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唔用力插好棒 超级王者萧阳免费阅读

前言:人一旦出于一己私欲私底下做了些“釜底抽薪”之事,事后难免后会有些个懊悔。只是恰当时,即使真有人跟他说这“薪”不能抽,他也没准会觉得这是白白错过了“抽薪”的好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

这但凡人伤了情,一味的还沉浸在这“旧情”里,当然是难以治愈。因此,你得“移情”。

所谓“移情”,通俗的讲就是找点别的事去惦记。

是以,雪鸢现下这番情境很需要去“移情”。

而且此番不必她自寻“移情”的目标,而是有事找上门,令她不得不去关注。

什么事呢?当然是戏班的事。

自从前几日这雪鸢伤了情,连日来无精打采,不但唱功没个劲,还老忘词,不是走神就是打哈欠。这戏班的高师傅见她这副形容,是越来越难以忍耐了,几次三番的想要发作,都被这成玉巧妙的给拦了下来。

这日,戏班正在排演,恰逢成玉说是去给大伙倒茶,他前脚刚走,这高师傅就再也按捺不住,一吐为快道:“我说丫头,你这连日来萎靡不振,哈气连连的样子还像是个角么?”

雪鸢因为近日来心情一向不好,此时也没心思敷衍他,直接顶了回去道:“我本来也不是个角。”

高师傅将那烟杆往那桌子上一扣,吹着胡子说道:“你的确不是角,就你这个烂泥糊不上墙的样子一辈子也成不了角!您要是这么个态度,干脆啊,往后也就不用往这来了,赶紧让家里人给您说个好婆家,该干嘛干嘛去。我这庙小,盛不下您这么大尊佛!”

雪鸢本来就不开心,一听这话,立马就恼了,嗔怒道:“哼,您要赶我走,大可以直接说,犯不着这么拐弯抹角的挤兑我!”

说完,她抬腿就要走。

戏班的人见了这高师傅吹胡子瞪眼睛的样子,都是吓得大气不敢出,谁也不敢多言语。

还是恰巧这成玉携着的伙计端了茶过来,看到雪鸢气鼓鼓的往外走,连忙把她拦下了。

成玉把她拉到一边,悄声问道:“鸢儿,你最近这是怎么了?不光高师傅看着你不精神,就连我都觉得你连日来也太过疲懒了些。你刚进戏班的时候可不这样啊。莫不是在这呆的久一些了,对这学戏的事感到厌烦了?也对,你一向是喜新厌旧......”

雪鸢一听,连成玉也说她的不是,眼圈立马红了,嘟着嘴,带着些哭腔说道:“你,你,亏我平日里拿你当知心朋友,你有什么心事,我都悉心听着,如今我不过颓废了几日,就得你这通侮辱。你这算什么朋友,我没有你这样的朋友!”

成玉听闻此言,想她是大怒了,才会如此说,于是转而软语安慰道:“哎呦,我这不是担心你嘛。你刚也说了,我的心事你向来是悉心听着,那如今你有心事,怎么就不能和我说说呢?”

雪鸢哑然了片刻后支支吾吾的说道:“我这个事,这事不方便和你讲。”

成玉继续追问道:“怎么个不方便?”

雪鸢不知作何回答,只想赶快逃开他那灼灼的目光,于是跺了回脚,回道:“总之就是不方便,都说了是不方便讲的,你还问什么问?!”

说完,她就一溜烟跑了。

成玉在原地傻了片刻。他仔细琢磨了一番,对雪鸢嘴里所说的这“不方便”其实也有些个领悟。他先是想到前些日子雪鸢找他给扇面题字的事。然后又想到后来有一日下午,雪鸢从外面回来,红着双眼睛,一脸哀婉之色,连晚饭都没吃就把自己关在房里。他思前想后的一琢磨,暗自揣测着大概是这扇面题诗“暗藏玄机”的事东窗事发了。而且想来这始作俑者还是自己,于是他很是懊恼自责了一回。

