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妈妈用身体奖励我故事 爸不不要了太满了流来了

“你在想什么,那么好笑?”

“我一想到接下来能见到乔家一家,就很开心。”

“你和他们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那你呢,你为什么一直主动跟我示好,难道是为了想和顾氏企业合作?”

“你误会了,我没有这种心思,我只是觉得……你很像我以前认识的一个朋友。”

“哦,是吗。”

“但很遗憾,我不会和你成为朋友的。”

“为什么,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云乔看着窗外,抿着嘴角笑而不语,就好像她不屑于回答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

讨厌又如何不讨厌又怎么,她现在终归都是顾家的人,难不成你傅秦屿还有本事和顾家斗?不管他是藏着什么心思,在云乔心里都是不值一提的,根本不屑于了解。

见云乔清浅笑着,却不不答,这幅模样吊起了傅秦屿的心,让他有些难耐起来,手心忍不住紧了紧方向盘,“是不是因为顾北荣让你不要靠近我?”

话一出口,他又微微愕然,因为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居然下意识就说出来这么惹人误会的话来,就好像他在暗示着什么一样。

暗示着顾北荣才是那个多心的人,而他傅秦屿,其实是一片好心,绝无二意。

云乔意味深长地看着他,看到了傅秦屿眼底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她嘴角的笑意渐渐深了几分,道,“傅总是不是有点自作多情了,北荣他啊,才懒得理你呢。”

“北荣”这一声亲密的昵称,就好像一根无形尖锐的针,一点点扎进了心底,不痛,只是有什么东西明明在躁动叫嚣着,却是被涌出的血液堵住了,不得宣泄。

无时无刻不在告诉他,云乔是顾北荣的。

傅秦屿忽然不敢再面对云乔的眼睛,她变得好像能将他看透一样。

又像是为了探究什么,傅秦屿道,“你们感情,似乎很好。”

云乔轻笑一声,“感情不好为什么要在一起,傅总的话怎么越问越好笑了?”

她表面上风轻云淡,转而又心想,也就只有顾北荣不在身边她才敢这样说,这样明目张胆地利用顾北荣的身份,来为她的复仇增添更稳重的筹码。

傅秦屿彻底噎住了话头,默不作声,他心里是波澜不动的吗?当然不是的。

而事实是,他的确不如顾北荣。

等红绿灯的时候,云乔指了指另一条路口,“前面路口往左拐弯吧。”

“乔家的路不是往那边。”傅秦屿道。

云乔接着回道,“我知道,我要先去一趟超市。”

傅秦屿一愣,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我要给伯父伯母买点东西带过去,你上别人家里拜访,都不知道送礼的吗?”云乔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都多少年了,也不知道看望长辈要准备什么的道理吗,傅秦屿还真是白活了。

傅秦屿仔细一想,好像的确是这样,如果什么都不带过去就直接上门拜访,怎么说也是不太合情理,“好,那就去吧。”

两人下车进了超市里,傅秦屿好歹也是知道要买什么了,挑了不少补品什么的,虽然俗套又没有什么用,但却莫名表现出了一副很有诚意的样子。

在云乔眼里,却是滑稽可笑,因为她知道在乔家人心里,傅秦屿就算是把自己的命当做礼物赔给他们,也不可能得到原谅,因为他们的乔洛再也回不来了。

云乔也不客气,打定了主意要让傅秦屿刷卡的,索性见什么贵就买什么,一筐购物车都还没填满一半呢,就已经上千了,她还故意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

要走的时候,云乔回头看了一眼,有些不满意地摇了摇头,“就那么点还不够吧,毕竟傅总也不差这点钱对吗?”

比起欠乔家的,还远远不够呢。

傅秦屿从车里下来后脸色就一直有些黯然,也没有说什么,只是随着云乔去。

云乔见他不动声色,转头毫不手下留情地挑了不少昂贵的东西。

最后他们两个出去的时候,其实也就买了两包的东西,因为云乔故作嫌弃,挑三拣四的样子,想要浪费他的时候和精力,最后买下来的东西足足四五千,都是傅秦屿给。

不过傅秦屿好像不在意这些,云乔也权当这是一次小报复好了。

云乔走出商场的时候,“我来拿吧。”

“不用了。”云乔躲开,她又不是什么没手没脚的残废。

傅秦屿却是执意将东西拿在手里,“我是男人,重的东西就应该我来拿。”

