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被17个农民工玩的校花公车 玉女校花的呻呤

“转瞬冰心,封!”灵力从她的手中传出,包围了她面前的灵兽,如同名字一般,那头灵兽一眨眼便被冰封,完全没有抵抗的余地。

看到眼前的冰块,洛雪很是开心,在回冰封城的路上,她们已经收获到了足够的战利品,并且以前所有的冰属性基本都用来唤醒霜华了,所以她一直用火属性示众,现在的她正在不断练习冰属性的使用技巧,毕竟这个的主格调就是水风属性,火属性的恢复速度相对而言太慢了一点。

听到洛雪的招式名称,白绫甚是无奈,只能说最简单的用纯粹的变异冰属性去冰封对手,也能被她想出这么个文艺的名字,也只能说洛雪太过于追求花里胡哨的东西了。

确认被冰封的灵兽已经死去,然后洛雪默默的使用火属性,小心翼翼的将冰给化开来,取出里面的幻兽,收下贵重的部分,然后用炼药的手法开始了烹饪……

“要是让炎坊主知道你用他教的炼药手法来烤肉,不知道他又会是怎么样的表情。”白绫在一旁吐槽到,然后,她也靠近了洛雪,慢慢的等待美食的出现,说实话,这种烤肉手法倒是很好,特别是加上一些药材后,还有滋补的药效,虽然味道甚是一般,可是对于已经在山洞里面存粮耗尽只能吃干粮的日子好多了。

“哼,我这叫锻炼灵魂力的运用,可以使我更加的集中!”洛雪狡辩道,虽然她只是单纯的为了提升美味度,可是她……没有配料,只有一些药材,所以说最多也只能改善肉质了。

就在她们吃的正好的时候,她们两人却是听到了周围有动静。

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洛雪拿出了流羽弓,上面开始凝聚出火焰箭,瞄准了树林的一个方向,手中的弓完全没有移动,仿佛一出箭就必定会射中目标。

林中传出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同时一个文面书生也从那个方向走了出来,只不过他好像完全没有在意洛雪手中的弓。

“不愧是有名的黑罗双刹,感知力果然恐怖,难怪能在佣兵团的世界中闯出名号来,在下佩服。”那人摇着手中的折扇,一步步前进,最终停在了距离二人百米之处,这个距离,洛雪有自信可以射中他,却不知为何,这个男子完全没有慌张的感觉。

“你是何人,找我二人有何事?”洛雪仔细地感知了一下此人的修为,发现此人的修为比自己要高,应该和现在的白绫相当,都在控魂高阶的样子。

“在下玉箫,乃是一个无名之辈,只不过今日,我是来向罗刹借一下你手中的弓而已。”玉箫报上了他的名号,也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我不认识你,当然不可能外借,至于武器,相信以你的修为完全可以去购买一个好东西了。”

“罗刹说笑了,谁都知道瀚星殿内的悬赏,只不过曾经听猎人佣兵团的团长说过黑罗双刹的手中有那把弓箭,可是你们却是消失了半年,真的让人好找啊。”玉箫摇动着手中的折扇,眼神之中满是贪婪,因为能突破实力的丹药还有地阶功法,真的很是迷人,显然,此人是从悬赏发出时就一直在寻找她们两个。

“猎人佣兵团?那是个什么东东,能吃吗?”虽然二人在佣兵团的世界中凶名远扬,可是她们不曾加入过任何的佣兵团,因为她们就是一个团,更何况,那么多佣兵团谁会一个一个去记啊,最多知道那几个最厉害的就完事了。

“哦?你们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他们的实力太差劲了吧,那么雪踪佣兵团,不,是白秋之你们应该知道吧,他当初可是拿了许多好处呢,只可惜,他自从进入玄冰山去找你们的时候,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玉箫仿佛在回忆着美好的东西,可是他那嘲讽的表情却是有着莫名的意味。

听到白秋之,洛雪对他还是有些印象的,毕竟让他给炎坊主传过话,可是现在看来,他好像遭遇了什么变故,并且一直在寻找自己,难道他也是为了那悬赏吗?

“哦,既然如此,那你就过来拿吧,只不过,不知道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呢?”洛雪眉头轻佻,这个人的目的已经十分明确了,只不过她不知道谁会发出悬赏找流羽弓,最大的可能就是那贪婪的猎人佣兵团了。

“哈哈,在下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自信的,那么罗刹,失礼了。”手中的折扇一瞬间合上,他的身影也一下子在那里消失了,然后转瞬之间便是出现在了十米开外。

洛雪对着白绫示意,让她现在别出手,因为腿部的伤,以前都是她和幻兽战斗,现在,她终于可以靠自己和人类战斗了,她要磨练一下自己。

手中的弓箭带着炽热的火焰袭向了玉箫,可是一个他却又是忽然消失又出现在了右侧,躲过了洛雪的攻击。

“咻咻咻。”三道破空声响起,灵力所凝结的弓箭再一次的攻向了玉箫,将他的走位封死,可是他却又是用那个诡异的步伐躲开了。

看到这个场景,洛雪也知道这个人的身法实在是过于诡异,虽然流羽弓的威力确实是强大,可是没有攻击到他,再强大的攻击都是白费,所以说她没有做多余的动作,只是收起了流羽弓,换上了别的武器。