唔,人一旦出于一己私欲私底下做了些“釜底抽薪”之事,事后难免后会有些个懊悔。只是恰当时,即使真有人跟他说这“薪”不能抽,他也没准会觉得这是白白错过了“抽薪”的好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然而此时木已成舟,再懊悔也于事无补了。而且他始终没有勇气跟雪鸢讲实话。如果雪鸢一旦知道是他在那扇面的题字里做手脚,暗藏着激怒霍大人的意图,她会作何感想,还会继续和自己做知心朋友么?他想到雪鸢性子向来是有些刚烈的,恐她一旦得知真相,就会视自己为龌龊之人,再不会搭理自己了。

虽则,实话是不便向她言明了,但是她这段“伤情”到底是和自己有些个关系,因此,成玉想着,无论如何也该去劝慰一番,也好减轻自己的罪过。

想到这,成玉就向茶楼的后花园走去。成玉知道,雪鸢一旦不开心,就爱往那园子里钻。

成玉踱着踌躇的步子,缓缓走到这茶楼的后花园。只见园里的绿意是愈发浓了起来,不光如此,一些早春的花朵也都含苞欲放起来了,真是个好季节。

园子的一角一片迎春花的旁边,雪鸢正抱着“小阿黑”坐在一个灰溜溜的小秋千上。一脸怔怔的模样。就连成玉走到她身边了,她也没个言语,没个表情,依旧是眼神直愣愣的望着地面发呆。

成玉清了清嗓子说道:“几处早茑争暖树,谁家新燕啄春泥。这早春的景象果然非同一般啊。且不说......”

雪鸢根本不听他往下说,抬腿就要走。

成玉赶忙拉了她的衣袖道:“我哪里错了,你直接告诉我,我都改了还不成么?你哪里至于生这么大气,连瞧都不我一眼。”

雪鸢抬头望了他一眼道:“我现在瞧了你一眼了,请问我可以走了么?”

成玉哑然。

雪鸢趁他愣神的档口,又是抬腿就要走。

成玉这回所幸整个身体拦在她身前,她又因走的太急了些,于是整个一头撞到那成玉怀里去了。

二人立直了身子,都尴尬了一回。

少顷,成玉挠着头,不好意思的说道:“这回都是我的不是,我给你道歉,你让我做什么都行,就是别不理我啊。”

雪鸢听他这么说,也羞赧起来了,她红着小脸道:“其实,其实你也没什么错。你说我的那些话都很有些道理,如今我静下心来一琢磨,不单是你的话,就连高师傅的话也是句句在理。似我这般不认真,连日来敷衍晃荡的劲,你们能一直容忍着我,已经是很给我面子了,偏偏是我自己不争气......”

成玉见她眼圈又红了,赶忙安慰道:“你这话太严重了,哪里就说的上是不争气了。你不过就是无精打采了几日。这一年到头,谁能天天都精神饱满的呢。待会啊,咱们一块给高师傅敬回茶,说两句好听的,这事也就过去了。”

雪鸢听他这么说,莞尔一笑,算是默默应了。

成玉微微一笑说道:“总算是笑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着你的笑脸了呢。趁着你心情好一些了,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雪鸢问道:“什么好东西?”

成玉回道:“前些日子我和几个同窗好友去城西那边的集市转悠,看到本稀罕的画书,里面的人物都是用戏文里的形象描绘的,给你看看,你一准喜欢。”

雪鸢一听“画书”又来了劲头,赶忙问道:“在哪里?快给我看啊。”

成玉回道:“就在我书房的书架上,你随我来,我拿给你。”

雪鸢随着成玉来到成玉的书房。成玉从书架的最低端掏出一本制作精美的“画书”。

雪鸢接过来看时,只见封面上写着“牡丹亭还魂记”六个字。她再去翻那书时,只见人物惟妙惟肖,且都是戏文里的装扮,一点不带差的,连那戏服的花纹,褶皱处都描绘的甚是精细。她不由得赞叹了一回这绘画的技艺。再去细瞧那戏文时,又感叹了一回这“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的美好爱情。

---------------------------------------------------------------------------------------------------------------

笔者感悟浅谈(章后心情短语/天气转凉,寒意漫漫)----------你的笑脸就是我的宝贝,即使是平静的每一天,都是我幸福的所在......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9kEklyJMEl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