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想要故意不进去是什么感觉 快一点深一点好湿

中元节到了,鬼市里空荡荡的,只有少许常住居民,偶尔也有几个凡俗俗之人来此淘一些阴物,这一天鬼差们是特别忙的,不仅要管住地府,还要防止去往人间的鬼魂扰乱治安,留滞人间,可以说是很累鬼了。

难得有时间,古笙自然不能放过这么个大好时机,去鬼市逛了一圈,跟凡俗修士换好人间的金银便趁着鬼差交班从鬼门关遛了出去。

本以为出了地府能到处逛逛,企料鬼门关的出口是荒郊野外,方圆三十里只有一座破庙,无法只能去破庙先住一晚了。破庙是真的很破,牌匾上积的尘完全看不清上面刻了些什么,但是见到庙里的雕像古笙觉得这应该是一座月老庙。

古笙清理了一块地方就从院子里找到了一些枯枝生起了火,又抓了一只野兔烤着,从储物戒指里取出在鬼市买的调料洒上,不一会儿就肉香四溢,可是还没来得及吃就被一道剑气打落在地,连带着她的衣服也被划破了一个口子,如果不是她下意识反应过来躲了一下,估计破的就不是衣服而是她的皮肤了。

翻手间一道阴阳寒焰朝向她发出攻击的方向飞去,阴阳寒焰是她用来熬汤的,不过威力是真的大,是针对灵魂的火焰。又是一道剑气斩来古笙才看清了攻击她的人,一个俊朗的白衣道士!mmp,敢打老娘管你是不是帅哥!

两人默默的过了几百招却还是不相上下,那道士是越战越勇,古笙却是不耐烦了,当下跳远大喊:“停停停!大哥,你没事吧!一上来就开打,告诉我为什么啊!”

白衣道士板着脸:“妖物。”

“你哪只眼睛看见本姑娘是妖物了,本姑娘可是正正经经的地府工作人员,”古笙不雅翻白眼。

“两只,”白檀十分耿直的回答,同时对她所说的话半信半疑,这是他第一次下山历练,天黑了就想找个地方休息,就看见了一个浑身阴气的“妖物”在庙里,于是他就打了过去。

又是一个白眼,“我是地府工作人员知道不?可不是妖物。”

白檀不信,师兄们都说妖物最会骗人了,她们的话不能信,从储蓄袋中取出几枚符篆便要炸古笙,古笙一看就知道他要干什么,果断趁他催动符篆时一把药粉撒过去,立马把人迷倒了。

“唉,说了你又不信非要我动秘密武器,”说着踢了白檀一脚,把他的符篆拿走了大半,她还真想看看这个世界的符篆与她之前从太上老君那里得来的书上的有什么不同,好像大同小异,都是用灵气画的,由于在地府没有材料她都没画过符篆,刚好从这道士身上拿了抵她的烤兔子,嘿嘿,挺划得来的。

她的药效能持续三天三夜,但是白檀是修炼之人,药效大概只有十二个时辰。笑眯眯的用绳子把地上的白檀绑起来,她来人间本就是想寻找完成任务的契机,而在刚刚,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应该说是原身感觉到了一种熟悉感,对这人或这事的熟悉感。既然这样那她肯定要把人弄在身边研究研究了,在委托人的记忆里自从她成了孟婆,就没再出过地府,那么就只能是与她的前世有关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古笙就烧了一锅粥,太久没用灵魂空间都快忘了,里面还储存了很多食物,亏她还蠢蠢的去找兔子。刚弄好没没想到边上被捆着的小道士就醒了,刚醒来还迷迷糊糊的,朦胧的眼神加上其本身俊朗的五官简直萌化了,这是一个有反差萌的小道士,古笙想,不过这小道士修为挺高的呀!才一晚上就醒了。

“早上好啊!小道士。”

被突如其来的声音一惊白檀马上就清醒了,发现自己被绑了以后立马警惕的看着她。

“哎呀,这细皮嫩肉的小道士,修为也还不错,是红烧呢还是清蒸呢?真是苦恼,要不你选一个?”古笙一脸垂涎的盯着白檀。

“……”

“要不一半红烧一半清蒸吧!”古笙凑近白檀在他耳边阴冷的说着,见到白檀白皙的俊脸泛起了红晕,不知是气愤的还是羞恼的恶趣味就来了,左手抚上其胸口,十分恶劣的道:“呦,身板还挺硬实的嘛!吃起来味道一定很好。”

白檀本来挺气愤这妖物对他动手动脚的,但是吧可能是某人表情太猥琐了,再加上脸上略显稚嫩的婴儿肥,硬生生把那份阴森的感觉给扭曲了,给人一种违和感,也因此白檀又镇定下来,任古笙怎么调戏都不说话。

见他这么镇定古笙也觉得无趣了,“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

一把掐住白檀的脸蹂/躏:“不说话是吧!我这里可是有很多种药呢,什么断肠草啊腐骨丸啊多的是,哦,对了,还有销魂十三香,销魂十三香知道吗?就是春/药,只要闻一闻……嘿嘿,”古笙渗人的笑了,笑得白檀一激灵:

“白檀。”

“这样不就很好嘛,”古笙笑眯眯的拍拍他肩膀。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9nHUwwyMHQ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