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两男一女吸乳 和彭阿姨在长途车上

好看吗?

艾萌下意识地想回答“好看”。但是不好意思说出口。

肖叶一脸严肃的表情又说:“我脸上有花儿啊?”

艾萌只好嬉皮笑脸地回道:“肖老师,你还是别让我当课代表了。”

“为什么?”

“那个……我语文不好,你应该看过我上学期期末的成绩吧?我偏科,特别偏,所以……还是让学的好的同学当吧?”

肖叶笑了:“不,就让你当。”

“为什么?”艾萌不懂了。

“这样你就不好意思不好好学了。”肖叶说着,动手在一摞卷子里翻找着艾萌的,大概看了两眼,赞叹道:“字写得不错嘛。”

艾萌得意地弯了弯嘴角。

“等会儿……”肖叶瞪大了眼睛,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艾萌说自己语文不好了。

卷子里有一篇课外短文阅读,其中一道题是问,作者写下这句话时的心情是怎样的?标准答案是伤感的。

艾萌同学的答案:作者自己知道。

肖叶真想直接把卷子扔到艾萌身上问问她好意思吗?有这么答题的吗?但是出于多方面因素的综合考虑,她还是忍住了。

“没事了,你回去上课吧。”

艾萌笑着离开。她决定今天语文课好好听讲吧。因为——肖老师的耳朵很好看。

××××

一周以后,艾萌终于拿到了校服。里面是夏装的白色短袖POLO衫,外面是宽松的运动服和长裤,蓝色和白色的迷之结合,无论换城市还是换学校,都不过是换了一种丑法。

金威看到穿着校服的艾萌,发自内心地赞叹道:“同桌,这校服,咱们班除了宗晓瑄,也就你能穿得这么好看。”

“呵呵。”艾萌无奈地笑了两声。好歹是句奉承话,她理应给个回应。

“同桌,你作文咋写的?我可是把你一顿夸啊,估计肖老师看完都得忍不住给你点个赞。”金威说完一脸期许地看向艾萌。

语文课留了个作业,写一篇关于同桌的800字作文,金威真是百度了一个多小时,才拼凑成那么一篇文绉绉的文章,直把艾萌夸成一朵花。

艾萌没理他,从书桌堂里掏出语文课本摆在桌上,趴了一下,觉得不够高,又拿出语文练习册垫高,自习课用来睡觉最好不过了。

只是才睡了两分钟,就被人吵醒。

班长宗晓瑄站在前面用全班都能听到的音量喊:“艾萌、金威,肖老师叫你们去一下办公室。”

金威心想难道是我作文写的太好了,肖老师要表扬我?这可是头一次和好学生一起被叫到班主任的办公室啊。

艾萌抬了抬眼皮,默默起身走出教室,她心知肚明,准没好事儿。

果然,肖叶没什么好脸色,“把门儿带上。”

金威听话地去关门,也生出一点儿不好的预感来。

肖叶看了看这两个人,欲言又止,先说哪一个呢?一般来说要先狠批好学生,但是毕竟是个女孩子,还是先从金威开始吧。

“金威,把你这作文给我读一遍。”

“啊?”

“啊什么啊?难道让我给你读?”

“哦……”金威接过自己的作文本,翻开那篇关于艾萌的作文开始读起来:“芦花盛开的时节,秋风正轻轻吹起。淡淡清风中,她朝我走来……”

读到这里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地看了艾萌一眼,就见艾萌看傻子一样看着自己,金威愣了一下。

肖叶忍住笑:“继续念啊。”

“初次见她,穿着雪白的衣衫,犹似身在烟中雾里,看来约莫十六七岁的年纪,面容秀美绝俗,神色间却冰冷淡漠。当真洁若冰雪,却也是冷若冰雪,实不知她是喜是怒,是愁是乐……”

艾萌心底暗骂了一句“有病啊……”

金威也不好意思再读下去了,轻轻咬着下唇看向肖叶。

肖叶绷住笑意,问他:“抄的吧?抄的是什么知道吗?”

金威嬉皮笑脸:“肖老师我错了。”

艾萌也忍不住吐槽:“你以为你是杨过啊?”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OjDgh0dODh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