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np女主从小被男主们养着 我开了她的小嫩苞

细小的毫针从蓝衣书生的口中射出,目标直指杨穆的眼睛,黝黑的色泽映射在所有人眼中,带着不祥的预感,所有人都转为震惊与惶恐,想要用尽全身力气做些什么,然而太近了,实在是太近了。

杨穆也停在原地,面上不显,眼睛微合,精神高度集中,却没有其他动作。

此时,攻击已出,蓝衣书生的话音丝毫未变,继续未说完的话,“只说是林家大爷叫人做的···”

突然,立于杨穆身边的两人一人伸出手中武器挡在杨穆眼前,另一人带着杨穆后撤,这一挡一退之间,攻击已被化解。

蓝衣书生也立马被旁边的人拿下。

一场乱象归于平静。

张虎带着人进行审讯以及安排就地扎营的事,杨穆倒是对眼前的两个青年比较感兴趣。

“属下卫六、卫九参见王爷。”刚走进临时为杨穆搭建的帐篷,那两个最后出手的青年就对杨穆行礼。

杨穆饶有兴趣,“暗卫?”

“是,属下奉圣命保护王爷,听从王爷调遣。”卫九明显在两人中占主导地位。

没说时限那就是把两人送给自己,皇上送的不管好坏都要接受,再说,杨穆对古代的暗卫还是很感兴趣的,倒是很乐意有两个实例摆在眼前。

“既然跟着本王,就别用暗卫的代号了,你们进入暗卫之前有名字吗?”杨穆决定还是给点人权,毕竟姓氏代表传承,名字代表家人美好的期待与祝愿。

“请王爷赐名。”

杨穆觉得自己想的太多。

“那就武留,武久。”起名废不可怕,会用谐音就好。

“谢王爷。”

余平通报张虎来了,杨穆示意武留、武久二人先行退下,张虎进来时和二人打个照面,点头示意,然后行礼。

“那个叫金贤的书生已经死了,提前服了毒,什么都没问出来。流云寨是这一片比较有名的土匪,鹿县多山,流云寨劫道之后就躲进山中,当地官府多次设伏围剿,都无功而返,只能警告来往商旅加派护卫···流云寨的老大有勇无谋,是金贤一手扶持起来的,流云寨的事务表面上由他处理,实际上都是由金贤做主。”

说了一下基本情况,张虎接着道,“前几天有一个自称林管家的人找到这伙人,说季家有一批重要货物从一线天过,由于过于重要,季家已和官府打过招呼,以朝廷的名义行走,林管家承诺流云寨只要截下这批人,就能拿到十万两白银,并先付了三万两定金···季家和林家都是辽东有名的商家,两家商场不和众所周知···”

杨穆听着始末,倒是觉得有意思,显然有人针对自己,借着流云寨的手扰乱局势,连珠箭和最后的偷袭才是重要手段,目的就是要自己的小命。

回想整个事件,杨穆问道:“射出连珠箭的人抓住了吗?”

“没有,找到射箭的地方时,已经没有人了,根据留下的痕迹,射出连珠箭的是一个壮年男性,潜伏了一天左右,偷袭之后立即撤离了。”

“本王很是好奇,他们既然肯花费十万两,又有一环接着一环的计划,为什么实行起来做的如此粗糙,若是直接在山顶堆满巨石,铺天盖地从天而降,就是大罗神仙也难逃此劫。”杨穆觉得这次计划做的很好,如果这次袭击的石块再大一点,数量再多一点,再摆上几架巨弩,那就是十死无生的局面。

张虎对杨穆问的问题并不意外,他自己也疑惑过,“一线天地质特殊,无法就地采集石块,想要在崖顶使用石块,必须从山脚下往上运,而一线天路窄山陡,行人上下都不容易,更何况携带几十斤重的石头。此外,给流云寨的时间也太短了,只有两天的准备时间,所以山上的石块并不多,而且重量有限。”

知道了问题所在,杨穆也不深究,金贤这颗棋子埋了几十年,现在为了行刺杨穆暴露,最值得怀疑的就是现在与大宣交战的草原蛮族了。如果是这样,那么估计其他几位皇子就任的路上也不会那么平稳。

事情已经发生,关键人物已死,深查也不是一时半会的事,倒是另一件事就在眼下。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OjHJb0JOHV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