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穆冥夜穆冥曜 这骚货,轮流干她

鱼家的事情是一笔烂账,齐子若表示自己很是心塞。

不过再怎么心塞日子也还是一样得过,就好像即使回了内地依然能遥控她相亲的母亲大人一样。

齐子若坐在咖啡厅中等客人,她是抱着早见面早回去的想法来的,但是直到此刻对方都还没出现。

她一度怀疑她是不是记错了日子,确定自己没记错之后当然对那个尚未见面就已迟到的人不会有什么好印象,即便发现对方是个帅哥。

这个名为许玮琛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脸部线条棱角分明,眉毛密而不疏,虽然已经处理却还是能看出不小的黑眼圈,他唇边噙着浅浅的微笑,看起来显得颇为亲切。

“你好,我是许玮琛。”

他的声音里还能听出些许疲惫的感觉,低沉中带着少许沙哑。

齐子若没有半分关于他的资料,名字还是她现给齐万华打电话得知的,齐万华那边似乎很忙的样子,她还没说两句就被急急的挂断了。

“我是齐子若,很高兴见到你。”齐子若站起来和他握了握手,他的手上有着一层细细的薄茧,摩挲起来有些刺刺的,却不觉得难受。

两人分别落座,齐子若回想起刚刚的触感,若有所思,“你是警察?”

“齐小姐之前没听过吗?”许玮琛露出细细的笑容,他被自家姨妈灌输了一脑子关于对方的资料,在见到她之前他就已经不自觉的将对方当做“老板”逐条的将资料列出以免冲撞到了。

相亲就是这样,在见面之前总是有很多人不断的灌输着关于见面的那个人的好,就算是不怎么好的地方也会用另一种方式说出来。

“唔,我是忽然听说要和你见面的,而且我妈不知道在忙什么,电话接不到一分钟就挂了。”她当然不会说她之前都忘记了有这么一次相亲会,而是被母上大人的夺命连环call吵着来之后才临时了解了一下他的资料。

自家老妈的一分钟可是和其他的没法比的。

“unti的工作本就就很忙,没有空倒是还好。”许玮琛淡淡的笑着,心里面却转了十个八个圈,如果说齐子若说的是真的的话,那确实有点让人惊讶了。他听说她之前是个自由摄影师,后来不知为何转成心理学,还成为了警队的心理专家。

说起来,大人有事而不会在他们身边监控这一点还是很好的,不过既然不清楚,那么为什么一下子就知道他的身份了呢?

齐子若感觉到了他的言下之意,不由好笑的摇摇头。

“我之前是摄影师,现在是警队的心理医生。观察是我的强项——你走进来的时候衣角带风,应该有些着急,但是你在看到我的时候马上就冷静下来了,而且还仔细的观察了周围的人,确认无误之后才走过来。”

“你应该没注意到你进来之后站的位置是观察的最佳位置……通常这类型可能和抢劫偷窃有关,但你一身正气,不像是小偷,那么应该就是其他类型;另外一个暴露点则是因为你手上的茧和你握手的姿势……”

她指了指许玮琛的衣服,“没猜错的话,你带着□□。”

“之前是摄影师?”许玮琛抓重点抓的很准,他莫名的对这段往事起了几分好奇心。

齐子若耸耸肩,忍不住笑出声,大概是因为对方是警察所以多了一丝亲切感吧,对他的不满也不由降低了很多……实际上,看到那浓浓的黑眼圈她就差不多明白他的处境了。

“警队可不是那么容易进的。”许玮琛也颇有些放松,他当然看得出齐子若并没有说谎,不过心理医生是出了名的严格,试用期都至少要半年,据他所知,这个医生目前还处于考察期,虽然他能够从双方的对话之中了解一些实力了。

“其实你在摄影界已经打响了名头,为什么还要转去心理学从头学起呢?”

“我这个人喜欢新鲜感和刺激,心理医生这个职业也不仅仅是新鲜和刺激了,我当然想要试试。”齐子若认为自己放弃摄影是做的最为正确的一件事,只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来还是让她泛起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

她知道,她本来并不愿意放弃的。

“我看了你的摄影集。”许玮琛点点头,其实对于他们这种观察力极强的人来讲,要发现齐子若这种骤然离开的违和感并不难,但是他敏感的不去触碰。因为他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子和他不太一样,他对韵琪的感情并不是不可对人言,而作为一个女孩子的齐子若能够从风光的位置退下来,那么一定是遭遇到难以承受的打击。

“我还爱着摄影,这是毋庸置疑的。”齐子若笑的眯起了眼睛,她本人其实并不排斥讲起这样的事情,准确的说在知道分寸的人面前,她也会按照自己划定的分寸来相处,“只不过,想做的事情做不了,也只能选择另外一项对自己有用的事情。更何况,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可爱的人,因为一件事而颓靡也不是我的风格。”

“看来你运气不错。”许玮琛默默的点了点头,如果说来之前他认为两人会不欢而散的话,现在已经扭转了这样的观点了。和齐子若聊天很轻松,她不会问什么不该问的,而且很容易提起一些他感兴趣的话题。

齐子若笑:“你运气也不错。”

