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宠文无虐

我和姑姑的一夜 老板办公室脱美女衣服

饭后,岑墨在厨房里兢兢业业地洗碗,擦洗厨房,本来宁凝也想要一起帮忙的,却被岑墨以笨手笨脚为由赶了出来,宁凝无法,只能离开厨房,心中明了那是因为他心疼她才不让她碰家务的,这些年她一个人住,全部事情都是自己一个人去做的。

现在,身边有他,自己都变成了一个四体不勤的米虫,想到这里,她不由地想要笑。

原来,自己也可以这样被他宠爱。

也许,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幸福。

懒懒地躺坐在沙发上的宁凝,脸上一直带着微笑,脑袋里却天马行空地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

“墨哥哥。”

忽然,宁凝脸朝着厨房的方向大声地喊了一声。

在厨房里忙碌的岑墨赶紧洗了洗手,快速地走出来,有些着急地问,“怎么啦?”看到宁凝没事,他的心才安心下来。

看到他眼中地担忧,宁凝有些不好意思地用手挠了挠脑袋,讨好地叫着,“墨哥哥,我刚刚就是想要叫你,我没事。”

“没事就好。”岑墨双手湿湿的,低下头用自己的额头轻轻地碰了一下宁凝的额头,低声宠溺地说,“调皮。”

“墨哥哥,我错了。”宁凝双手捧着他的脸,真诚地道歉。

“没事,只要你好好的,我喜欢听你喊我。”说实话,他喜欢听到她喊自己,这样会让他觉得她在想自己,需要自己,这种感觉真的很好。

“墨哥哥。”宁凝轻轻地喊着,他喜欢,她也喜欢。

“嗯,凝凝。”岑墨温柔地看着她,长而直的头发,清秀的面容,让自己的眼睛无法转移。呵,他的凝凝……好想,真的想,和她一直长长久久地陪伴在她的身边。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岑墨垂下眼眸,“我先去收拾厨房。”

宁凝闲适地浏览着本地适合游玩的地方,第一个景点都没有看完就接到了程诺琴的电话,她高兴地接听,“琴琴。”她们两个已经很久没有聊天的,主要是因为这段时间自己没有空闲,再者琴琴一直都在中国,有一定的时间差。

程诺琴的声音中气十足,听起来心情甚佳,“凝凝,我今天回来了,给你带了一份大礼。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过去看你。”这一次去外婆家,在表哥的陪伴下,她玩得很开心,期待着以后要和父母一起去看外婆。

宁凝盘算了一下安排,明天应该有空,于是答应道,“好啊,你几点过来?”

程诺琴想了想说,“上午九点。”

一大清早,天色微亮,窗户垂挂着厚重的素色窗帘,挡住了光亮,房间里一片昏暗。

秦卿挚昨天晚上工作到很晚,两点多才睡,现在整个人都很累,睡得很沉,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把岑墨叫回来工作,面对两个人的工作,他的身体真的有点吃不消了。

手机铃声不断地响着,好听的歌曲回荡着静静的房间里,但是也吵不醒床上闭着眼睛睡觉的人。

打电话的人很有毅力,一直不停地打着电话。

终于,穿上的人有反应了,秦卿挚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眼睛睁不开,皱着眉头,像是被人烦扰了睡觉心情极其不好。

大概过了五分钟,手机铃声还在不停地想着。

他勉强半睁着眼睛,拿过手机一看,原来是秘书。

“什么事?”说话的声音带着浓浓的睡意,秦卿挚用手指当做梳子耙了耙凌乱如鸡窝的头发,眼睛困得难以睁开。

“秦总,不好了。今天凌晨五点,有人在网络上发帖,说我们公司泄露大量客户的信息,很多人在这个帖子上发言,说我们公司是无良奸商。”

秦卿挚一个激灵,瞬间清醒,泄露客户的信息,这是要是处理不好,可是要背负法律责任的。

他叫秘书让人先把发帖的网站给封了,然后把发帖的人找出来,最重要的事要把幕后的那个人揪出来。

他快速地洗漱完毕,开着车飞奔会公司。

到了公司,他先去了解事情的原委,现在各大网站都已经把登了这篇帖子,说得有理有据的,已经对公司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堵不住了。

他捏了捏眉头,拿起手机,给岑墨打电话,“阿墨,不好了,有人在网上发帖子说是我们公司泄露大量的客户的信息,我给你发了一份邮件,你去看看。”

岑墨快速地打开笔记本,在等待的过程中,听秦卿挚汇报这件事。

秦卿挚分析道,“这件事明显是有人针对我们公司,帖子上的文件信息还有我们公司的盖章,极大可能公司里面有他们的内容,具体是谁在幕后操作还没有查到。”

岑墨已经打开邮件,快速地浏览着里面的内容,脸色越看越冰冷,“你先稳着公司,继续查清这件事,我现在就订机票回去。”自他工作以来,还没有遇到这么大胆的人,竟然敢惹岑家,想必背后的人也是不简单。若是被他找到背后的人,一定不会轻易地放过他,要不然别人以为岑家低调大久了,如今竟然沦落到能让人随意欺负了。

秦卿挚的眸色暗了暗,这事情可能比他想象得还要严重,“好的。”

“我们电话随时联系。”

岑墨站起来,走到宁凝的房门口,站了一会儿,敲门,“宁凝……”

宁凝从沉睡中醒来,迷糊中听到有人在叫她,打开灯。

“宁凝。”

宁凝从床上下来,整理一下衣服,走到门口,开门看到一脸严肃的岑墨,“墨哥哥,发生什么事了?”

