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女兵被部队领导玩耍 好硬好涨老师受不了了

当长老和族长赶回来时,只见族地的结界全数消失,而孔雀妖宫本在附近的宫人也尽数撤去。他们诧异无比,在族人那里得知是颜裳回来解救了他们。族长几人当即就蒙了,他们知道在族中的最后一片通天镜碎片也失落了。当年天人族一役他们不仅趁乱得到了许多宝物,而且还带走了一个仍在襁褓中的天人族婴孩,那正是颜裳。天人族天资都很高,所以族长决定把那婴孩培养起来。却不曾想这孩子竟然如此命薄。

他们回族中把夜笙的神识放进了一朵白色莲花中,这是一朵早已化形成妖离去的花妖褪下的旧壳,上面还遗留着花妖当年的些许妖力可助夜笙恢复,而且此花亦可作夜笙重生蜕变的茧。做完这些后族长和几位长老合力封锁了族地四面,打算自此与世隔绝。

卿月被带回妖宫后公主想了很多办法都无法取出通天境的碎片,最终恼羞成怒把卿月带到了妖宫地下的永恒暗室。这里是专门囚禁妖宫必死之人的,里面是永恒的黑暗。卿月被打入了其中,刚进暗室就感到一阵阴寒的气息,还没来得及反应她的双手就不由自主的张开,而后两根锋利的铆钉直直的刺入了她的掌心,痛!钻心噬骨的痛,她紧咬下唇,唇破,渗出了鲜红的血丝。“砰”铆钉重重的钉入墙面,她被钉在了这暗无天日的暗室中!蓦然间她似乎又看到了那个画面,她白发苍苍,如同枯槁,被双手就这样被钉在墙面……就是现在吗?

“嗵”沉重的门关上了,无尽的黑暗笼将卿月淹没,她感觉自己全身的力量正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抽干。诅咒之力!公主后来三番两次的侵入她的识海挑战天妖心石,还把封印天妖心石和抵抗诅咒之力的炎魔黑晶给打破了一个缺口,现在诅咒之力正借机侵蚀着她的身体,吞噬她的力量以此来攻破黑晶。她的修为被封根本无从抵抗,只好在这看不到尽头的黑暗中,忍受自己一点点虚脱。长发散了下来,竟开始寸寸如雪,她的皮肤也开始起了褶皱,一点点粗糙化。那恍然所见的一幕就要成为现实了吗?她不甘,但是却无法奈何那股无形却霸道的力量。这时她的额头忽然出现一道亮光,她感觉诅咒之力在快要侵蚀到她的灵魂时竟被那亮光阻挡住了!~那是什么?她以神识窥之内视其中哪亮光实在太刺眼了。她根本就看不清楚。为防神识被伤她赶紧退了出来。不过她隐约感觉那亮光就是通天镜的碎片发出的,因为她想不到她的身上还有什么可以阻挡诅咒之力。“嗵”这时从她身上掉出了一个白色泛着光泽的头骨,头骨的鼻骨上端还系着一根发带……

“好黑啊……”头骨骨碌碌的一边滚动着一边不满的嘟囔着。

卿月费力的抬起头,张开干裂的唇,唇上渗出了血……“哇……你怎么成这个鬼样子了……”头骨一看见卿月的样子惊吓万分,幽绿色的灵魂之火跳动着。

“闭…闭…嘴!”受不了头骨的聒噪卿月冷斥道。她虚弱的闭上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凶什么凶!”头骨嘟囔道。卿月眼前这漫无边际的黑暗中惟有头骨眼窝处幽绿色的灵魂之火发出的点点亮光跳跃着,只可惜她视线模糊只能看到光却看不到被微弱光线照亮的前方。她想到了活下来的无数中可能,却都一一被这绝境的事实否定。通天镜碎片虽然神奇却不能始终护着她,假如突然失效她该如何呢?她并不懂得使用阿!即使她的修并未被封,她也很难激发出碎片的力量。

头骨看了看卿月而后又环视了四周的环境它不想在这里多呆,于是以魂力漂浮了起来全力向黑暗中的墙面撞去,“嗵”坚硬如他它竟也不能撼动那墙壁半分,反而被弹了回来。“砰”它坠落在地,这地面竟也没有半分凹陷,卿月见此情景心下一惊,这暗室恐怕是以特殊的材料构建而成的,坚硬程度很难想象。

