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臭小子今天危险期会怀孕 公车乱奷34

齐澈的眼眉垂了下来,沉默不语,气氛一下子变得安静,谁也没有开口,只是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杵着,连呼吸都变得开始有些局促。

齐棋先打破了这安静,只是没向平常一样,指着齐澈骂道,而是对着他冷嘲热讽了一下,“无论怎样,你都是小溪的仇人,你一辈子都欠着小溪!”

“小溪,你放心,有我在,只是你今日将我们凑到一块,是要复仇?”齐棋转头看向小溪,以为是让他帮忙一起对付这两个曾经伤透了她心的人。

“师傅,这是我最后叫你!我虽不很你,但也无法像从前那般喜欢你。你早就知道齐澈喜欢的是你,为何不与我说,我就像个傻子一般,满心欢喜地准备着与齐澈的婚事,你是不是觉得我很笑,还是觉得我很可怜?”小溪只觉胸口堵得有些慌,用手捂着才觉好些。

“不是的,小溪,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只是不想伤害你!”南墙极力想解释,可是不知该从何解释。

“你已经伤害了我!我不怪你,真的!我只怪我自己,为何当初那么傻,以为只要我嫁过去,他就会慢慢爱上我,天真!可笑!”小溪自嘲地冷笑道。

“小溪……”齐澈实在不忍看到小溪这幅哀恸的神情,本以为沉寂的心,此时因为小溪的再次出现,而泛起阵阵涟漪。

“你闭嘴!齐澈,你才是那个最该死的人!可是,你还是像从前那般活得潇洒,翩翩公子润如玉。我不甘心,我以为我的离去,你至少也会神伤,是我自作多情了,我居然对你还存有一丝幻想!”不争气的眼泪还是从眼角流淌了下来。

“太子哥哥,你不是一直问我,为何不愿同你一起走吗?现在你知道了吧,我是妖,我已不配与你在一起!”小溪余光看了一眼齐棋,淡然地回道。

齐棋丝毫没有畏惧小溪是妖的身份,走上去按住小溪的肩,郑重其事地说道:“小溪,不管你是人还是妖,从前的我和现在的我,依然没有区别,唯一区别的只有那颗爱你的心,更加深沉!”

小溪的心微微一颤,抬起头看着这个深情的男子,视线早已模糊地看不清他的脸,“谢谢你,可惜,一切都太晚了,会不起了!”说着,小溪缓缓推开了按在肩上的手。

“不晚,一切都不晚,只要你愿意!”

小溪嘴角微微往上扬了扬,一抹自嘲从脸上划过,“可是我不想走了,我活得好累,我想休息了!”突然眼神闪过一丝冷冽,手中不知何时变出一把剑,指向了身侧的南墙。

“齐澈,你不是很爱她吗?我也让你尝一下失去最爱人的滋味!”

南墙静止不动,自觉心中有愧于小溪,不想动手伤了小溪,哪拍挨上她一剑,只要她心中恨意少些,她也受了。

“不要,小溪,你有什么怨气冲我来,她是你师傅,不甘她的事!”齐澈紧张地慢慢靠近南墙。

“别过来!”小溪猛得朝着齐澈一声厉喝,“你?杀了你,没法解我心头之恨,只有她死了,你才会很我,才会记住我!”

“小溪,有什么话好好说,南墙,她虽也对不起你,但也不至于杀了吧!”此时的小溪让她觉得有些陌生,但又说不上是哪里,齐澈只知道不能让小溪做令她后悔的事。

齐棋的手朝着小溪的握着剑的手移去,小溪一个凌厉的眼神,便将齐澈固定在了原处,动弹不得。

“小溪,小,呜!呜!”齐澈被小溪用妖术封住了口,心中想说的话也都闷在了口中。

“齐澈,我今日就让你亲眼看着最爱的人死在你面前!”说着,小溪将剑猛得刺向南墙,在剑离南墙只有一寸的地方,突得停了下来。

“她怀孕了!”

怀孕二字有如晴天霹雳一般砸在了小溪心口上,疼得都呼吸不过来,力气仿佛被这两个字抽干了一样,一下子怔住,好半晌,她讷讷的走了一两步,嘴唇微微的发抖,似乎想说点什么,可最终什么也没说出来。

“是我的!但不是她自愿的!所以,小溪你看在孩子的份上,你要杀就杀我!”齐澈真切地哀求着。

“小溪,没关系,只要你心中能少份怨气,我愿意承受!”南墙神色沉着地看着小溪。

“怀孕,你居然怀了他的孩子!你们有了孩子!”小溪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脚有些哆嗦,有些摇摇晃晃。

“你的!”她喃喃的念了一遍这两个字,几乎笑出了眼泪,渐渐变得赤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齐澈,咬牙切齿道。

紧接着便是从小溪身上传出细碎的水滴声,清晰能听到眼泪滴到手背上的声音,有懊悔,有不甘,但更多的仿佛是对自己这可笑一生的嘲笑。

“小溪,你别这样,我们,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南墙无助地唤着她的名字,试图解释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莫名其妙的怀孕,本身自己都还没适应,自己又如何与她说清。

“不要再说了!我只是觉得自己很可笑,为什么听到你怀了他的孩子,我的心居然还会一抽一抽!”小溪深吸了一口气,将剑指向了齐澈。

“你动作倒挺快的,才短短数月,你不光得到了你至高无上的权力,还得到你心心念念的那个人,齐澈,我真是小看你了!”

