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飞机上干了空姐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全文免费阅读

尤亦姝爬起来,紧紧抱住被吓坏的弟弟,各种懊悔情绪纷至沓来。

付言安的手机响起,是林文水,村民们已经将偷拍的人抓住送到了村委大院,正等着付言安回去说怎么处置。

其实付言安也不知道怎么处置,但他觉得自己肯定会先揍那个人几拳,以解心头之恨!

“喂,方哥,是我,付言安,你现在在警局里吗,我这里抓住一个偷窥狂,这种应该怎么处理?”

“对,有证据,我这里有无人机,他用无人机偷窥的。”

“哦,法律对这一块还没有规定。那如果他造谣传谣呢?有证据,转发已经超过五百了,影响很恶劣!”

“好嘞,那麻烦你跟网警联系一下,来一趟我们村吧,桃源村,那家伙正在村委大院里呢!”

打完电话,付言安赶忙又给林文水打电话:“书记,你把那小子的手机先收起来,对,他所有的通讯设备都收起来。收的时候记得用手机录像,让身边人也给录着,别让这小子反咬一口。”

付言安带姐弟俩回到桃源村,尤文彬暂时不愿回到山上,付言安就把村委大院的会议室打开,让尤亦姝在里面安抚尤文彬。

很快,警笛声就到了村委大院。

桃山镇派出所的方警官和网警刘警官带着几个协警到了村委办公室,一眼就看到被背缚着手蹲在地上的络腮胡小瘦子,小瘦子不敢抬头,眼睛直直的盯着地面。

“这是这小子身上的手机、无人机操作台,”付言安把东西交到方警官手里,“他这些东西我们就光收起来了,可没碰过啊,这边手机一直录着视频呢。”

“对了,还有这个无人机,是我找人时从隔壁王老村捡到的。”付言安把卸掉翅膀的无人机带四个翅膀交到方警官手里。

“你说他涉嫌造谣,是怎么回事?”刘警官问。

付言安赶紧拿出手机,把前两天那篇造谣的微博文章调出来,显示转发量已经达到5000以上,博主名叫“高大的伟博”。

“单看这个文章没法证明这个博主就是他。”刘警官拿过小瘦子的手机:“把手机密码解开。”

“你们这是侵犯我的隐私!”小瘦子明显的不肯配合。

刘警官出示自己的执法证和侦查证:“现在进行案件侦查,请你配合。”

小瘦子不情不愿的从背后张开手:“右手拇指。”

手机解锁后,刘警官点开新浪微博,但界面上的昵称却不是“高大的伟博”,付言安一看傻眼了。

“不对,你点开他这个地方的账号管理,他肯定还有别的号!”付言安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刘警官演示。

果不其然,他有别的小号,还不止一个,“高大的伟博”只是其中之一。切换到那个“高大的伟博”账号上,热门第一条赫然就是造谣尤亦姝跟小鲜肉同居的那条。

根据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以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者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该司法解释于2013年9月10日起施行。

而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二百四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情节严重”:一是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五千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五百次以上的;二是造成被害人或者其近亲属精神失常、自残、自杀等严重后果的;三是二年内曾因诽谤受过行政处罚,又诽谤他人的;四是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假如该事实成立,那么这位“高大的伟博”将会面临“诽谤罪”的处罚。

几位当事人都在现场,刘警官也没含糊,直接将人带到了镇派出所。

鉴于尤文彬被吓到崩溃,尤亦姝也把尤文彬带到了派出所。经过一一核实,并做笔录,很快事实的真相就浮出了水面。尤亦姝拒绝与造谣者私了,并当场表示将走法律途径,将造谣者告上法庭。

“高大的伟博”一听傻眼了,以前只有别人花钱让自己删/帖的,没有真把自己送进监狱的,如果真进了监狱,自己这辈子可不就彻底歇菜了嘛!于是当场痛哭流涕请求尤亦姝原谅。

尤亦姝早就对此人厌恶至极,根本不想听他解释,不过付言安却留下来听了一耳朵。

这家伙现在在读新闻学硕士,明明该搞些正经新闻,他却偏爱去追那些娱乐新闻,还爱做热点人物的扒皮,因为这种蹭热点的文章关注度高,能吸粉,而且有时候还会有些红人找来花钱删/帖,能从中小赚一笔。所以他就富贵险中求了。

结果没想到,到这里却栽了。

“还栽了?我他妈都想抽死你!你知道现在做传统手工艺的匠人有多么不容易吗?他们守着老祖宗传下来的财富,一年到头挣不了几个钱,还被人给误解。你以为她录这些视频是为了什么,还不是想留住咱们的根、咱们的文化!你倒好,跑到人家家门口来造谣,你张张嘴的事,能毁别人一辈子!这是她弟弟没出事,出了事你就去陪葬去吧!”

