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红玫瑰唐思思免费阅读 几个男人一起吃我的胸

“还记得我问你的那个问题吗?”宋遇安抬起头来,与她对视,“彤彤会被学校的老师劝退,到底是因为她偷了东西,还是她偷东西的事情被老师发现,只有大人先搞清楚症结在哪儿,才能正确得引导孩子。”

“这件事,我已经认真反思了。不仅仅是这一件事,还有很多我平时在教育彤彤的方式上,我都没有认真考虑过会对孩子造成什么样的引导和影响,我总以为她听话就好,可我忘记了,我是她的妈妈,她在这个年纪不仅仅是会听我的,还会依赖我,模仿我……”

“你能想到这些,或许再去问一问自己刚才上山时问我的那个问题,就不难找到答案了。”

宋遇安朝她淡淡一笑。

她的引导,应该是到此为止了,答案,静待日出。

就在这个时候,陈萍怀里的小家伙悠悠醒来,揉着眼睛坐起身来,还一脸迷茫似的看看宋遇安,又看看自己妈妈。

“妈妈,宋老师,我们到了吗?”

陈萍屈指勾了勾她的小鼻子,“你这家伙,还说要自己爬上来,结果呢,都是让人家从叔叔把你扛上来的!”

“妈妈……”

赵梓彤像是做错了事似的低下头,小嘴嗫嚅着,“我实在没力气了。”

宋遇安噗嗤一笑,揉揉小家伙的脑袋,“彤彤你要记住,不管做什么事情,尽力就可以了,不管对自己还是对别人,都不要苛刻。”

后半句话,显然是对着陈萍说的,赵梓彤年纪小,还不能理解‘苛刻’。

果然,小家伙仰起头来,懵懂得望着宋遇安,倒是她身后的母亲,像是在想着什么。

等宋遇安走开之后,陈萍才将女儿往怀里搂紧了些,蹭了蹭她的小脑袋。

“彤彤,妈妈也要给你说一声对不起。”

赵梓彤回过头,水润清透得一丝杂质也没有的眼睛望着母亲。

陈萍哽咽了一下,继续撑着笑意道:“妈妈,以前不该用自己所认为对的方式,强迫你学习,把那么多的压力强行压在你的身上。”

怕孩子听不懂她表达的意思,她又赶紧解释,“妈妈一直知道你想画画,可我故意装作不知道,还剥夺你写完作业后本可以画画的时间,这些都是妈妈的不对,以后,你想画画,想要唱歌,妈妈都支持你。”

最后一句,彤彤马上就理解了。

“真的吗?”她兴奋得眨巴眼睛,喜悦像是小星星从她的眼角跳出来,“妈妈,我真的可以画画和唱歌吗?”

“嗯,如果你想学,我可以找到合适的兴趣班,让专业的老师教你,周末的时间,我不会再让你一直写练习册了。”陈萍承诺道。

赵梓彤开心得简直要跳起来,双手勾住妈妈的脖子,吧唧一口亲在陈萍的脸上,“妈妈,我好高兴啊!”

“看到你现在的样子,妈妈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幸福,以前是妈妈错了。”

陈萍用袖子蹭了蹭眼角的泪水,笑着回吻女儿。

赵梓彤赶紧贴在妈妈胸口,小手模仿着妈妈哄睡自己时轻轻拍动的动作,“妈妈,不要哭,彤彤会听话,也会继续好好学习的。”

陈萍的心在这一刻仿佛彻底融化了,那些被割裂过的伤疤,就好像被温暖的水包裹着,无声得治愈着,这是一种难以言状的力量,深入,沉淀,纯粹,无比珍贵。

“还有一件事,妈妈也想告诉你。”措辞了好几遍,陈萍才敢开口。

赵梓彤依旧保持着刚才的动作,缩在妈妈的怀抱里,小声问:“什么事啊妈妈?”

“是……关于爸爸。”

陈萍从来没有感觉自己的唇齿会这么难以活动过,她不断吞咽着口水来缓解自己的紧张感,一个字一个字缓慢斟酌着,才敢传词成句表达出来。

“彤彤,你的爸爸他很久没有回家,其实不是去出差了,关于这一点,是妈妈骗了你,因为不想影响你的心情,你的学习,更不想影响爸爸在你心目中的印象,可是妈妈忽略了彤彤也是家里的一份子,你是爸爸妈妈的女儿,是我们血浓于水的家人,我不该一边什么都瞒着你,又一边把那些压力和不好的情绪迁怒到你的身上,这段时间,宝宝一直很担心妈妈对不对?”