“曾经听闻罗刹功法很好,能在百米开外射中奔跑的雪兔,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世人吹捧而已。”玉箫的声音在洛雪耳边响起,他调查过,此人好像是因为腿脚原因,无法大距离移动,所以说如果能躲避她的弓箭,那么此人就极好对付了,同时他也在暗中提防着一旁的黑刹,因为黑罗双刹最高战力,是黑刹。

看到黑刹并没有过多的动作,只是在一旁观战,他以为二人有了矛盾,看到同伴死去也毫无作为,可是当他听到黑刹的笑时,却是感觉到了不对劲。

因为本来必中的攻击,却是一下子落空了,那所谓无法大幅移动的罗刹,也已经远离了刚才的位置,这倒是让他十分的吃惊。

“这下倒是我失算了呢,看来别人的情报终究是有些问题的,没想到你居然隐藏的这么深。”玉箫拍了拍手,夸赞着洛雪,看来是那些人的实力不够,罗刹连动都懒得动了。

“无聊的情报。”洛雪挥着手中的剑,淡淡的说了一声,她真的没有想到还有人无聊到去分析自己,更何况,她以前又没有杀过人,为何要有人研究她啊。

她不知道,当一个人的名气超出一定范围后,有人因为害怕,有人因为好奇,有人为了自己的安全,都多多少少的会去探究这个人,这乃是别人的心理与猜测,不是她所能左右的。

“是小生大意了,那么接下来,小生也要动用全力了。”又是那个诡异的身法,他就是靠着这个身法曾经越阶打败了一个刚刚跨入凝神境的人,虽然那个人当时处于虚弱状态,只不过这也是一个令他自豪的战绩了。

摆出了相应的架势,洛雪也时刻注意着周围的环境,这个身法虽然诡异,可是这个境界,完全不可能涉及到空间的领域,那么应该就是某一种障眼法了。

突然间,洛雪手中的剑向右侧上挑,躲过了一道致命的攻击,可是她的衣服却是被削掉了一块。

“哦。不错的感压力,那么接下来呢?”能躲过这道攻击,让玉箫很是意外,看来罗刹有感知危险的能力不是吹的,只不过他十分的自信,他相信还在控魂的罗刹,不是自己的对手。

又是一道攻击,这一次却是出现在了她的后背,洛雪不会反手剑,猝不及防之下,被铁扇给击飞了。

洛雪从雪坑中爬起来,嘴角流出了一丝鲜血,这恐怕是她第一次体会到流血的滋味吧,毕竟以前可是有白绫庇护的,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

“咦?怎么才受了这么一点伤,不应该啊?”玉箫看到她的伤势很是吃惊,按照道理讲,受了他的攻击,伤势怎么说也应该比这重啊,可能是有着强悍的护甲吧,想了想罗刹有流羽弓,那么她有护甲也完全不会意外的。

没有多想,一个瞬身,他又出现在了她的背后,同样的,洛雪再一次的飞了出去,被这样吊打的她感到了一股憋屈,她发誓自己回去后一定要学习如何应对背后的攻击,这样太难受了。

看到罗刹多次被自己击飞,玉箫觉得很是好笑:“没想到大名鼎鼎的罗刹,后背居然是弱点,看来是将自己的后背完全交给别人了啊,看来你是完全没有经历过背叛的人啊,我倒是有些羡慕你呢。”

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洛雪知道原因,这也是她腿部受伤所无奈的地方,压根没有机会去学习这些东西,所以说,她也不打算孤军作战了。

召唤阵出现,从其中出现了一个穿着女仆装的小女孩,本来看到召唤阵的瞬间,玉箫便飞速的后退,可是看到是一个小女孩后,他又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没想到罗刹居然有这种爱好,看来也是个有趣之人,要不你直接把那把弓箭给我,我给你多找一些鼎炉罢了。”玉箫将她当作了那种将女孩子当作鼎炉修炼的人,于是便这般说到。

“寒冰,过来帮我个忙,看到那个摇着扇子大笑的人了吗?对对对,就是他,他的脑子不太好使,帮我打他可以吗?”洛雪指着玉箫,因为他说的话和他的作风和他的样子完全不符合,真的是让人……看了十分的不爽。

寒冰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然后它的小手在空中晃动,同时一个个细小的冰刺凝聚出来了,然后刺向了玉箫的头部。

拿出折扇挡在自己的面前,那些冰刺全部被击落了,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他又说到:“罗刹你让一个小孩子打我,倒是显得天真了些,不过,这个孩子的生命,为了让她不再受折磨,我就收下了。”

“唔……没想到你这么磨磨唧唧,和那唠叨的妇女一般,倒是我突兀了。”洛雪不耐烦的说到,因为这个人真的是,神烦。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NlGkh0rNGhZ.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