付言安狠狠的骂了一通,跟他从小一块长大的马天文从没见他这么生气过,也忍不住扭头看向小瘦子:“事情的严重性,你也都知道了,当事人不同意跟你和解,那我们就……”

小瘦子一听扑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别,哥哥,警察哥哥,求你了,我知道我给尤非鱼女神造成了名誉上的困扰,我想办法解决,行不行?我一定给消除影响,求你们了,我要是进了监狱,这一辈子真就全毁了呀,我爸妈还指望着我养老呢……”

“说说看,你怎么给消除影响?”

小瘦子一心求和解,马上说出了好几个解决的措施,其实也都是公关的老套路了,但是对于恢复尤非鱼的名誉却是非常重要的。

付言安逼着小瘦子对着自己的手机摄像头说了一遍,又立下字据,签字画押保证永远不再随意造谣,并时刻自觉维护尤非鱼的名誉,否则尤非鱼将保留继续追诉的权利。

有了这个保证,付言安才去劝说尤亦姝打消了起诉的念头,通过双方私了,让那小子出了一大笔精神损失费,还写下了保证书。

小瘦子获释后,马上用“高大的伟博”账号掏心掏肺写了一篇澄清帖,并主动向尤非鱼以及所有受到伤害的人道歉。

这个误会虽然解除了,但尤亦姝的心结却没能打开。

她向粉丝表示因被人疯狂偷窥,对家庭生活和弟弟的身体造成一定影响,所以不得已暂时停更。

粉丝们虽然觉得非常遗憾,但也纷纷表示理解,期待尤非鱼的早日回归。

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尤亦姝听到嗡嗡的声音,就条件反射似的往天上看。而尤文彬被刺激过之后,更是连前院都不敢去了。早晨熟悉的扫地声没了,尤亦姝非常怀念。

付言安似乎也变得格外忙碌,连续几天都来不了一次,偶尔发微信给尤亦姝,也多是晚上八点多。

又过了一个周,原本好久没有人住的邻居家突然热闹起来。

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常常从隔壁传来,似乎是在彻底清理室内卫生。隔了一天,声音又转移到了院子里,被拔出的杂草杂七杂八堆在门口,到了傍晚,就消失了。

尤亦姝很是纳闷,去年还听邻居大伯说这宅子是他们在村里的根,肯定是不能卖的,可转眼咋就转手了呢?

第四天,一辆载着各式花卉的皮卡车停在隔壁家门口,工人们把花盆搬进院子里,就离开了。尤亦姝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敲敲隔壁的大门,一个穿着得体的中年女人正站在院子里,她回过头来看到尤亦姝,马上笑起来,很是慈祥。

“你好,小姑娘,你就住在隔壁吧?”安欣仔细打量一眼面前的姑娘,漂亮,有气质,确实不像是农村出来的小姑娘。

“阿姨,你好,我是尤亦姝,咱们是邻居。”尤亦姝落落大方跟安欣打完招呼,才发现原本长满杂草的院子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石板路的西侧摆满了各式鲜花,而东侧空着,看样子也要种些植物。

“凌……小尤啊,阿姨之前也没打理过院子,想跟你请教一下,现在种菜的话是不是有点晚了?”

尤亦姝想想自家院子里那些早就绿油油的蔬菜,点点头:“阿姨,现在气温有些高了,种子种下去不一定会发芽。我家院子里还有些菜,您要是需要,跟我说一声就行,我给您送过来。”

“那谢谢你哦,不过我平时得去学校上班,也不常过来,主要是我儿子在这里住,以后可能就要多麻烦你照顾一下了。”安欣笑眯眯地看着尤亦姝,越看越喜欢。

尤亦姝又跟安欣寒暄几句,回到自己家中,对未来的邻居产生了好奇。他妈又不来住,还跑过来给他收拾房子打理院子,可以确定是个妈宝男了。

正这么胡乱地想着,隔壁阿姨的儿子回来了。

“妈,你怎么又来了?”

诶,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尤亦姝刚想支棱起耳朵来听,却听见了两人进屋的声音,尤亦姝一声叹息,头一次听墙角,结果又啥也听不见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Vn1xEI2wWTI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