赵梓彤小幅度得点了点头。

关于妈妈突然变得更以前不一样的事情,她早就已经感觉到了,可是她不知道该去和谁说这个事情,老师、同学,赵梓彤的世界里除了妈妈,就只有英才小学里认识的师生,可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家里的事情,也不知道爸爸去了哪里。

陈萍吸了一口气,任由泪水在脸颊上滑落,望着开始缓慢渐变,出现一丝丝微白的霞光的天边。

“对不起,妈妈让彤彤担心了这么久,其实啊……彤彤的爸爸很久没有回家,是因为他想要换一个方式生活,他遇到了一个很爱的女人,这个人会和他再组建起一个新的家庭,不过彤彤啊,他永远是你的爸爸,这个是不会改变的,你不要害怕,妈妈会一直陪着你,照顾你,和你一起长大,好不好?”

……

长时间高强度运动之后突然松懈下来,宋遇安满身的疲惫就不可抑制得涌出来,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手掌拖着下巴望着天上那一片带状的云霞。

地平线伤仍旧是一片青灰色,月亮也还挂在山顶上,只有带状云霞的最边缘有一线浅浅的桃红色微光。

“好像要开始天亮了。”

懒懒的,带着几分困倦的声音,很像小猫在撒娇,从容侧目看过去,宋遇安眼神迷蒙的样子有几分孩子气的可爱。

“是啊,终于快要天亮了。”他竟然移不开眼。

宋遇安突然像是想到什么,往陈萍那边看了一眼,看到母女俩抱在一起小小声得说着什么,她不由舒心一笑,“看来这一趟是来对了。”

从容挑眉,意味难明得‘嗯’了一声,他的后背上也被宋遇安贴上了一张暖宝宝贴,加上冲锋衣,此刻并不觉得寒冷。

但好像除了暖意,他还有其他的感觉,那是一种年少意气时才会有的,不可抑制,又带着些许浮躁的悸动。

屏息的瞬间,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胸膛传来咚咚,咚咚,强劲而有力的心跳声。

从容拧开瓶盖,又喝了一大口水,然后才重新看向身旁的人,“遇安。”

宋遇安困得意识有点儿模糊,懒懒得应了一声,又以为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便转过头去看着从容,用眼神询问他。

从容擦去嘴角的水痕,勾起淡淡的弧度,“宋遇安,这里是海拔2090米的华山东峰观日台。”

“我知道啊。”

宋遇安手掌滑到太阳穴附近,方便她用一种最舒服的姿态与从容对视,她有些疑惑,这个海拔刚才他是不是说过一次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一大片带状云朵的边缘逐渐变亮,渐变的桃红末端日俨然成了耀眼的金辉,宋遇安看到眼前的从容,身影还是灰暗的,身后却无端端覆上了一层若有似无的光晕。

他那双自带迷离特效的眼眸,此刻无比清晰而认真得看过来。

“宋遇安,你知道在这种高度,人会因为肾上腺激素分泌失常而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吗?”

“是吗?”

宋遇安歪着头,很认真得思考着这个生物学的问题,并且还有些奇怪,从容这家伙知识面是不是有点儿太广了?

从容继续笑:“那你猜猜,一般来说,人在这种时候会做什么疯狂的事情?”

“比如站在悬崖或高楼边的人,会有一瞬间的冲动想要跳下去?”她能想到的也就只有这个了。

并且,这是经过科学研究论证过的。

从容‘嗯’了一声,嗓音听起来格外低沉,明明四周很吵闹,有不少人聚集在一起拍照和高声谈笑,但宋遇安就是很清晰得听到了,不但听到,而且那个‘嗯’就好像触电似的,从她脑子里直窜心房。

“你的意思是,还有别的?”她抿了抿嘴,问道。

从容点头,语气很笃定,“是。”

“比如呢?”

“比如……”

有只手,忽然就稳稳拖住了宋遇安的后脑勺。

薄唇轻贴。

宋遇安瞪大的眼里倒映着近在咫尺的从容,还有他身后那一圈越来越耀眼的光晕,仿佛在那一瞬间铺天盖地得照耀进来,彻底点亮自己的整个世界。

微凉很快消散,唇瓣上的触感变得柔软温和,彼此小心翼翼的吐纳了几下,从容才轻轻退开。

几乎是同一瞬间,天朦朦亮起来,厚重的云层下突然跃出一道橙红的半弧,不远处的人群中爆发出一阵阵激动的惊呼声。

“太阳出来了!”

“哇!快看快看,好美啊!”

“这日出绝了!”

……

看完日出,他们一路游览到西峰,乘坐缆车下山,回到西安市的时候天将擦黑。

因为几个人实在疲惫,从容将车开进小区,分别把她们送回各自家的楼下。

宋遇安在回程的路上睡得不省人事,到这会儿还没醒,从容的车不能在小区逗留太久,开到她家那栋楼前,便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遇安,到了。”

“好。”

梦呓似的声音,带着些许沙哑。

宋遇安撑着身子坐起来,睁开眼皮就看到被雨水浸润的整座城市,灰黑的天空下雨丝细密,路灯昏黄,将一条条纵横交错的小路串连起来,像极了老旧电影里泛黄的定格空镜,一派静谧柔和。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Vn1xEJ2sWTJ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