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校花女友被大叔调教 宝贝最大号按摩棒塞住了

“你今日说带我来看热闹的,现在怎么热闹不看好就走了。”雪鸢踢着脚边的石子,问着走在一旁的寒木歌。

“热闹,看最精彩的部分就够了。”

“喂,我说,其实你今天主要的目的是那个夕文林吧。”雪鸢眨巴眨巴眼,一脸的促狭。

“他的琴音和霜雪的舞一样,极为难得。而且他是三皇子,寒黎瑜。”

“是他?”雪鸢一怔。

寒木歌抬眼看去雪鸢的神色,“怎么了。”

“霜雪她让我多照顾照顾寒黎瑜这个人。”说到这件事雪鸢也大为奇特,霜雪那天对她说出这话的时候,她差点就抬头看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

“还有吗?”

“没了。”雪鸢摇了摇头,她到现在还以为霜雪那丫头喜欢寒黎瑜,而且寒黎瑜琴好,霜雪舞好,两人正好般配。

“怎么,以你的性子没问?”她不信学雪鸢会不好奇到底是怎么回事。

“问了,可霜雪丫头是什么性子你又不是不知道。”雪鸢重重的叹了口气,霜雪根本就是软硬不吃,她看她就算是死缠烂打了也不一定有效。

“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雪鸢双眼亮晶晶地看着寒木歌,她觉得,惊天的内幕就在眼前。

“不是你想的那样。”寒木歌失笑,雪鸢也是活了两世的人了,心智成熟的她偏偏在她面前露出小女儿姿态。她知道,雪鸢是把她当姐姐一样放心的依靠。寒木歌宠溺地摸了摸雪鸢的头,把事情缓缓道来。

“还记得那日我带着徐良去了凝香阁后院见你吗?”

雪鸢颇为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那日她还无礼的赶走了徐良。

寒木歌似是也知道雪鸢心中所想,她也有些好笑:“这事与无双师傅有关。”

在寒木歌娓娓道来的话中,雪鸢明白了事情的大致来龙去脉。

寒木歌和霜雪同为无双的弟子,那日她和徐良还有霜冰因为琴音结识了寒黎瑜,想来霜雪是从寒冰口中得知,从而无双也知道了徐良和寒黎瑜有私交。不久后,寒木歌就收到无双的消息,让她带着徐良去无双。九九折折的弯绕过后,无双见谅徐良句句不离寒黎瑜,要是说寒黎瑜和无双没关系,她也不信。霜雪会和雪鸢说多关注寒黎瑜,想来也是无双的嘱咐。

不过,响起那日徐良汗湿的手和徐良全身心的相信,寒木歌想她这辈子心底都会为徐良留下一处柔软了。

“那你可打听清楚了无双和寒黎瑜的关系了?”雪鸢问道。

“无双师傅很在意寒黎瑜,今日那个夕元青一身的武艺很无双师傅有七分的相似。”寒木歌顿了顿,又道:“至于到底是什么关系,我还没查探出。”

雪鸢也是明白的,这件事寒木歌根本就放不开手脚去查,无双是寒木歌的师傅,寒木歌探查无双的事如果被发现定会惹无双不喜。雪鸢甚至能想到无双知道这件事后会对寒木歌说:你是我徒弟,不过让你办件事,你便到处查探,何必如此,有什么直接问便好。

雪鸢嘴角微微勾起嘲讽的弧度,她支持寒木歌的任何决定,就算有一天这件事暴露在无双的面前,她也会为了寒木歌怼回去:是你藏着掖着不肯告诉寒木歌,反倒要我们糊里糊涂的办事。

“小歌,我不喜欢你的师父无双,很不喜欢。”雪鸢难得冷着脸跟寒木歌说话。

寒木歌丝毫不恼,捏了捏雪鸢紧绷着的脸,道:“她又不是你的谁,凭什么就得了你的喜欢。”

“噗。”寒木歌这话可是把雪鸢的地位凌驾于无双之上,雪鸢心中大为欣喜。

“该尽的情谊我自然还是要尽的。”寒木歌自有自己的判断,无双待她好,她晓得,这份好的源头大多是来自寒暃的托付。和韩流真心实意的待她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至少韩流待她好,只是因为她是寒木歌。

“霜雪当真什么都没有和你吐露嘛?“

“吐露什么?”雪鸢疑惑的抬头,对上寒木歌的目光才明白过来。她摇了摇头:“没有。”

“哎。”寒木歌轻声一叹,任由雪鸢挽着手臂,转过一处拐角道:“霜雪是女孩子,故而是重情了点,只是身为凝香阁的决策者,当以凝香阁的利益为重。”

“太严重了吧。”雪鸢心底还是很喜欢霜雪那个长袖善舞清清冷冷的丫头的,忍不住为霜雪开口说话。

“照顾寒黎瑜这件事她也能办到,但毕竟她能力有限,所以她向你求助。可是她不给你一个交代,那是因为她担心自己会说错什么给无双师傅惹麻烦。从这里就可以看出了,霜雪把无双看的比凝香阁重。”寒木歌说到这里看着雪鸢弯了弯嘴角:“看的比你重是绝对的。”

