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师弟后面不要了好大 穿越做游戏要和各种男主h

“喂,你赶紧喝药”佘怀芳端了一碗黑乎乎,气味刺鼻的药汤给薛洋。看薛洋毫无反应,他臭脾气又上来了,“你赶紧的!没给我魔焱花,你不许死!”那薛洋还是一动不动,也不接汤药,佘怀芳强忍住摔碗的冲动,又道“不管你还拼不拼那碎不拉几的魂魄,魔焱花我都要定了,你要是不想麻烦了,我现在就帮你把那魂魄打散。”听了这句,薛洋突然用恶狠狠的眼刀子刺到佘怀芳脸上,佘怀芳给他看这一眼,又想泼他汤药了。

“想拼就赶紧喝药,你都耽误两天了,我没那么多时间跟你耗,本堡主忙得很。”闻言,薛洋终于坐起身来接过汤药,一口气灌了下去。想来那汤药味道一定很精彩,以至于薛洋喝完之后的脸色也可以用精彩纷呈来形容。佘怀芳看了他这表情,突然就开心了,觉得终于出了口恶气,欣赏够薛洋难受的表情,他终于从怀里掏出一颗糖给薛洋,“喏,吃吧”。

薛洋看到他手上拿着的糖,突然像被人下了定身术般,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的手,像要把佘怀芳的手掌盯出一个洞来。佘怀芳给他看的很不自在,又觉得这人真是不识好歹,就要收回手。薛洋瞬间就从他手里抢过那糖,塞到自己嘴里,这发生在电光火石间的事情,让佘怀芳反应不及。等他反应过来,瞬间觉得很无语“难道我会跟你抢糖吃吗?”......

薛洋又养了两天,在佘怀芳不停给他灌难喝的药和各种奇怪的、说不出名字的东西,并一天三次的催促他赶紧动身之后,就和佘怀芳动身往南方回去了。

要寻这早不知道附着于和人何物的几缕魂魄,何止一个难字。听了佘怀芳的建议,他说晓星尘的魂魄很可能去了生前喜欢呆的地方,或者不舍得的人身边。

第一个想到的,晓星尘不舍得的人,那应该就是那宋岚,宋子琛了。薛洋心里很是生气,同时伴有的还有不甘心,怨恨和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这些情绪积压在他胸口,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阴郁,眼里时刻都能看到一种仿佛要毁掉什么东西的恶意。一路往义城上,两人摩擦不断,佘怀芳是到哪砸哪,薛洋是嘴里带毒,一嗞一个坑,两人谁都没讨到便宜就是了。就是为难了跟着佘怀芳的两个仆从,不是跟店家道歉赔钱,就是拉架被牵连,挨了几记肘击。

终于到了义城,薛洋带着佘怀芳一路走到当初他和晓星尘栖身的义庄。一进到这小小的义庄,薛洋脑子里闪过的都是和晓星尘生活的那几年。这里有每天都让他充满期待的清晨,每天都很安心的夜晚。他这一生,从未有过那么安稳又满足的感觉。

小时候他担心的是明天找不到食物会饿死,担心会被大一点的乞丐赶出栖身之地。长大之后每天担心被人爬到头上,用尽各种手段去让别人怕他。总想着要向常家复仇,总怕会被人取代,对别人再无可利用的地方,这样的日子是薛洋过惯了的,他从没想过,还有这样平静的日子。这平静的时光是晓星尘给他的。一开始他只想报复晓星尘的,他想欺骗他伤害他,最后再将他一点点的杀死。是什么时候忘记了要报复晓星尘的呢?薛洋有点想不起来,是晓星尘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还是每日相对时晓星尘对他的毫无防备,微笑以待,又或者是晓星尘第一次给他那颗糖的时候... ...

“发什么呆!蠢货!带我来这破烂地方干嘛?不是要寻找魂魄吗?!”佘怀芳特别讨厌薛洋出神想别的事情,这时候的薛洋会对外界的声音置若罔闻,有时候露出可以算是温柔的笑意,有时候又显出很气愤的样子,牙齿咬得咔咔响,不管怎么样,就是不会理他了。佘怀芳想,我最讨厌别人无视我了!所以他推了一把站在树下发呆的薛洋。薛洋回过神来,用一种看臭虫的眼神剐了他一眼,指了指树下,“你们两个,挖这里。”指挥佘怀芳的两个随从挖地,薛洋又转身去了另一间小室。佘怀芳对于他指使自己下属干活的行为不置可否,看他走了,也想跟过去,哪知刚到房门口,薛洋就当着他面甩上门。佘怀芳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差点吐血。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OjDJA1hODA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