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与特种兵的新婚之夜 穿越之我是小燕子

当夜幕降临,兴奋的气体已经抑制不住弥漫开来,人头攒动人声鼎沸,他们一行人穿梭其中前往赛场。亚瑟在前面领路,小天狼星跟在最后,将这些活力十足的孩子们保护在中间,以防被挤散了难找人。

从森林另一头走出来,他们走进了场馆巨大的阴影里。

“可以容纳十万观众,魔法部五百个工作人员为此忙碌了整整一年。这里的每一寸地方都施了驱逐麻瓜咒。这一年当中,每当麻瓜接近这里,他们就会突然想起十万火急的事情,匆匆地走开…愿上帝保佑他们”他向众人解释道说,领着大家走向最近的入口处,那里已经围满了许多大喊大叫的巫师。

“一等票”入口处的那位魔法部女巫师看了看他们的票说道“顶层包厢!一直往楼上走,亚瑟,走到最顶上”

通向体育馆的楼梯上铺着紫红色的地毯。他们和人群一起拾级而上,慢慢地那些人流分别进了左右两边的看台。亚瑟率领一行人一直往上走,最后到了楼梯顶上。他们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小包厢里,位置在体育馆的最高处,而且正对着金色的球门柱。这里有二十来张紫色和镀金坐椅,分成两排。他们居高临下可以观看整个金光四射的场地。

包厢里除了家用小精灵闪闪外,没有其他人。这次哈利并没有多问什么。小克劳奇因该还在那个位置坐着,但还不到揭穿他的时候,他需要小克劳奇潜进霍格沃茨换门钥匙。

罗恩正摆弄着哈利送给他的全景望远镜,赫敏正在急切地翻看她那本天鹅绒封面的带流苏的比赛说明书。

“比赛前将有球队吉祥物的表演”她大声念道。

“哦,那永远是值得一看的”亚瑟说“你知道,各国家队从本国带来一些稀奇的动物,要在这里做一番表演”

在接下来的半小时里,他们所在的包厢里渐渐坐满了人。亚瑟不停地与人握手,基本上都是魔法部的官员和有身份的巫师。珀西一次次地匆忙站起来,看上去就像坐在满身是刺的豪猪背上。当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本人驾到时,珀西因鞠躬鞠得太低,眼镜掉在地上,摔得粉碎。他尴尬极了,用魔杖修好镜片,然后就呆呆地坐在座位上。当康奈利·福吉像老朋友一样向哈利打招呼时,珀西朝哈利投去嫉妒的目光。哈利知道福吉的真面目,他并不像表面那样友善随和,他是个愚蠢至极自欺欺人的蠢货。

“哈利·波特,你知道的”他大声告诉保加利亚的魔法部部长,那人穿着华丽的镶金边黑色天鹅绒长袍,看样子一句英语也听不懂“哈利·波特…哦,想一想看,你应该知道他是谁…就是那个神秘人手中死里逃生的男孩…你一定知道他是谁了吧?”

“您好,我是哈利·波特,很高兴认识你”哈利用流利的保加利亚语跟他问好。

“噢!我知道,那个伤疤,大难不死的男孩,真高兴你会说保加利亚语”保加利亚魔法部部长立刻兴奋地用手指着他额头。

“太棒了!我跟他说话得解释半天”福吉惊喜对哈利说道“我对语言不太擅长,碰到这类事情,就需要巴蒂·克劳奇了。啊,我看见他的家养小精灵给他占了一个座位…想得真周到,保加利亚的这些家伙总想把最好的座位都骗到手…啊,卢修斯来了!”

哈利微笑着转过头看去。挤进亚瑟后面第二排仍然空着的三个座位的,正是马尔福一家三人。

“啊,福吉”马尔福走过魔法部部长身边时,伸出手去“你好。我想你还没有见过我的妻子纳西莎吧?还有我们的儿子德科拉”

“你好,你好”福吉说,笑着对马尔福夫人鞠了个躬“请允许我把你介绍给奥巴隆斯克先生,奥巴隆斯克先生,他是保加利亚魔法部的部长,没关系,反正他根本听不懂我在说些什么。让我看看还有谁,你认识亚瑟·韦斯莱吧?噢!当然还有小天狼星·布莱克先生”