云乔闻言笑了,跟在他身后走到了车辆的旁边,语气暗讽。

“傅总是对所有女人都那么绅士吗?可为什么之前林静婉在的时候,傅总都没什么好脸色呢,情侣之间吵架虽然正常,可傅总还是要多多关心敏感的女方才是啊。”

她笑容甜美,话语却如罂粟般带了毒。

傅秦屿皱眉,只是沉声道,“上车吧。”

云乔乐得看他一脸憋闷又没办法反驳的样子,心下冷笑,跟着上了车。

顾北荣不近不远地跟着,看着两人进了超市,过了一会儿提着东西出来了,远远看去云乔脸上还带着动人的微笑,傅秦屿还,贴心地帮她提东西,两人好似亲密不已。

难道云乔和傅秦屿早就认识了,而且还熟悉?那么她之前表露出来的讨厌傅秦屿,难道也都是为了保全自己的颜面,隐瞒和傅秦屿的关系,故意装出来的?

一幕幕发生过的在眼中划过,变得那么地疑点重重,错漏百出。

顾北荣手握紧了方向盘,心里升起怒气,他还以为云乔不是那样的人……

他一开始的确以为云乔是为了钱才答应嫁给他的婚约,毕竟顾奶奶就算执意喜欢云乔,但只要云乔不愿意,顾奶奶也是不可能逼她的,可她还是选择了答应这门婚事。

所以最初,他对这个丫头并不喜欢,甚至想要用冷漠和压迫将她从顾家逼走。

后来在和云乔的相处接触里,顾北荣又渐渐地觉得她不是那样的人,可现在这么一看……果然这个女人还是贪慕虚荣,谁有钱就和谁走的近!

像是泄愤地用力捶了一下方向盘,顾北荣带着沉沉怒火,开车走了,不再看他们一眼。

车上,云乔的眉头微微跳了跳,像是有些不安,她下意识地回过头去看向身后,可车水马龙一片的街道上,哪里看得出什么,最后只是略带疑惑地摇了摇头。

“身体不舒服吗?”傅秦屿见她皱眉,以为她有什么不适之处。

他总是不经意间将目光落在她身上,注意着她的一举一动,哪怕一个神情,就好像企图从中追逐寻找着某个熟悉的影子一般。

云乔实在不想回答他这种问题,悠悠地道,“傅总不觉得自己太喜欢问问题了吗。”

傅秦屿抿了抿嘴角,“我不过是简单地关心你一下而已。”

云乔哦了一声,“关心我对傅总有什么好处吗?”

“你为什么要把我想成那种人。”傅秦屿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云乔把他想得那么坏。

云乔面不改色地看着窗外的风景,“我不是很明白傅总说的是哪种,不如你说清楚一点?”

“我知道你的想法。”傅秦屿眼中是复杂的神色,他紧了紧方向盘,“网上说我抛弃妻子,所以你也觉得我罪恶不赦,是吗。”

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审判一般,他很是直接了当地说出了自己所谓的“罪名”,脸上却没有丝毫的愧疚悔意,好像理所当然,又或许是对他而已,这本就不是重要的事。

云乔这才回过身来,直直看向他,脸上也没有了风轻云淡的笑意。

没想到傅秦屿居然还这么坦然地认了,不对,这本来就是他自己做过的事,他本来就应该受千夫所指,而不是还能大摇大摆地做着大老板,享尽荣华富贵。

她的家人因为她的离去而日夜以泪洗面,她曾经为了他痛不欲生,肝肠寸断,凭什么傅秦屿可以置身事外,活得这样潇洒?

他凭什么!

真正应该下地狱的,是他才对啊。

她眼里暗藏着怨怒,带刺似的缓缓开口,“既然傅总也知道自己做过什么,那又何必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做过的样子,岂不是更惹人闲话,这种道理很简单吧。”

傅秦屿皱眉,语气也僵硬起来,“那云小姐难道就不觉得,在不清楚事情的经过和真相的情况下,就妄自揣测我的人品,这种行为也很让人反感吗?”

话音刚落,云乔却是笑了出声,这让傅秦屿不禁愣住,他开车没办法太走神,只能往身侧看过去一眼,但只是这一眼,他也看到了少女眼里冷漠的嘲笑。

就好像他说出来的话,又多么地不可信,甚至可以说错漏百出,毫无意义。

傅秦屿莫名地有些心虚起来,他面对着这个比自己小了那么多岁的姑娘,从没有过一刻是从容自在的,就好像他一直在面对的不是云乔,而是死去的乔洛。

他手心已经开始微微渗出汗水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Njnhw1yNnQ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