岑墨不舍地重重地抱住她,“凝凝,公司有事需要我回去一趟。”他很想说,他很快就回来,可是,这事情发生得蹊跷,对方必定是布局许久了,想要解决这件事,怕是不简单。

宁凝乖乖地让他抱着,担心地问,“墨哥哥,事情严重吗?”如果不是大事,按照墨哥哥的性子,一定不会回去的。

岑墨不想让她为自己担心,笑着说,“不用担心,我可以解决的。我订了早上七点的机票,等一下会有人过来接我。”

真的不舍得离开,岑墨的鼻子里呼吸进来的空气都带着独属于宁凝的气息,不放心地叮嘱着,“要好好照顾自己,每天花点时间煮饭菜给自己吃,不要总是到外面吃,算了,我还是让人给你做好送过来。这边的治安不太好,你晚上一个人不要出门,有事情就给送饭过来的人打电话,他会帮你。等一下,他会过来接我,我介绍给你认识。他是公司在这边开设的分公司的总经理,是我的大学同学,也是个中国人,他为人爽朗大方,你不用和他客气。”

宁凝点头,她怎么觉得自己像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一样,要让人来照顾,“我知道。”

“有事情给我打电话。”

“好。”

岑墨用力地抱紧他,两个人相处的时间太短了,真得很想带着她一起走。

可是公司的情势尚未明朗,带着宁凝可能会给她带来危险,况且她有她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宁凝说,“墨哥哥,如果你有话要对我说,就给我打电话,我会一直等着你的电话。”

岑墨点点头,没有说话,趁着司机还没来到的时间,一直抱着她。

他不知道下一次见她是什么时候了,现在还没有离开,就已开始想念,“宁凝,我会想你的。”

宁凝笑了笑说,“墨哥哥,我也是。”

门外有车声传来,岑墨要走了。

“凝凝,我有空了就过来看你。”

“嗯,我等你。”

门被敲响,岑墨过去开门,进来一个和岑墨差不多身高的男子,一副精英人才的模样。

“阿墨,这是弟妹。”男子笑嘻嘻地说着,和他刚刚进来是表现出来的样子相差甚大。

岑墨点点头,“凝凝,这是周子弘,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

“是的,弟妹,你有事都可以找我的。”男子哥俩好地把手放在岑墨的肩膀上,信誓旦旦地说。

“谢谢你,周大哥。”

“不客气,不客气。要不是时间急迫,我好想和你多聊聊。”

“凝凝,我们走了。”

“一路顺风。”

“有事记得打电话,不要一个人扛着。”岑墨已经走出了家门,回头不放心地叮嘱着。

“我知道了,墨哥哥,不用担心我。”

岑墨不知道的是,今天他的离开是有人故意引导的,在日后的日子里,他无数次后悔,后悔他没有好好地保护凝凝,后悔他因为公司的事情离开凝凝,后悔没有早一点解决那个疯狂的女人……

岑墨走后,宁凝感觉房间似乎有点空,显得孤独。

她抱着膝盖坐在床上,傻傻地发呆。

他现在应该在飞机上了,不知道有没有女人去搭讪他。

一定有的,前两次和他坐飞机,都有女人大胆地找他聊天。

岑墨回国之后,凝凝一直留在家里专心写论文,偶尔发发呆,想想岑墨在家里做什么,想想家人有没有想她。

有一天,她从超市里面买一些日用品。

走在回家路上的时候,忽然路上有辆车失控,差点撞到她,幸亏她其实反应过来跳开了,不过也擦破了一点小腿的皮。

那个人见撞到人之后,立即仓皇而逃。

但是,宁凝已经记下了那辆车的号码。

“小姐,您没事吧?”

“我没事,谢谢你。”

宁凝的伤虽然不重,但是也会影响到走路,所以她打了一辆车回家。

回到家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找到家里的药箱,从里面拿出消毒药水,忍着痛把消毒药水冲洗伤口,然后小心翼翼地用纱布裹上。

做好这一切之后,她想,那个人应该是不小心撞到她的吧,不过他的道德观不太好,竟然撞到人立即就跑了。

为了不让家人担心,不让岑墨担心,她没有把受伤的事告诉他们。

“少爷,今天林小姐被车撞了”

“什么?宁被车撞了?”

“严重吗?”

“轻伤。”

“在哪里被撞的?”

“在她从超市买东西回家的路上。”

“故意的,还是只是无心之过?查到是谁没有?”

“从校园附近找来的监控视频来看,应该是一个落魄的男子,我让人去查了下,这名司机是个赌徒。”

“赌徒?”

“是的。他早已债台高筑,他现在的债务欠着有几百万。”

“给我认真查一查,他一个赌徒怎么会突然间跑到学校里面去,而且还撞了人直接就跑了。”

“我明白了,少爷。”

管家退下去之后,岑墨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窗前,从落地玻璃窗望下去,密密麻麻都是高楼大厦。

凝凝,我并不是想要干涉你的生活,我只是想要保证你的安全。如果你为此感到困扰的话,我很抱歉。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圆形的怀表,这怀表乍一看,就知道它的价值不菲。

打开怀表,露出里面的一张照片,那是凝凝在本科毕业的时候,与岑墨的合照。

他的手指轻轻的触摸着照片上的她,凝凝,好想你。

如果……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遇上你,我从不后悔,是你让我尝到了爱情的滋味,甜蜜,苦涩,期待,绝望……

是你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上,充满了色彩。

所以,我心甘情愿守候在你的身边,默默地,不会打扰你。

我会管好我自己的,不会让你觉得难过。

文章内容不代表艾瑞文学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prscp2017.org/cwwn/2020/VN1DFhZJNDhJ.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