另一边宫祺等人近日在都城中驻留着,王家典籍库不是他们一介平民可以进入的。典籍库位于王宫内,守卫森严,不可能强闯只能想办法混进去。但是他们在都城一连呆了几天却依然没有找到安全出入王宫的方法。后来他们忽然想起一件事,据说当年孔雀妖宫曾在金桑国设有一个分宫,或许只要到孔雀妖宫找到他们的分宫分布图,就能知道金桑国的大体位置。但在都城为避讳王宫,因此不能出现别的宫殿,所以南陆的所有国家的都城都不会出现任何以宫为名的场所。所以几人分头行事,燕童和泽羽留在都城伺机进入典籍库,而宫祺则回返中心城市因为最近的地方只有那里有一个分宫。而中心城市中的公主早已乘着她的四头麒麟拉的车去了妖月城,她很想知道夜洵怎么样了。至于身怀至宝的卿月,她肯定以卿月的能力跑不出去,打算让她在暗室中自生自灭,反正不管她是死是活留下了她就等于留下了她身上的宝物,等看完夜洵她就会主宫请教宫主取出卿月身体中宝物的方法。

宫祺来到中心城市已经是两天后,他在城中转悠了一圈打听到了分宫的位置。而后打算趁夜进宫抓个宫女问问。

孔雀妖宫的分宫虽然远比不上主宫,但却依然很是恢弘,比至卡墨王宫都没有几分逊色。到了夜间宫祺来到了妖宫外围,四方宫门都设有禁制,而且四周还有宫人巡逻。防守的严密度竟也不下于王宫!宫祺绕了几圈想起他和燕童泽羽第一次试图夜探王宫时的情景,那时正好碰上巡逻的禁卫军的换班。因此才有机会进去了一点,但最终还是被发现跑了出来,有惊无险。孔雀妖宫的宫人应该也会换班吧,他暗暗想道。于是他隐藏气息等待起来。

“你说那个被关到暗室的女人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了?”一个宫人走过,望了眼宫墙内说道。

“难说,她身怀至宝,没那么容易死。”另一个宫人道。两人叹了口气,而后都不说话了。

宫祺看了看四周,似乎这边只有这么两个宫人,事不宜迟,动手!他闪电般冲出直接一把捞向一个宫人。

“谁!”一个宫人惊呼,但宫祺速度太快,根本来不及反应就消失了,而等他反应过来是刚刚和他一起的宫人已经不见了。

他一惊,连忙大呼:“有人夜袭!”

宫祺带着那个宫人到了城百里外的一处山洞后才停下来,封住了宫人的修为。这时仔细一看才发现,那宫人是个容貌姣好的女子!

“你是谁!竟胆敢挑战孔雀妖宫!”女子并不害怕,而是趾高气扬的冲宫祺高声道。这就是有背景的好处?处在劣势还可以如此盛气凌人。

“这个分宫是否有孔雀妖宫的分宫分布地图?”宫祺懒得和这种势力小人废话,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你问这个干什么?”宫人看着宫祺俊美的面庞,皱眉问道。

“有还是没有!”宫祺逼近了她。

她毫不惊惧,眼珠子一转道:“有倒是有。”

“骗我只会让你死得更惨!”宫祺看着她的样子知道她可能会使坏,瞳孔缩了缩有些不悦。

“不信算了。”她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宫祺从怀中取出一颗红色药丸,一下子塞到了她的口中而后冷笑道:“不听话,它会收拾你的。”这是炎魔族的特有蛊毒。药丸入口即化她感到全身发烫,如同被火烧。不一会便香汗淋漓满脸通红,难受无比。这时宫祺以神识探入她的识海搜寻者她的记忆,却发现竟是一片空白!想必是为防妖宫机密泄漏所以在宫人的识海中都下了禁制,让人无法强行得知关于妖宫的一切。宫祺摸了摸下巴,看来要想知道些什么必须得从这女人口中问出了。

“说实话!”宫祺弯腰扶起痛苦伏地的她捏住了她的下巴,瞪视着他。

“有,有。我……我可以…带你去找……”她忍着痛苦咬牙道。

宫祺满意一笑,而后取出一颗蓝色的药丸掰了一半塞到了她口中,“等找到了我再给你另一半解药。”

蓝色的药丸冰寒无比,霸道的驱逐了所有的灼热感。她感觉舒服极了,抹去了脸上的汗径直向前走去,宫祺也跟了上去。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NnHUwwsNHQ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