这一刻真是紧张。亚瑟和卢修斯互相对视着,纳西莎看着小天狼星,卢修斯冷冰冰的灰眼睛越过亚瑟,又看向了小天狼星。

“噢!真高兴布莱克先生能洗清自己的罪名,我听说时可是非常惊讶,听闻波特先生帮了大忙”卢修斯探究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扫动,小天狼星这才随意点了点头。

“是呀,我可不像某人那么轻松为自己脱罪,噢!或许不太容易…”卢修斯脸黑了一下,在福吉的眼皮下他还是没敢说出太过分的话。

“我教父的意思是说,非常感谢马尔福先生的惦记”哈利朝正在偷瞄他的德拉科点了点头,铂金小鸟又怂包的瞥开了眼。

要是换做平时,卢修斯会趁机试探哈利的情况,特别在知道一些小秘密之后,但最近他手臂上的东西,让他神经绷得太紧,这里人多嘴杂他不想跟救世主关系显得亲近。卢修斯有些僵硬的点了下头,便领着家人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讨厌的家伙”罗恩嘟囔了一句,他们重新坐下把视线转向赛场。接着,卢多·巴格曼冲进了包厢。

“大家都准备好了吗?部长,可以开始了吗”他朝福吉询问道。

“你说开始就开始吧,卢多”福吉和蔼的说道。

卢多抽出他的魔杖,指着自己的喉咙说道“声音洪亮!”然后他说的话就像雷鸣一样,响彻了整个座无虚席的体育馆。他的声音在他们头顶上回荡,响亮地传向看台的每个角落。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你们的到来!欢迎你们前来观看第422届魁地奇世界杯决赛!”

观众们爆发出一阵欢呼和掌声。几千面旗帜同时挥舞,还伴随着乱七八糟的国歌声,场面真是热闹非凡。他们对面的黑板上,现在显示的是:保加利亚:0,爱尔兰:0。

“好了,闲话少说,请允许我介绍…保加利亚国家队的吉祥物!”

看台的右侧是一片整齐的鲜红色方阵,此刻爆发出响亮的欢呼声。

“不知道他们带来了什么?”韦斯莱先生说,从座位上探出身子“啊!”他猛地摘下眼镜,在袍子上匆匆地擦着“媚娃!”

只见一百个媚娃已经滑向了赛场开始跳舞,媚娃的诱惑力对于男人们太大,但哈利已经见惯了这些场面,他只是轻微的脸红了一下,并没太大影响。音乐停止后,罗恩做出似乎要从跳板上跳水的姿势,呆在那里一动不动。

体育馆里充满了愤怒的吼叫,人们不愿意媚娃离开。赫敏正在唤着罗恩,罗恩正在精神恍惚地撕掉他帽子上的三叶草。亚瑟微笑着探过身来,把帽子从罗恩手里夺了过去。

“待会儿等到爱尔兰队的表演结束后”亚瑟说道“你就会需要它了”

“嗯?”罗恩哼了一声,张口结舌地盯着那些媚娃,这时她们已经列队站在赛场一侧。

“哈利怎么没像你这样”赫敏不高兴的发出很响的砸嘴声。

“现在”巴格曼的声音如洪钟一般响起“请把魔杖举向空中…欢迎爱尔兰国家队的吉祥物!”

紧接着,只听嗖的一声,一个巨大的、绿色和金色相间的东西飞进了体育馆,像是一颗大彗星。它在馆内飞了一圈,然后分成两个较小的彗星,分别冲向一组球门柱。整个赛场突然出现了一道拱形的彩虹,把那两个闪光的大球连接了起来。人群中爆发出“哎呀哎呀”的惊叹声,就好像在观看烟花表演。这时,彩虹隐去了,闪光的大球互相连接、交融,形成了一棵巨大的、闪亮夺目的三叶草,高高地升向空中,开始在看台上方盘旋。什么东西噼里啪啦地从上面落了下来,像金色的雨点。

“太棒了!”罗恩大叫,三叶草在他们头顶上盘旋,不断撒下巨大的金币,落在他们的头上和座位上。

“是爱尔兰小矮妖!”亚瑟在一片欢呼声中说,人们一边喝彩,一边还在乱哄哄地争抢,或钻到座位下面去捡金币。

“给你”罗恩高兴地喊道,将一把金币塞进哈利手里“还你的全景望远镜!现在你必须给我买圣诞礼物了,哈哈!”

