我道歉。这个时候我的思绪才开始清明起来。

诶?我没哭啊?

↑这货的大脑现在才开机。

我茫然地愣了好一会儿,却下意识地抬手抹了一把脸,还真的全是泪。这让我慢慢睁大了眼睛,像是突然接通了电源那样猛地跳了起来:

“没有没有没有!不是小杰的错!”所有说我一个炮灰何德何能接受小杰的道歉啊,没看见旁边奇犽的脸都黑了吗(并没有)!我诚惶诚恐地继续帮小杰澄清:“我很好只是做了一个梦而已……呕呕呕……”

大概是站起来得太快了,再加上不久前才结束让我掉了半条命的剧烈运动,话还只说到一半,我就感觉到直冲上大脑的强烈恶心感,——说不定还有刚才被小杰猛摇的缘故——介于奇犽还在场,我发挥了坚韧不拔的意志强忍着跑开了一段距离才猛地吐了出来。

……黑子君我体会到你的感受了。

卧槽我真是够了!见到奇犽这才几天啊,鼻血累趴呕吐……还有什么丢脸的事情我没在他面前做过……好吧我也不是自愿的,这都是不可抗力,与其等相处久了才察觉我的本性,还是在认识的时候就清楚我是个总出岔子的二货比较好。

嗯,已经能够自我吐槽了,看来我的头脑是彻底清醒了。

趁现在那边几个人都不敢靠过来,我还是先整理一下目前的情况吧。……导演我申请开启追忆模式!

……好啦我正经一点。

我记得我是在突破了野鸡脖子的包围圈之后就遇上了奇犽,然后经过一番折腾勉强算是如愿以偿地被他拖到了终点,然后雷欧力被西索扔到了我旁边,然后我们两个伤残的难兄难弟就开始讨论人生……再然后呢?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话说我应该没睡多久啊怎么感觉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对不起你睡了一个半月…)

这样看来小杰应该是因为第二测试就要开始了,看我还没醒才叫我的吧?不愧是善良勇敢的主角大人(拇指)!

“……陈梓你真的没事吗?”

呜哇!刚刚还想着呢真人立刻就出现了!

我从裤兜里迅速抽出一大把纸巾擦干净嘴,又抽出几张把脸上的乱七八糟的泪痕擦干净,这才斗胆回过头:

“我真没事!这是正常反应!”

吐过一番之后胃里空荡荡的但也舒坦多了,我又恢复了元气,胡扯能力也大幅度回升,总算是把小杰安抚过去了。

“话说回来,第二场测试什么时候开始?”我终于提到了重点,没想到听了我的话除了奇犽的小杰三人都是一怔,我奇怪地看着他们,“第二测试怎么了吗?”

三个人的神情更加僵硬了。

小杰挠了挠刺猬头的后脑勺,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其实,第二场测试已经开始了……”

“诶……?”我一下子没理解过来,“那为什么现在才叫我?”

“就是说、你被遗忘了啦,白~痴~”奇犽瘫着脸接了我的话,毫不吝啬他鄙视的眼神。

……奇犽竟然回答了我的问题!

……不对重点错!我在心里又鄙弃了自己一番,忽然愣了一下,猛地扭头看向小杰:“真的假的?!”

随即收到了三个整齐的配合着抱歉目光的点头。

……黑子君你真是我的好盆友。

没有多余的时间让我去忧伤,现在还没去抓猪的大概就只剩下我们几个了。……抱歉先让我感动一下奇犽也还在,虽然他为的不是我是小杰。= =

对于主角来说,一只体型大了点动作灵敏了点的猪,它也还是只猪而已,根本算不上难关。但是对于炮灰的我来说,就算我知道那猪的弱点就是额头……我也制服不了它。

真是作死啊……

这只什么什么猪——对不起我还真不记得它的名字了——长得足有五个我那么沉重,可是跑得却比兔子还快!我扔了它好几块石头都没砸中要害,反而把它给激怒了……

QAQ不管谁都好求救命啊——!

……不行,再跑我估计又要吐了……

就在这个等着英雄救美的时刻,我看见前方正在烤肉的熟悉身影,仿佛看见了自带bgm和圣光背景的天使。那个名字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奇犽——!”

我和奇犽之间还隔了不短一段距离,但在我的尾音刚刚落下的一瞬间,我的视线便准确地和那双冰蓝的目光对上了。那真的是冰冷的眼神,甚至连不耐烦的情绪都看不到,使我不自觉顿住了脚步。

我没有如害怕的那样被那头猪拱上天,一切都发生得很快,奇犽在不过数息之间就让困扰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庞然大物轰然倒塌。我回头的时候只捕捉到少年跳跃的发梢,那一瞬间我闻到被稀释的冬日的味道。

我再一眨眼看见银发的少年站在我面前,双手插兜扬了扬下巴:

“如果没有小杰,或者说我,你一个人能做些什么?”他的眼里忽然流露出讽刺,嘴角勾起恶意的笑容,“给猪当饲料?被猴子骗到肚子里?还是干脆在刚才就睡死比较好吧?”

“我是不太清楚你说的喜欢是什么概念,但至少我不会接受像你这么弱的人。我说啊、你这样的人还是早点弃权保命比较好,总是吵吵嚷嚷地说着撒娇的话真的很讨厌……痛!”

我把向奇犽砸出一颗石子的手收回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可是奇犽刚才的话已经戳到了我的爆点,事已至此后悔也来不及了:

“奇犽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就算是我!也是有非完成不可的事情的!谁要放弃啊你这个秃子!”

“秃子……?”

没有等奇犽做出反应,不、应该说,我怎么敢等他反应过来,我已经逃也似的快速离开了这个危险地带。

爸爸妈妈银桑,陈梓可能永远回不去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djbIl0ddVl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