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太子不要好大 穿越之我是东北王 小说

她满脑子都是明天见面要说服他冯成峰跟她合作的事,想着怎么也要将成本价控制在市场价的一半左右,只有这样他们做这个事才有的赚。

就像之前在丰辉美业一样,她在晚上就开始搜集资料,把冯成峰当成她一个重要客户去谈,虽然她之前对雅姿的各款产品心里都有底,但在谈合作之前再次熟悉对方品牌是一个销售的基本素养。

她晚上仔仔细细的又将雅姿的额东西都看了一遍,连方建平催她睡觉都没怎么搭理,直到她觉着一切都无可挑剔了,这才揉着有些胀 疼的脑袋上床睡觉。

次日一大早,她就跟方建平一起出门,先是送团团去上学,然后早早的就去了跟冯成峰约定见面的咖啡厅。

那是一家十分清雅的咖啡厅,人并不多,环境也好,采用的是典型的北欧风格,清一色的偏冷色调,非常注重桌与桌之间的距离,中间用绿色的薄雕花绿叶板隔着,看着彼此距离不怎么远,但私密性很高,除非高声说话,否则基本听不见邻桌上的说话声。

之前的不少客户,在非正式场合约见时,她都定的这里,此刻又一次坐在靠窗的位置上,郝瓶梅格外放松,将外套搭在沙发靠背上,享受着早晨的宁静。

冯成峰是个很守时的人,刚到十点,他就打来了电话,说已经到了。

郝瓶梅脸上挂起温和的笑,站起身跟他打招呼。

两人又是一番简单的客套,这才谈到正题。

“……冯总,您觉着呢?依然还是我们之前谈好的价格,按批发价走,后期我们会加量——”

冯成峰年纪也不大,看着也就三十来岁,瘦长脸宽额头,闻言打断她道:“都是常打交道的,郝姐,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郝瓶梅脸上笑容不变,盯着面前的男人,道:“哪有什么不可能啊,凭我们的关系,总得给点优惠吧。”

冯成峰脸色也不变,含着一丝苦笑,道:“郝姐,你也是这个行业的,咱明人不说暗话,你该知道我们这个,我们能给出的优惠都是按照订货量走的,有时候还会根据对方公司规模、销售团队质量做出评估,说实话,你的订货量并不多,而且……”

他沉吟着没有将话说全,因为他要说的话会有些实际而伤人,但郝瓶梅毫不在意的将话补全,道:“而且我现在不代表丰辉美业,你没法对我身后的团队实力进行评估?”

冯成峰见她脸上没有不高兴的意思,就直接道:“郝姐,我给的价已经很低了,真的是极限了。”

郝瓶梅微笑,道:“就像冯总说的,咱们常打交道的人,也别闹那些虚的,都让彼赚点钱……再让我1个点,批发价往下调1个点,冯总,你该相信我,我打造出来的团队,不会废物!”

话里的隐藏意思就是现在的订货量只是个开始,谈的拢的话后面还有更多产品能走。

冯成峰看着面前自信的女人,轻轻啜饮面前的咖啡,没有说话,他正在心里做权衡,的确,郝瓶梅的销售能力很强,丰辉美业能在化妆品市场中占据那么大一片位置,她功不可没,况且,这个女人的信誉很好。

终于,咖啡杯被他放在桌上,冯成峰道:“0.5个点,这真的是极限,郝姐,我们也算老朋友,这真是看在你面子上才能给出的价,唉,再低就真没法谈了。”

郝瓶梅心里也知道是到底了,她要是再嚷嚷要降价,冯成峰心底立马就会放弃这笔生意,当即也爽快的应了。

虽然这个价格还是比她之前在丰辉美业时拿货的价格高,但的确在她心里划定的可承受价格范围内,已经很好了。

当即两人又谈了一会拿货的细节,接着冯成峰又跟她聊了会,这才一起出去。

“那就这样吧,郝姐你要拿货,随时联系我。”

“好,可真是要好好谢谢你了冯总,等以后再有空一起吃饭。”郝瓶梅笑道。

“郝姐啊,你这还挺着大肚子呢,还是等你生完孩子,我们再一起吃饭!”

两人一边说一边出了那咖啡厅的大门,迎面就是一阵与里面完全不同的寒冷,郝瓶梅刚要回话,就觉脑子一疼,整个人都眩晕起来,控制不住的就往前栽倒。

“郝姐,郝姐,你没事吧?”冯成峰眼看她要摔倒,忙伸手去扶,不成想郝瓶梅身体软的根本站不住,连眼睛都闭了起来,脸色惨白。

冯成峰一边撑住了她,一边掏手机打急救电话。

郝瓶梅迷迷糊糊的,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脑子也晕的厉害,只能听见冯成峰说话,但没有力气做回应。

她隐隐约约想着,希望二宝没事。

……

医院,三楼妇产科,方建平焦急的从楼下大步上来,一眼就见到从316病房出来的护士,几步就奔了过去,急声道:“怎么样?怎么样?护士,316的孕妇怎么样?有没有事?我现在能进去吗?”