“小矮妖的金币一会儿会消失”哈利将手上的金币往下一抛,看着金光缓缓坠落。

“什么!会消失”罗恩不可思议的大叫,哈利一把将他嘴捂上,按在了座位上。

巨大的三叶草消逝了,小矮妖们慢慢落到赛场上那些媚娃的对面,盘着腿坐下来,准备观看比赛。

“现在,女士们,先生们,热烈欢迎—保加利亚国家魁地奇队!我给大家介绍—迪米特洛夫!”一个骑在飞天扫帚上的穿红衣服的身影,从下面的一个入口处飞进赛场,他飞得太快了,简直看不清楚。他赢得了保加利亚队支持者们的狂热喝彩。

“伊万诺瓦!”第二个穿鲜红色长袍的身影嗖地飞了出来。

“佐格拉夫!莱弗斯基!沃卡诺夫!沃尔科夫!接下来是—克鲁姆!”

“是他,是他!”罗恩喊道,用他的全景望远镜追随着克鲁姆。克鲁姆是很优秀的找球手,哈利和他球场上相遇过,很值得敬佩的对手,可惜保加利亚只有他一个顶尖的职业选手,屡屡错过奖杯让人惋惜。

随后出场的是爱尔兰国家队,他们队内比较均衡,擅长打团队球。介绍完球队后,又请出了国际魁地奇联合主席,做为本次赛事裁判。

穆斯塔发跨上他的飞天扫帚,一脚把木箱踢开,四只球一下子蹿到空中:鲜红的鬼飞球、两只黑色的游走球,还有那只很小很小、长着翅膀的金色飞贼。穆斯塔发一吹口哨,也跟着那些球飞向空中。

比赛开始。哈利拿着全景望远镜仔细看着他们的阵型,爱尔兰国家队十分擅长队形压制,他们配合默契动作协调,唯有找球手林齐比不过克鲁姆的飞行技巧,克鲁姆的骗术飞行,是魁地奇历史上的一座里程碑。哈利慢动作回放了克鲁姆的朗斯基假动作,感叹了一下好技术,只可惜克鲁姆救不了这场比分。

克鲁姆鲜红的袍上闪烁着斑斑点点的鼻血。他轻盈地升到空中,高高举起拳头,指缝里露出一道金光。

记分板上闪动着比分,保加利亚:160,爱尔兰:170,而观众似乎还没有160,爱尔兰:170,而观众似乎还没有意识到究竟是怎么回事。然后,慢慢地,就像一架巨型喷气式飞机正在加速,爱尔兰队支持者们的议论声越来越响,最后爆发出无数喜悦的狂喊。

“爱尔兰队获胜了!”喜欢爱尔兰队的巴格曼喊道,似乎被比赛的突然结束弄得有些茫然“克鲁姆抓到了金色飞贼—可是爱尔兰队获胜了—天哪,我想大家谁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他为什么要这时候去抓金色飞贼呢?”罗恩尽管高举着双手,跳上跳下地欢呼,仍然不解地大声嚷嚷“他在爱尔兰队领先一百六十分的时候结束比赛,真是太傻了!”

“他知道他们永远也不可能追上来!”哈利盖过其他声音对罗恩喊道“爱尔兰队的追球手太棒了…克鲁姆只想根据自己的情况结束比赛,就是这样…”

“他真是非常勇敢,是吗?”赫敏探身向前,注视着克鲁姆降落到场地上,一大群场内医生用口哨驱赶着扭打在一起的小矮妖和媚娃,要他们为克鲁姆闪出一条通道“他的样子真狼狈…”

小矮妖们欣喜若狂地在赛场上空穿来穿去,被医生包围着克鲁姆的脸色更阴沉,他不让医生替他清理伤口,擦洗血迹。他的队友们也都围在他身边,他们摇着头,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就在旁边不远的地方,爱尔兰队的球员们高兴得手舞足蹈,他们的吉祥物向他们抛撒着阵雨般的金币。体育馆内到处挥舞着旗子,爱尔兰国歌从四面八方响起。媚娃又恢复到她们原来美丽的样子,不过一个个看上去垂头丧气,愁眉苦脸。

“我说,我们打得很勇敢”保加利亚部长用沉重的声音说道。

“你会说英语!”福吉说,语气非常恼火“可你让我整天在这里比比划划!”

