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爸爸叔叔0不要了 干爹别舔了不要舔那里

四皇子死了,带着无尽的惆怅离去了,若在大齐,他的一生本可以无限璀璨,受万人敬仰。

但却因为对圣人的幻想,断送了一切辉煌。

“剑儿!”齐皇仰天嘶吼,他双目淌血,猛的抱起齐皇,向着剑山之下走去。

“离殇!”一位老皇面露悲恸,颤声道。

“父亲!祖父,各位老祖,我已不配做大齐之皇,另立十四皇子为皇吧!”齐皇头发披散,凄惨无比。

说完此话,齐皇挥手将清灵弓扔给了一位老皇,抱着四皇子的尸体离开了,浑身弥漫着一股浓烈的悲意,虽正值壮年,但却给人一种迟暮的感觉。

几位老皇皆面露苦色,他们望着渐渐远去的齐皇身影,张了张嘴,却没说出话来话。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那个人回来了,手持阵图,仅仅一击就重伤了真武境大修士,此等战力,让众人惊骇,内心颤抖。

“徒儿!此子就是宁凡?果然天资无双,可怕至极!”三王师尊惊怵道。

刚才那两道剑气太可怕了,哪怕隔着很远,依然让他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那是一种万岁劫无法体会的感觉,令人颤栗。

姬天与雷震目光闪烁,他们望着齐皇渐行渐远的背影,彼此对望一眼,但终究是没有出手,不是不想,而是打不过。

哪怕齐皇受伤,也不是他两人能够抵挡的。

此时宁凡不出手,依然没有人能够将齐皇留下。

两人纷纷望向虚空中的宁凡,他们目光一闪,不由内心一震。

此时的宁凡竟然立在虚空中一动不动,他面露激动,嘴巴都快咧到耳根处了。

难道这货又要突破了?

雷震眼皮跳了跳,内心猜测,对于宁凡,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宁凡望着手中那颗晶莹剔透的种子,内心激动不已。

就在刚才,那颗种子之内散发出的剑意竟然引起了他灵魂之上那颗代表剑的道字。

那颗道字发光,有神秘道则流转,澎湃的剑意充斥整个灵魂海,但很平和,并没有对宁凡造成什么伤害。

在宁凡真灵盘坐的下方,整个灵魂海都沸腾了,泛起涛然海浪。

此刻,宁凡内心空明,他对剑的理解越加深刻,在脑海内造化,越来越纯粹,似乎那颗剑种之上爆发的剑意勾动了道字,让其显化大道。

此时,宁凡浑身发光,那颗剑种漂浮在他面前,竟然在颤动,似乎被宁凡体内那颗道字震慑。

他盘膝坐在虚空中,进入了悟道中。

“这……”

所有人都震惊了,在这时候,宁凡竟然进入了修炼中。

众人面面相觑,皆内心古怪,这货是怪胎么?怎么随时随地都能修炼起来。

皇室大军随着齐皇的离去也渐渐撤出了剑山,但几位老皇并没有离去。

皇室虽然随着剑宗老祖的出现已经无心再战,但此事并没有结束。

宁凡不发话,他几人根本不敢走。

实力摆在那里,哪怕宁凡在他们眼中还是稚子,但没有人敢不把他放在眼中。

“姬天!”一位老皇望了一眼虚空中盘坐的宁凡,随后望向姬天,开口道。

姬天转头,望向皇室那位老皇,他脸色不太好看。

虽然今日之事是那王护法在背后推波助澜,但皇室之人对昊天剑宗早有敌意,甚至可以追溯到那位开国老皇甄笑天身上。

是他泯灭真相,怕昊天剑宗的存在影响到他皇室的统治地位。

这几位老皇虽然此刻知道了真相,内心有悔意,加上有宁凡震慑,他们不敢再对剑宗有其他心思。

但他们今日毕竟是杀上了剑山,剑宗为此也损失惨重,甚至万岁劫强者也陨落了好几位,这笔血债,想要化解并不容易。

“何事?”姬天沉声道。

“皇室与剑宗本是同根,中间只是产生了误会,既然此刻真相大白,休战可好?”那老皇态度诚恳,满脸愧色道。

姬天闻言,并没有说话,他望了一眼残破的剑山,低沉道:“如今恐怕我说的不算!”

“姬宗主此话何意?”皇室老皇脸色一凝,低声道。

姬天指了指虚空中的宁凡,苦笑一声道:“那位才是今日的主宰,他不发话,你皇室之人敢走吗?”

姬天直接将一切甩给宁凡,他心中清楚,如今的皇室已经拥有足够的实力与剑宗死磕。

再战下去,双方谁也占不到便宜,只会增添死亡,况且那老皇手中的清灵弓着时让人生畏。

皇室老皇闻言,望向虚空中盘坐的宁凡,眼皮跳了跳。

宁凡刚才所展现出的战力让他胆寒,那两道剑气太璀璨了,他丝毫不怀疑,若自己被斩中,绝对不会比四皇子强到哪里,很可能也要陨落。

剑山与皇室之人皆原地不动,目不转睛的盯着宁凡。

而围观的各大家族也没有走,他们很想看一看,双方会如何结束这个僵局。

同时,对于宁凡他们很好奇,皆想看一看他将突破到何种境界。

宁凡浑身璀璨,盘坐虚空中,他双目紧闭,宝相庄严。

在他周身,阴阳二气垂落,其中有阵纹闪烁,神秘的道则流转周身,让人生畏。

“此人太可怕了,竟然同时悟出了阴阳道与阵道。”此时,有大家族老祖目露惊颤,低声道。

“宁凡此人悟出阴阳道早有传闻,但他的阵道是何时悟出来的?”有人开口道。

“没想到十三被困阵宗竟然收获这么大,暗,我们要不要也去拜访一下那阵宗?”此时,阴土夜王郑重道。

“夜!你是想阵宗之上在多死几个万岁劫么?”暗王撇了撇嘴。

暗王与冥王皆脖子一缩,不再说话。

当日他们虽然没在现场,但阵宗之上发生的事他们却无比清楚。

阵宗宗主自划禁地,万岁劫在其面前当真如蝇虫般,一巴掌下去拍死好几个,其实力绝对可怖。

“这宁凡倒是命好,不但自阵宗脱困,更是领悟了阵道!那可是前十大道之一啊,无论领悟任何一种,足以横推同境界各大天骄。”

夜王眸光黑芒闪烁,望着虚空中浑身璀璨的宁凡,满脸羡慕。

“宁凡领悟了两种!”暗王自嘲一笑。

“不!马上就要领悟三种了!”此时,三人的师尊神色郑重,低声道。

(//)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Nljlw0fNjQ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