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小攻把小受做不停 娇妻终别人胯下之物

014:

其实筱舒有想过把C+病毒的事情说出去,可说出去的话,她该怎么解释她是如何知道水感染的C+病毒。

她甚至都不能告诉陈遇安三人。

但她既然知道水不能碰,如果什么也不说,眼睁睁看着其他人因为碰了水而感染C+病毒,变成零零一发给她的那张图片上的模样。

她做不到。

这个世界虽然只是她求生的世界,但她既然在这个世界求生,周围都是活生生的人。她在求生之余,利用从零零一那里获得的第一手情报,尽可能多的让其他求生者增强一些生存的机率。

她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求生者罢了,能做的,也就这些。

“我记得我上次找了个喇叭回来。”筱舒问童欣,“放在哪的呀。

筱舒和陈遇安找回来的物资,都是由童欣这个后勤队员归类整理的。

童欣咚咚咚跑到角落,从一个篮子里扒拉出一个黄色大喇叭。

“筱舒,你要喇叭做什么?”童欣好奇的问。

他们已经简单的吃完早餐,准备前往西郊的矿泉水公司。

筱舒道:“我想小区里应该有住户不知道水出问题,还是提醒一下。”

“对哦,肯定还有人不知道水有问题。”童欣反应过来,“楼上的林姐,她家有小宝宝,每天起来会给小宝宝调奶粉,要是小宝宝喝下去,多可怕。”

并不是每户人家早上起来都要煮早餐,很多人就着水和干粮解决。

而且有些家庭里面喝的不是矿泉水,而是烧开的自来水,早上起来,直接就喝了。

筱舒又朝陈遇安和童柯看去,四人组里,每一个决定都要征求其他人的意见。

对于筱舒的决定,他们没有任何异议。

四人出门,平时这个点会有其他人出去找寻物资,或许是昨晚三单元三楼那户人家的出事,令众人人心惶惶,一时反而不敢出门,以至于走出单元楼的只有筱舒四人。

筱舒把喇叭递给童柯,童柯:“?”

筱舒:“你声音比我大,你来说。”

童柯哭笑不得,倒也没有推辞,接过喇叭,沉声道:“温馨家园的所有居民听着,自来水管里面放出的水不能食用,最好也别触碰。目前为止,能安全食用的水只有矿泉水。”

喇叭很给力,童柯简洁有力的声音响彻整个小区。

“走吧。”童柯放下喇叭,上车。

他们做到他们该做的,至于其他人信不信,愿不愿遵循,那就是他们的事了。

去往西郊的路途中,遇上好几家送矿泉水的店面,这些店面里涌满人,甚至有些已经动上手。

“干什么干什么!我说了不卖了,这些水我要留着自己用!你们都走开!走……”

车路过其中一间矿泉水店时,筱舒看到矿泉水店的老板被一个男人一拳捶在胸口,倒在地上,半天起不来。

她皱了皱眉,打人者似乎感受到某种窥视,忽的抬头,和筱舒的目光对上。

筱舒双眼有三百多度的近视,但陈筱舒的视力极好,那晚她又喝了体能增强液的试用品,在增强体能的基础下,她的视力似乎更好了些。

因此,她能清楚看到打人者眼中的凶戾和残暴,恶意满满。

比起火柴人,除了不能吸血之外,又有什么区别。

水资源的短缺,意味着未来的生存将更加恶劣,人性也更加残酷。

筱舒挪开目光,在地上矿泉水店的老板身上顿了顿,车开过矿泉水店,那些画面消失在眼前。

“太可恶了。”童欣脸色发白,“怎么能随便打人,我看到他们身上还带着刀!”

筱舒道:“以后这种情况只会更多。”

没有谁提出停下车去救矿泉水店老板,包括傻白甜童欣。

童欣抚着胸口,又是气愤又是害怕:“他也是傻,这种时候为什么还要开店,大摇大摆的收费?钱真的就这么重要?”

筱舒无言。

火柴人白天不会出来的特性已经被广大幸存者们知道,因此,有些胆大的把商店重新开起,白天营业,晚上离开不出家门。

或许他们认为这是个赚钱的好机会,如此危难时刻,抬高价格,等之后事情结束,自己就会家缠万贯。

这样做的还不在少数。

然而因为现在大多数商家大门打开,里面没人,拿东西不给钱。这种重新开店做生意的,几乎不被买账。

当然,偶尔也会遇到讲理的。

比如筱舒和陈遇安,他们若是遇到店家有老板,会客客气气的给钱。

筱舒摸不清这些人的脑回路,如今这个世道,钱有什么用。家里有食物或者水源的,应该往家里搬才是。

一路上,关于矿泉水的纷争持续上演。

“看来大部分人已经发现水有问题。”童柯将看向外面的目光收回来,神色有些凝重。

童欣担忧:“那咱们去西郊的矿泉水公司,会不会也会遇到这些蛮横不讲理的人。”

“暂时不会。”筱舒道,“矿泉水公司最不缺的就是矿泉水,一辆车能装下多少?这些店里之所以打起来,是因为矿泉水的数量有限。”

“何况。”筱舒道,“我爸那有枪呢。”

枪,对火柴人用处不大。

对普通人来说,就是最有力的威胁。

童欣这才松了口气。

许多街道上仍然残留着废弃车辆,造成交通堵塞,必须得绕路才行。

“停车。”筱舒忽然道。

陈遇安踩下刹车,用目光询问筱舒。

筱舒道:“我们的面包车太小了,这次趁矿泉水公司里的矿泉水充足,我们尽量多搬点。”

她指着外面一辆撞在护栏上的小型运货货车道:“我们再开一辆过去。”

那辆小型货车的司机半个身体垂在外面,呈干尸状态,车钥匙还挂在方向盘下,正好可以用。

四人当中,只有陈遇安和童柯会开车,按理说应该童柯兄妹俩上货车,童柯却忽然道:“筱舒和我一起吧。”

此话一出,筱舒和童欣同时愣了。

陈遇安的眉心拧紧,目光锁住童柯,眼中有着思索。

童欣目光在童柯和筱舒身上来回溜,渐渐恍然大悟。

哥哥上次谈恋爱已经是半年前的事,她知道她哥哥有多优秀,长的好看,性格也好,以前有很多人追求她哥。

而筱舒——童欣打心底里崇拜筱舒,明明比她小,却比她厉害多了。

他们相处一周,哥哥喜欢上筱舒也是很正常的事。

爸爸妈妈已经没了,她现在只剩下哥哥这个亲人,无论怎样,她应该为哥哥创造机会。

反应过来的童欣迫不及待道:“筱舒,你和我哥去那辆货车吧,我和陈叔待一起。陈叔,你可不要嫌弃我。”

陈遇安看了眼童欣,或许他心里面的想法和童欣所想的重合,因此没有多说什么,只点了点头。

于是,筱舒有些茫然的随童柯坐上货车。

她不会认为童柯是喜欢她,所以才提出要求和她坐一辆车。

那么——

只有一个原因。

系上安全带的筱舒眼神中的茫然消退,她抬头看向童柯:“你想对我说什么?”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ajDJgJwaDg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