许玮琛在听到她说的“可爱的人”的时候整个人的气质都柔和了下来,所以由此可以看出他和队里的同僚们相处愉快、甚至和家人们的相处也没有丝毫问题。

这样的欢快让她羡慕,也让她更加珍惜,她遇到那么多人,除了极少数的之外,都是很好很好的人。

许玮琛难得有些羞涩的低头饮了口咖啡,齐子若和他的生死不知的女友方韵琪是完全不同的人,而且他能感觉到对方并未对他有半分想法。

虽然一直在聊着天,但是齐子若很少聊到自己的私事,也并不干涉他的私事,所以她应该并没有想要和他进一步发展的想法。

不过他们都是成年人,当然不会将这种话在这个时候说出来,虽然不能进一步,但是显然对方并不反感他,他也觉得她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应付,如果能够因此多一个朋友也还算不错。

人与人真的很奇怪,有的人即使只见了一次面,也能够认定对方;有的人相处的久了,却依旧擦不出半分火花;有的人,能够感觉到一些人只能成为友人,有的人却只能是朋友。

“实际上我并不是很擅长和人对话,我曾经经常把我的编辑气得倒仰……”齐子若耸耸肩,她的编辑也是一个女强人,脾气火爆但触觉敏锐,和她对话的时候每每自己没觉得怎么,却老是把对方给弄得气呼呼的。

“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我说话的技巧都是跟着另外一个人学的。”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话唠?”齐子若问。

许玮琛瘪了瘪嘴,觉得这并不是一个好话题,“我觉得……你挺健谈的。”

“知道吗?我师傅就是经常在我耳边叽叽喳喳的……多亏了他,我变成了一个话唠。”提到她家的老顽童师傅,她就觉得格外头疼,不过像这样聊聊安全距离之外的话题很好。虽然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她觉得许玮琛是一个很好的倾听对象,足够绅士,也足够有耐心。她这两天因为接憧而来的事情弄得头都大了两轮,再想想等到高彦博回来后可能会有的三堂会审,她就特别想跟着她妈去内地玩。

“但你很喜欢他。”足够聪明的许玮琛觉得这个话题对于他们来讲都是安全距离,他本身就对相亲所抱的希望不大,如果相亲对象变成了好友,他也并不是不能够接受。

“实际上你并没有做好交一个女朋友的准备,对吗?”齐子若的问题其实并没有想让许玮琛回答的意思,但她感觉到许玮琛忽然之间就陷入了一个奇怪的氛围之中,那是旁人插不进去的——只属于他一个人的气氛。

“其实我曾经有一个女朋友……”许玮琛之前并没有要将自己的感情对着齐子若倾诉的意思,但是在对方问出那个问题之后他莫名其妙的就想要对这个实际上是第一次见面的人说出来。

故事很老套,两个相爱的人决定去爬山,但其中一个没能赴约,另外一个一个人去了,然后因为泥石流没能再回来。

“……”齐子若沉默无语的听完了这个故事,她无疑也经历过这种天人永隔的事情,那种将人硬生生的从心底里挖出来的感觉她无比的清楚,而且许玮琛的女友有很大的可能是已经去世了,而她那个挖出来的人却还活生生的在天上自在的到处飞。

她知道许玮琛不需要什么安慰,他只是因为找得太久心里面的压力太大,所以需要一个人倾诉一样。

她也曾经有着这样的时刻。

“有没有试过一项活动?”她没有提关于他女朋友的事情,他自己或许并没有发现,他一开始心底里实际上是抗拒着这次相亲的,现在能够放松下来也是因为她的姿态摆的购足。

“什么?”她说的没头没脑,许玮琛有些不解。

“在空中飞行。”齐子若玩过这个,不过当时是顾夏阳教她玩的,顾夏阳喜欢各种具有刺激性的游戏,所以两人一拍即合,对慢悠悠的动力伞没兴趣之后,两人还一起去玩过不少极限运动。

“用动力伞?”一点就透,许玮琛大概知道她想表达什么意思,既然从地上找不到线索,那么飞到空中找也一样……即转换视觉。

“Good!”齐子若朝他竖起了大拇指,虽然说玩这个需要观测天气,而且并不代表着一定能够有进展,但是总是用一种方式,非常有可能进入僵局。

“我没玩过,而且听说价格不菲。”比起烧钱且不知结局如何,他还不如在地上慢慢找。

“我可以资助你,我有朋友有。”顾夏阳一点也不甘于在地上行走,比起走他更喜欢飞,所以他家里总是有各种各样的工具,而且他不差钱。齐子若觉得她应该尽力去克服自己的心理压力,让她家哥回来能够看到一个正常的她。

“或许我该考虑一下你的建议。”许玮琛笑,没有人劝他放弃过,但是却是第一次有人建议他从另外的角度来找。

他不是没想过,只是觉得方韵琪既然是在爬山路上失踪,那么出现在地面上的可能性当然最大,而地面上很多地方都被草木遮蔽,从天空中无疑看不清楚。

但是现在他忽然有种想要去试试的想法。

面对没有丝毫心动的相亲对象该怎么办?

当然是成为同盟。

齐子若给自己比了个大拇指。

他们的谈话没能继续下去,嘈杂尖叫声离他们并不远。

齐子若和许玮琛对视一眼,他们无疑都记得这一层有唯一一个珠宝店。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NjlgkwsNlk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