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恶魔的条件 师生 民国大佬的白月光

志保坐上了车半小时内赶到了酒吧。

“情人”酒吧,这是阿玛茹拉在东京开的店,是一座精致的小酒吧,走进去以后,从灯光到音乐到装潢,都能感受到阿玛茹拉那种柔软的女性风格。

在琴酒面前说自己是卧底,这种事和从20楼往下跳是一个概念:必死无疑,不过她步履匆匆赶到那家商场顶楼,拐过了几个弯,走进那家叫“情人”的酒吧后,才发现自己似乎做了一件有史以来最蠢的事——她忘记脱白大褂了。

于是,在慵懒而富有情调的酒吧里,她穿着深红色毛衣加白大褂格外显眼。她尴尬地垂着头,目光四下寻找着阿玛茹拉和花雕的身影。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琴酒家的小宝贝怎么越长大越冒失了啊,小时候明明是个聪明又谨慎的小女孩啊!”

循着声音看去,果然是花雕,她永远都有这个本事,不管场面多严肃,她都能把它变成搞笑演艺节目一般的氛围。

花雕一边笑一边扑了上来:“小~志~保~好久不见啊,听说你拿到代号了,我和阿玛茹拉她们连夜从美国赶回来的!结果你居然那么晚才来……啊让姐姐看看你回日本后有没有变瘦了?”

“不是姐姐,你已经是阿姨了。”阿玛茹拉扭着纤细的腰走了过来,脸上的笑容显然是在尽力忍耐让自己不要笑得太奔放:“你现在的样子看起来——你是刚从实验室里跑出来的吗?”

志保看到阿玛茹拉和花雕,顿时觉得无比亲切,无奈地笑着回答:“是啊,因为要给试药的小白鼠抽血,今天值班的女孩子从来没有接触过注射和抽血,不敢让她来,只好自己上阵了,谁知道,一只只抽过去,抽完了的时候就发现时间很晚了。再加上你们还打那种赌……所以现在是谁输了?”

“没有人输,是花雕自己说如果你赶不到她就去跟琴酒说自己是卧底的。”一个孤傲的声音在志保身后响起,皮尔森手里端了两杯鸡尾酒过来,她穿了一条侧开仿旗袍裙,一双细腿衬地玲珑有致,“恭喜你啊,Sherry,年纪这么小,没有任何成就,就拿到了代号……看来上面真的很看好你啊。”

皮尔森把另一杯鸡尾酒递给志保。

“谢谢。”志保接过酒抿了一小口,酒的味道有些甜,酒精味很淡,似乎是添加了很多的果汁和雪碧,酒的成分反而不多。

“不过我还是那句话,”皮尔森把空酒杯放到一边,“我还是很讨厌你这个小鬼,没有原因,所以请你没事都离我远点……”

然后,皮尔森双手环抱着,十分不善地昂首离开,转头却对着一位女调酒师露出了温婉妩媚的微笑,开心地聊着天,看来这几个人都是阿玛茹拉酒吧里的常客,看她那甜甜的笑容,标准的日系软妹,怎么就偏偏在她面前凶巴巴的?

“她还是老样子……”花雕摇摇头。

志保说:“没关系,谁还没有讨厌的人?她这样直截了当的告诉我,比起背后下手的人,我倒觉得她更让人喜欢。”

她想起了当年阿玛茹拉在琴酒中弹后告诉自己的事情:有一个叫贝尔摩德的女人,一直都意图谋杀他们家,甚至组织里有不少人怀疑,宫野夫妇的意外是贝尔摩德谋杀的。而她在美国遭遇到的两次枪击恐怖事件,也是贝尔摩德指使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贝尔摩德却没有被那位先生责怪。

内有贝尔摩德,外有神庙。自己还真是危险呢,难怪需要让琴酒来监护。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NkmlgoyNmg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