“嘿,那是很好玩的呀”保加利亚部长耸耸肩膀。

“现在,爱尔兰队的队员在他们吉祥物的陪伴下绕场一周,魁地奇世界杯奖杯被送到了顶层包厢!”巴格曼洪钟般的声音说道。

哈利被一道耀眼的强光刺得睁不开眼睛,顶层包厢被神奇般地照亮了,使所有看台的观众都能看见包厢内的情况。哈利眯起眼睛看着入口处,只见两个气喘吁吁的巫师抬着一只很大的金杯进了包厢,把它递给了康奈利·福吉。福吉仍然一副不高兴的样子,因为他白白比划了一整天,想让保加利亚人听懂他的话。

“让我们热烈鼓掌,欢迎虽败犹荣的保加利亚队员上台!”巴格曼喊道。

七个吃了败仗的保加利亚队员上楼进入了包厢。下面的观众纷纷鼓掌欢呼,表示对他们的赞赏。

保加利亚队员一个接一个地走进包厢的两排座位之间,轮番与自己的部长和福吉握手时,巴格曼大声喊出每个人的名字。克鲁姆排在最后,一副很狼狈的样子,血迹斑斑的脸上,两个黑眼圈显得格外醒目。他手里仍然攥着金色飞贼。哈利注意到,他一旦落到地面上,他的动作看上去就不那么协调了。他的两条腿有点外八字,而且肩膀明显向前弯曲。可是当巴格曼报出克鲁姆的名字时,整个体育馆给予了他无比热烈的、震耳欲聋的欢呼。

接着上台的是爱尔兰队的队员。艾丹·林齐被莫兰和康奈利扶着,第二次坠地似乎把他摔晕了,他的眼神散乱茫然。可是当特洛伊和奎格利把奖杯高高举起、观众们爆发出雷鸣般的鼓掌欢呼时,林齐也咧嘴露出了笑容。

最后,爱尔兰队离开包厢,骑着扫帚绕场一周。这时,巴格曼用他的魔杖指着喉咙,低声说:“悄声细语”

“这场比赛,要被人们议论好几年”他声音嘶哑地说“真是一个意想不到的转折…只可惜比赛没有进行得更长一些…啊,对了…对了,我应该给你们…多少钱?”

双胞胎已经从椅子背上翻过去,站到了巴格曼面前。他们开心地笑着,伸出摊开的手掌。

“巴格曼先生可看清楚了,别把小矮妖的金币当金加隆给了”巴格曼正要将装金币的钱袋子递给双胞胎,听哈利这一开口手一抖。

“这里太刺眼,老眼昏花,老眼昏花”他咬牙切齿将金加隆掏出来付给双胞胎,便像火烧屁股一般灰溜溜的钻进了人群。

“噢!谢谢哈利,幸好有你”双胞胎感激的拍拍他肩膀。

“你们赌钱的事可不要告诉你们的妈妈”在大家慢慢走下铺着紫红色地毯的楼梯时,亚瑟恳求双胞胎说道。

“别担心,爸爸”弗雷德开心地说“这笔钱我们有许多宏伟的计划。我们才不想让它被没收呢”亚瑟迟疑了一下,大概是想询问他们宏伟的计划是什么,但他转念一想,似乎决定还是不问为好。

很快,离开体育馆返回营地的潮水般的人群就把他们包围了。当他们顺着被灯笼照亮的通道往回走时,夜空里传来粗声粗气的歌声,小矮妖们不停地在他们头顶上穿梭飞驰,挥舞着手里的灯笼,嘎嘎欢笑。最后,终于到了帐篷边,可是谁也不想睡觉。考虑到周围实在太喧闹了,亚瑟便同意大家喝完一杯可可奶再进帐篷。立刻,大家就为刚才比赛的事争论来。关于撞人犯规的问题,亚瑟和查理争得不可开交。哈利坐在小天狼星身边弯着嘴角笑着。最后金妮在小桌边睡着了,把一杯热巧克力全洒在了地上,亚瑟这才命令大家停止对比赛的争论,进去睡觉。赫敏和金妮钻进了旁边的帐篷,哈利和小天狼星回了自己帐篷。这时,他们仍能听见营地另一边传来的歌声和奇怪的撞击声,在夜空里久久回响。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NnFRkosNFk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