说话间隙,一群身穿盔甲的将士浩浩荡荡地走了过来,中间还夹渣着个道士,瞧着模样,就是上次杀死桑姬的那个人。

“王爷!”领头的将军想要上前解救,却被齐澈一个凌厉的眼神吓退,“都给我退下,没我的命令不许轻举妄动!”

“可是……”将军实在有些不放心,剑都指到齐澈身前了,再走一步剑都该刺入心口了,为何还不让我们帮忙。

“快退下!”齐澈转头厉声呵斥,继而回头闪烁的清辉夹杂着歉疚,“小溪,对不起!”

“够了,你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不想在听了!齐澈,你不是很爱她吗?那你愿意替她去死吗?放弃你至高无上的权力!”小溪眉宇间透着冰冷和寂寥。

齐澈温润一笑,就像当初与小溪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带着一种温度和亲和,握在手中的剑恍惚了一下,很快便被凉意包围。

“如果你真的想我死,我别无怨言!”齐澈温润脸上浸染着清冷,以留恋的余光看了一眼南墙,缓缓闭上了眼。

唔,唔!被小溪封住口的齐棋拼命地想要冲破束缚,使了全身的力气丝毫没有起作用。

小溪侧过头,对着南墙微微一笑,亦如当初那般,笑容还是烂漫的,只是现在透着几分凄凉。

“小溪!”南墙觉得喉头微颤,声音发出都有些抖动。

紧接着小溪又转头看向齐棋,同样也是对着他一笑,这一笑有着遗憾和疼惜,这一世错了就是错过了!

最后,小溪面朝着齐澈收回了笑脸,决绝地眼神让人看得心疼,忽得露出诡异的笑,举着剑朝着齐澈刺去。

紧闭着眼的齐澈,只觉预料中的疼痛并未在身上任何一个部位绽开。只是胸口隐隐有些微痛,但绝不是刺入心脏的疼。

 一股浓浓的血腥味直冲鼻内,什么东西贴在自己胸前,缓缓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满脸苍白的小溪,滴答的流血声从心口传来。

低头察看,才发现小溪手握着剑,剑身穿过她的身体刺到他心口的表皮,鲜红的血不断地从她的体内溢流而出。

“小溪,小溪!”齐澈托住小溪即将倒下去的身体,微颤的嗓音里满是无助和懊悔。

本以为小溪是要杀齐澈,本身对齐澈就无感的南墙,并未上前阻止小溪,这本就是齐澈欠她的。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小溪竟然选择了如此决绝的方式来了却他们之间的恩怨。

“小溪,你怎么这么傻,师傅一定会救你的!你放心!”南墙用灵力为小溪续命。

小溪抬起满是血的手阻止了南墙,“师傅,我很累,你就让我走吧!”

 她累了,不想再浪费时间跟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去做无谓的纠缠。

“可是小溪,你的日子还很长,就算齐澈他不爱你,你还有我,你还有爱你的太子哥哥,你为何要这么做!”南墙试图从小溪手中挣脱,却发现她的力道打得一时没法抽出。

“师傅,就当徒儿求你了,让我走吧!我真的好累!”如死灰般的目光,丝毫没有片刻的眷恋,只期盼着能尽快结束。

禁锢被解除的齐棋像个疯子一般推开齐澈,扑到了小溪身前,脸上早已泪痕斑斑,“你为什么这么傻,你明明那么恨他,为何要选择自尽!”

齐棋捧着小溪的头哀痛不已,心仿佛被一下子掏空了,只看着怀中的人不停地吐出大口的血。

“棋哥哥,你一定要好好活着,为我活着,带我看遍这世间山河!”小溪艰难地抬起手,轻抚着齐棋的脸庞。

齐棋满心满眼地不停点头,心中仍旧不愿相信,怀中的小溪即将离他而去。第一次听到她死的时候,他连续三个月将自己关在屋内,不吃不喝,后来身体支撑不住,又在床上躺了大半个月。

当第一次看到复活后的小溪,他以为自己看错了,不敢再去回眸,害怕希望变失望,直到听到小溪特有的琴音,他才确定小溪没有死,心如死灰的他瞬间燃起了希望的火苗,那股兴奋差点溢出口。

可是这一次,他清楚的知道小溪再也回不来了,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齐澈,你终于为我痛了一回!我没有原谅你,但我不恨你了!只愿下一世,再也不要见到你!”小溪是含着笑离去的,从未有过的轻松,让她贪婪地闭上了眼睛,这一闭便是永远!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c9jDRrZdMDZ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