雪鸢生气的鼓起了腮帮子,这个寒木歌就知道埋汰她。她喜欢霜雪,她想霜雪也喜欢她的,只是霜雪的喜欢的人中她怕是属于分量轻的那一批。

寒木歌又揉了揉雪鸢的脑袋,“你慢慢的把雪鸢的权移一点给霜冰。”

“霜冰可是把霜雪当个宝贝疙瘩宠着的,要是让他觉得霜雪委屈了,他可能就直接撂挑子不干了。”

“所以移一点就好,这一点权必须鸡肋,让霜雪和霜冰心里都能有个底。至于这一点是多少,我想你一定能把控好的。”

雪鸢努了努嘴,“好呀,不过是今晚带我听了场琴音,现在又给我出难题使唤我了。”

寒木歌和雪鸢一路说说笑笑,朱红色的宫门渐渐露了出来。

“现在天色尚早。”

雪鸢抬头看了看柳梢上的月牙,“天色不早了呀。”

寒木歌微微摇了摇头,笑道:“品几壶美酒,吃一桌子好菜的时间还是有的。”

“你饿了?那我们去吃点东西。”雪鸢哈哈一笑。

寒木歌又摇了摇头,把手从雪鸢环着的两臂中抽出:“不是我们,是我,佳人已经在你的房中等你了,你快去吧。”

雪鸢一怔,不明所以,突然反应过来,定是是皇甫来看她了。她眼睛一亮,迅速转身就要用轻功离开。

寒木歌了眼疾手快的拉着,忙道:“别急别急,皇甫跑不了的。”

“哎呀, 你还有什么事。”

寒木歌忍了忍,终于还是抬手给了雪鸢额头一个爆栗:“你个重色轻友的。”深吸了口气又道:“刚刚和你说的事你就立刻着手去办吧。这几天你就和皇甫好好呆几日,下一次你在进宫怕是什么都开始了。”

雪鸢了然的点了点头,狠狠地抱了一下寒木歌,“这几日你小心。”说完她就毫不犹豫地转身,连跳带跃的,欢欢喜喜的飞走了。

寒木歌提气,正要神不知鬼不觉地闪入皇宫时,突然从后面扑上来一股力道。

气息很熟悉,还未靠近寒木歌就知道没有危险,现在靠近了,寒木歌也知道来者何人,不禁骂道;“死丫头,刚刚还怪我拦着你,现在不拦你了,你不去会你的相好的,又来干什么。

雪鸢嘿嘿一笑,待寒木歌转过身来,说道:“我有一件很重要很重要的事别问。”

“说。”

雪鸢眯了眯眼,“我想问,如果有一天我和凝香阁的利益起了冲突,你......”

寒木歌轻轻的叹了口气,抱住了雪鸢:“我们再世为人,多了很多牵绊,但我自问,没有什么能重要的过你去。”

雪鸢一下子红了眼眶,挣扎着出了寒木歌的怀抱,“你故意说这话哄我,好让我开开心心为你办事。”

雪鸢说完这次头也不回的跑了,被感动到的泪水也滑落下来。

“还是小孩子。”寒木歌浅浅一笑,就转身回了宫。

今夜,是个多事之夜。

寒木歌回了宫并没有去安置,而是转身去紫鸩的房间。

“吱吱,吱吱。”主人,主人。

寒木歌抱住扑上来的赤焰,顶着屋里三个人的目光坐到了桌子上,“你们这里还真是热闹。”

“不知郡主深夜来访有和要事。”墨蝠不善的看着寒木歌。

寒木歌扶着赤焰皮毛的手一顿,这墨蝠的态度不对劲。她暗暗和赤焰交流:“赤焰,怎么了?”

“主人,主人,蓝鸲有危险。”它是只狐狸,墨蝠三人并不知道它会思考能和寒木歌沟通,而且蓝鸲喜欢去哪都抱着它。今日的事情它断断续续听到一点,但听得不全面,只得了个模糊的消息,尉迟百傲要除了蓝鸲。

蓝鸲喜欢赤焰,同样的赤焰很喜欢这个气息纯净,会温柔的抚摸着它的毛发的淡漠的少年。赤焰立刻毫不耽搁的把今晚墨蝠三个人的对话事无巨细的统统告诉了寒木歌。

赤焰知道的不多,也不少,寒木歌根据有限的消息,心里隐隐有了个大概,她抬头直视墨蝠,直截了当的开口:“尉迟百傲容不下蓝鸲了?”

墨蝠眼神发冷,眼底的杀气升腾翻滚,直直地落在寒木歌身上。

而寒木歌话中的另一个当事人却连丁点反应都没有,不,是有的,很淡漠的反应。蓝鸲自从赤焰从他怀里溜走后就双手环胸,依靠在柱子上,淡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OjDQB2dODB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