那小护士手中还拿着查房的本,闻言就道:“哪个床?316里有四个床位——”

方建平喘了口气,道:“床位……不知道啊,就一个小时前送过来的,叫郝瓶梅……不是,我能进去吗?啊?我是她丈夫,我……”

即便是在大冬天,他还是急出了一头的冷汗,说话都有些慌乱。

那护士显然已见过很多这样的病人家属,当即翻了翻手中的灰色记录本,道:“三号床,没大事儿,常见的孕期高血压,在挂瓶,你进去吧,里面还有其他人,不要大声说话。”

方建平忙应了两声,就推门进去。

郝瓶梅人已经清醒了,正在对还在照顾她的冯成峰道谢。

方建平一眼就看见了自己媳妇的脸,也没顾上看那还在床前站着的冯成峰,几步就到了郝瓶梅病床前,叫道:“媳妇儿。”

郝瓶梅此时身后垫着一个靠枕,右手上挂着点滴,看起来还有些虚弱,闻言立马抬头,道:“老公。”这才继续对冯成峰道,“冯总,真不好意思……耽搁你一天时间,现在我老公来了,你要有事就去忙吧,真没事了。”

方建平也已到了她床前,先去查看她的情况,见她和孩子都好好的,表情也放松,心里那巨石也落下去一大半,也忙对冯成峰道谢。

冯成峰忙推脱了两句,道:“没事,不用客气,既然方先生来了,那我就先走了。”

方建平忙道:“感谢感谢,改天一定登门道谢。”

两人又客套了几句,方建平将冯成峰送出了病房门,立马就折了回来。

他稳稳的在郝瓶梅床边坐下了,这才紧张道:“怎么回事儿?怎么还晕倒在外面了?还有没有不舒服。”

冯成峰一走,郝瓶梅强打起的精神立马就没了,整个人都有些萎靡,此刻彻底的歪靠在枕头上,虚弱道:“老公,想喝水。”

其实想喝很久了,只是不好意思麻烦冯成峰。

她模样有些可怜,方建平也顾不上别的,忙起身去给她倒水。

片刻后回来,将用一次性纸杯盛着的温水递给她,又看了看她的吊瓶,这才坐下,催道:“医生到底怎么说,你快说说,大仙女啊,你要急死我?!”

郝瓶梅喝了一大口水,感觉发干的喉咙好了点,这才慢慢道:“没什么大事,医生说是孕期常有的事,只是有点血压高,多休息就好了。”

她云淡风轻的说着,手却下意识的去抓方建平的手,“老公,我有点害怕,刚发晕的时候,我满脑子想的都是二宝……”

方建平也抓紧她的手,安慰道:“没事,别害怕了啊,老公在这呢,你先睡会,我就在这里。”

郝瓶梅也实在觉得难受,就听话的闭上眼。

手心里一直很热,方建平果然一直都在。

这一睡就不知过了多久,再醒来的时候,就听见方建平低声说话,他道:“那这个孕期高血压……严重吗?医生,我们平时还要注意什么?”

她睁开眼,就见方建平背对着她,对面站着穿着一身白大褂的女医生,正是之前给她检查的那个。

那医生脸上的口罩摘下一半,还挂在耳朵上,此刻正在手上的蓝皮记录本上写着什么,道:“孕期的病,哪有不严重的?都好好看着吧,也就几个月。”

方建平忙不迭的点头,道:“是,是,您说的对。”

那医生就又道:“现在的血压是150/190mmHg,不用住院,家属要多注意,这两天她会出现头晕、眼花、呕吐、胸闷的情况,身边最好不要离人,饮食也要注意,食物不要放太多盐,食盐量控制在半小匙内,待会去药房取药,注意补充维生素C。”

方建平态度良好的一个劲答应,尽管两个人说话的声音都不大,但郝瓶梅还是听的清楚。

那女医生放下笔,一抬眼,正好看见睁着眼的郝瓶梅,就道:“醒了?醒了就再休息一下,可以出院了,你自己也要注意,不要太劳累,孕期还是要多休息,你这次的发病很大原因就是劳累过度、营养还跟不上,自己上点心。”

郝瓶梅也忙应了,继而又有些不放心的道:“那,那对孩子没什么影响吧?”

女医生抬了抬眼皮,道:“六个月了,正是孩子发育的关键时期,母体不健康,会影响孩子的生长营养,以后要注意,可以有适当运动,但不能过量,感到疲惫立马就要休息。”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Vn1xEA2wWTAw.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